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66章 我会和你离婚

    苏纤芮无奈的看着周梓恩,陪着周梓恩说了许久,直到周梓恩累了,席祁玥他们才离开医院。

    周梓恩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顾念泠,哑着嗓子道:“顾少……孩子没有了,你可以……和区小姐重新在一起了,说到底,这一次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以为……可以留下这个孩子,结果这个孩子,果然不能强求。”

    “周梓恩,你背后的人,是谁?”顾念泠淡淡的看着周梓恩,绿眸弥漫着一股骇人而阴冷的气息。

    周梓恩似乎被顾念泠的话吓到了,脸色微微惨白道:“顾少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不要让我查到你背后有什么人,要不然,我不会轻易放过你。”顾念泠冷冷的看了周梓恩一眼,举步离开了周梓恩的病房。

    周梓恩看着顾念泠冷酷绝情的背影,泛白的手指,用力的抓住了身上的被子。

    不会……放过?

    顾念泠……你永远都这么冷酷无情……可是我真的想要知道,你想要怎么不会放过我?

    呵呵……

    在你不会放过我之前,我会……亲手杀了区静,我会让区静痛不欲生……

    周梓恩的眼底,浮现出骇人而恐怖的气息,扭曲狰狞,甚至是……可怕……

    ……

    “决定了吗?”宫殷看着区静微白的脸,淡淡的询问道。

    “迟早,都要有这么一天的。”区静看着宫殷,将心中的那股情绪,悄然的隐藏起来。

    “需要我陪着你过去吗?”宫殷满脸忧虑道。

    区静拿着包包的手不由得一紧,良久之后,她才摇头,走出了院子。

    宫殷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修长的手指,有些轻佻的摸着下巴,目送着区静上车之后,宫殷才冷笑一声,回到了别墅。

    顾念泠和区静最终还是以离婚收场,游戏已经启动,而有资格喊停的人,只有他。

    事务所。

    区静一早就过来这里等顾念泠过来签字了。

    她之前已经给顾念泠打电话,说上午过来这边签字,将离婚手续办好。

    顾念泠也说好,可是,区静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顾念泠却始终没有出现。

    区静忍不住打电话给顾念泠,顾念泠低沉嘶哑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顾念泠……我们说好,上午签字的,你现在在哪里?”区静淡淡的抿唇,朝着电话那边的顾念泠询问道。

    “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处理,恐怕要延后了。”顾念泠将身体靠在椅子上,握住手机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需要多久?”区静淡淡的再次问道。

    “区静,你就这么想要和我离婚?”区静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自己离婚的口气,让顾念泠非常生气,男人的口吻,也不由得沾染了些许的暴戾。

    区静的心脏猛地一颤,她垂下眼帘,纤长的睫毛,在晕黄的灯光下,透着些许难以言喻的气息。

    “是。”

    电话那边的顾念泠没有在说话了,或许,面对着区静这句话,顾念泠不知道要用什么心情回应。

    “我会和你离婚的,所以……你不需要这么着急。”顾念泠冷淡的说完,便将电话重重的挂断了。

    电话传来嘟嘟声,区静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看了许久许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区静才起身,精神恍惚的离开了律师事务所。

    另一边,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顾念泠在电话挂断之后,就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机,男人冰冷俊美的脸上,更是蒙上晦涩难看的寒气。

    他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一声嘶吼,最终忍不住,将手机重重的砸到了对面的玻璃上。

    玻璃碎了,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顾念泠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下巴冰冷而僵硬。

    窗外的阳光,落在顾念泠那张冷的像是冰雕一般的脸上,弥漫着一层难以言喻的悲伤。

    阿静……阿静……

    顾念泠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抱住,像个孤单无助的孩子一般,叫着区静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

    “真的要离婚了。”苏纤芮靠在席祁玥的怀里,知道区静和顾念泠两人要离婚,苏纤芮的心情也变得异常不好。

    她不希望区静和顾念泠离婚,可是,区静是铁心一定要和顾念泠离婚,顾念泠这么爱区静,怎么会舍得和区静离婚。

    “让两人各自冷静一下,也是好的。”席祁玥摸着苏纤芮的头发,无奈道。

    他也不想要看到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离婚,可是,感情的事情,旁人就算是在怎么着急都无济于事。

