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63章 你在保护这个男人?

    区静轻浮的摸着宫殷的脸,将身体靠在宫殷的身上,扭头,看着顾念泠低笑道。

    顾念泠被区静的话刺激到了,他的一张脸,绷的异常厉害。

    他阴测测的看着区静,声音嗜血而可怕道:“区静,你他妈的再给我说一遍。”

    区静竟然敢和宫殷在一起?顾念泠绝对不可以忍受。

    “怎么?只许你和周梓恩在一起?就不许我和宫殷在一起?我说了,我们离婚,我会和宫殷在一起,以后你和周梓恩两人的事情,我也不想要管,听清楚没有。”区静神情冷淡的对着顾念泠冷嗤。

    “想要和我离婚,休想。”

    顾念泠那张俊美的脸上露出狰狞可怕的微笑。

    他对着区静冷笑一声,上前抓住区静的手腕,扯着区静的手,就要将区静从宫殷的身上拽下来。

    区静沉下脸,就要甩开顾念泠的手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宫殷,却在这个时候将区静搂在自己的怀里。

    “顾少是没有听到阿静说的话吗?”宫殷漫不经心的抬起头,阴柔的脸庞,在酒吧暗淡的灯光下,更是显得异常嗜血和迷离。

    看到宫殷那张脸,顾念泠原本就幽暗的眸子,显得越发的冰冷。

    “将她还给我。”顾念泠暴戾的就要出手将区静抓到自己的怀里,可是,宫殷的动作,比顾念泠还要快。

    他扣住区静的腰身,将区静搂在怀里,不让顾念泠碰到区静一下。

    “二哥。”席凉茉看到愤怒的像个野兽一样的顾念泠,吓得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

    她委屈的叫着顾念泠的名字,顾念泠没有理会席凉茉,只是红着眼睛,朝着宫殷攻击。

    顾念泠的身手毕竟比宫殷要好,顾念泠一拳就要砸到宫殷的胸口的时候,区静却伸出双手,挡在了宫殷的面前。

    “区静。”顾念泠看到区静的脸之后,拳头急急的收回来,整个人都倒退了一步。

    区静淡漠的看着顾念泠,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是寒霜。

    “顾念泠,你敢碰宫殷一下试试看?”

    顾念泠面色阴鸷道:“你现在是要保护这个男人吗?”

    顾念泠身上那股骇人的寒气过于可怕,让区静的心口猛地一颤,她重重咬唇,看着顾念泠,哑着嗓子道:“是。”

    顾念泠那张原本阴鸷可怕的脸上弥漫着一层阴暗鬼魅的气息,他的身体急急的往后退了好几部,将手放在眉心的位置,低笑一声,然后笑得越来越大声,最终他看着区静,冷漠而倨傲道:“是吗?”

    区静看着顾念泠这幅样子,酒已经醒了,她的身体绷紧的厉害,似乎想要上前去扶着顾念泠,却不敢碰顾念泠一下。

    许久之后,顾念泠冷嘲的看了区静一眼,最终扭头,身形摇晃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顾念泠离开的背影,区静原本直挺挺的身体,慢慢的软了下来,她坐在地板上,怔讼的看着顾念泠离开的地方,泪水忍不住爬满了整张脸。

    “顾念泠……你混蛋。”

    明明这件事情是顾念泠做错了,为什么……顾念泠要用这种表情对着她?顾念泠凭什么用这种表情对着她?究竟是凭什么?

    “要我送你回去吗?”一边的宫殷,看到区静脸上的泪水,他的眸子略微暗沉下来,叹了一口气之后,走到区静的身边,轻声道。

    区静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了宫殷一眼,眸子带着倔强道:“我……不要……我们回去吧。”

    区静的话,让宫殷叹了一口气,他扶起区静,声音嘶哑而好听道:“我送你去我家吧。”

    “好。”

    现在她不想要回顾家,也不想要去席家,唯一能够去的,也只有宫殷的家了。

    ……

    “念泠,够了。”顾念泠一个人在酒馆喝酒,喝到了人家打烊的时候,酒保不知道要怎么办,只好给席祁玥打了电话,席祁玥过来的时候,顾念泠四周都是空瓶子,可见顾念泠究竟喝了多少。

    席祁玥看着满脸凌乱而阴鸷可怕的顾念泠,一张脸,倏然寒了几分。

    他上前,抓住顾念泠的手,绷紧一张脸,声音低沉道。

    “滚开……谁也不要劝我,滚。”顾念泠目光阴狠的看着席祁玥,对着席祁玥发出一声怒吼道。

    “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席祁玥冷着脸,朝着顾念泠怒吼道。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那张暴虐不堪的脸,嘴角微微扯了扯,再度笑起来。

    “我现在什么样子?我能是什么样子?大哥……区静在我的面前,维护宫殷,你知道那种滋味吗?”

    “先回去在说。”看着顾念泠这幅样子,席祁玥有些心疼道。

    “我不要回去,回去干什么?区静已经不再家里了,她要和我离婚,她没有在家,我不要回去。”顾念泠像个孩子一般,不断的推着席祁玥的手臂。

    席祁玥无奈,只好让保镖将顾念泠打晕了带回去。

    苏纤芮一直在席家等着席祁玥和顾念泠回来,直到天亮,席祁玥扶着昏迷不醒的顾念泠,苏纤芮紧张的走进,就闻到了顾念泠身上那股浓郁刺鼻的味道,苏纤芮忍不住捂着鼻子,有些担忧道:“祁,念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喝了很多了,怎么劝都不肯听。”席祁玥皱眉,让人将顾念泠扶到楼上去休息。

    “爸爸妈妈,二叔怎么了?”攰攰起的很早,刚好看到佣人扶着顾念泠上楼,攰攰有些疑惑道。

    “攰攰今天起的这么早?”苏纤芮上前,摸着攰攰的脑袋道。

    “今天要去露营,老师说要起早一点。”攰攰抱住苏纤芮的脖子,用脸蛋用力的蹭了蹭。

    苏纤芮被攰攰这个样子蹭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抱起攰攰小小的身体,低笑道:“嗯……管家已经做好了早餐,等下吃完妈妈就先送你去学校。”

    “妈妈,姑姑醒了吗?”

    “还没有吧,怎么?攰攰想要和姑姑一起去上学?”苏纤芮点着攰攰的鼻子道。

    “嗯嗯,姑姑说让攰攰叫她起床,攰攰去叫姑姑起床。”攰攰扭动着身体,挣脱了苏纤芮的怀抱,便跑上楼,看着攰攰的样子,苏纤芮顿时一阵好笑。

    她回头,看了席祁玥一眼,见席祁玥的眉心皱的严重,苏纤芮走上前,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席祁玥的眉心的位置道:“不要太担心,我相信区静和念泠,一定会恢复以前的恩爱。”

    “希望……是这个样子吧。”席祁玥抓住苏纤芮的手,苦笑的摇头道。

    苏纤芮怔讼的看着席祁玥,将头靠在席祁玥的怀里道:“如果区静能够怀上孩子就好了。”

    说到孩子,席祁玥的一双眸子,冷了几分。

    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周梓恩肚子的那个孩子,区静这么介意,应该也是和周梓恩肚子里的孩子有关系,如果那个孩子没有的话,是不是区静就可以忘记顾念泠这一次的失误?

    ……

    “大嫂,二哥,又喝酒了?”席凉茉知道顾念泠又在酒吧喝酒到天亮回来之后,漂亮的脸上满是愧疚和惆怅。

    “嗯,昨晚上好像是刚好看到区静和宫殷在一起,念泠似乎受到很大的打击。”苏纤芮看着席凉茉,眼底也带着惆怅和无奈道。

    听到苏纤芮这个样子说,席凉茉心中的忧虑再度的沉了几分。

    她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苏纤芮道:“大嫂,我……去看看二哥,可以吗?”

    “好。”苏纤芮去忙别的事情之后,席凉茉便进了顾念泠的房间。

    顾念泠还没有醒,躺在床上,冷峻好看的脸上带着一股孩子般的脆弱。

    在席凉茉的心中,顾念泠一直都是沉稳自持的男人,他优雅绅士,性格不像是席祁玥,他很成熟,做事也非常沉稳,可是这一次,顾念泠却……

    “二哥,对不起。”席凉茉坐在顾念泠床边的位置,伸出手,握住了顾念泠的手,哑着嗓子,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顾念泠翻了一个身,席凉茉慌张的将已经滑落到了颊边的眼泪狼狈的擦干净。

    擦干了眼泪之后,席凉茉看着依旧双目紧闭的顾念泠,咬唇起身离开了顾念泠的房间。

    她让司机送自己去了周梓恩的住处,自从席凉茉恢复记忆之后,就一直住在席家,没有去回周梓恩的住处。

    周梓恩因为怀孕,就没有去公司上班,基本的时间,都是在住处休息。

    “小小,你怎么过来了?”席凉茉走进院子的时候,周梓恩正在院子外面整理那些花草,看到席凉茉的时候,周梓恩显然也是有些惊讶。

    席凉茉神色异常复杂的看着周梓恩一眼,没有说话。

    周梓恩见席凉茉面色复杂,似乎知道席凉茉在想什么一样,她放下手中的喷壶,拉着席凉茉进了屋子里面。

    “姐,你最近还好吗?”席凉茉坐在沙发上,沉默许久之后,将目光看向了周梓恩的肚子,哑着嗓子问道。

    “还好,就是偶尔会孕吐,吐得厉害。”周梓恩摸着自己的肚子,那张秀气的脸上满是温柔和幸福。

    “姐,二哥昨晚又喝醉了。”席凉茉看到周梓恩这么幸福的样子,似乎更加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话了。

    周梓恩的手指,不由得微微一僵。

    她垂下眼帘,扯了扯嘴唇道:“是……是吗?”

    “我……看到二哥这个样子,很难过,这里,一直很疼。”席凉茉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眼眶泛红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