    “区静很爱顾念泠。”苏纤芮看着席祁玥,难过道。

    “二弟何尝不是?他们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路,不要这么担心。”

    “嗯。”

    苏纤芮看着窗外的落叶,心,却一寸寸的被冰冻起来。

    区静和顾念泠两人要离婚的消息,在整个京城开始流传出来。

    不仅是报纸,还有媒体新闻,都是关于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的消息。

    更有小道消息,说区静和顾念泠两人会结婚,完全是第三者插足。

    那些记者,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围在顾氏集团,似乎想要挖到独家新闻。

    徐盛也知道了区静和顾念泠两人要离婚的事情,他从国外给区静打电话,问区静究竟是怎么回事。

    区静只是平静道:“只是过不下去去了。”

    “报纸上的是不是真的?顾念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徐盛追问道。

    区静没有在回答了,只是将电话挂断了。

    这些天,区静想了很多,她在想,是不是从一开始,自己爱上顾念泠就是错的?

    她追在顾念泠的身后跑,她爱顾念泠,爱的失去了自我。

    或许,这一次的事情,就是让她好好冷静下来最好的契机了。

    “阿静……阿静……”半夜的时候,区静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是喝醉酒的顾念泠。

    在区静的印象中,顾念泠不是一个会醺酒的男人,可是现在,顾念泠却每天都会去浸泡在酒吧,每天喝酒,喝的醉醺醺的。

    “顾念泠,回家去吧。”区静听到顾念泠叫自己的名字,仿佛有人用锐利的刀子,割开自己的心脏一般,这股疼痛,过于剧烈,让区静痛苦。

    “阿静……我想你了,你可以过来吗?我求你了……我受不了了,阿静。”顾念泠像个迷路的孩童一般,嘶哑的声音,令人心碎。

    区静绷紧整个身体,漂亮的脸蛋,在暗淡的灯光下,浮起一层软弱和疼痛。

    “我们……不要在见面了,后天将离婚协议都办好,好不好?”

    这些天,顾念泠都没有时间,所以两人的离婚手续一直拖着。

    区静想着,离婚之后,便离开京城去别的地方,或许在不同的地方,见识不同的人,她会放下顾念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

    “我……喝醉了,阿静……我很疼。”

    顾念泠似喟叹一般,在电话那边呢喃道。

    区静拿着手机,没有挂断电话,只是听着顾念泠有些急促的喘息声。

    她也很疼……

    顾念泠……你知道吗?我也很疼。

    区静在心中想着。

    “我……在冷色酒吧,你能过来吗?就当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好不好?我会和你离婚的。”顾念泠自言自语道。

    区静心如刀绞。

    她掐住手心,最终还是克制不住,她从房间出去,便离开了别墅。

    在区静离开之后,旁边的房门,也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

    宫殷原本殷红的唇瓣,在黑夜下,像是吸食鲜血的吸血鬼一般,诡谲骇人。

    ……

    “顾念泠,起来。”区静来到了冷色酒吧,很快便在吧台的位置,看到了趴在那里睡觉的顾念泠。

    酒吧的客人已经零星的没有多少个了。

    区静有些烦躁的上前,扯着顾念泠的手臂,大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你来了,阿静。”顾念泠慢慢的抬起头,醉眼朦胧的看着区静那张精致漂亮的脸。

    他低笑一声,跌跌撞撞的从吧台起来。

    区静看着顾念泠的动作,脸颊绷紧的厉害,扶着顾念泠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你的车子停在什么地方?”区静没有开车过来,因为知道顾念泠喝醉了,所以她要带顾念泠回去。

    “我……不想要回去,别墅里,空荡荡的,没有阿静,很冷。”顾念泠摇头,目光泛着迷离道。

    区静有些心疼的看着顾念泠,可是很快,区静便将心中的那股疼痛,快速的隐藏起来。

    她不可以心软的,不可以……

    她已经决定要放过自己,也要放过顾念泠,所以……她绝对不可以心疼……绝对……不可以。

    “乖,我们回家去,好吗?”见顾念泠耍酒疯,无奈之下,区静只好像是哄孩子一般,哄着顾念泠。

    顾念泠听到区静的声音,慢慢的抬起头,那双发红的绿眸,弥漫着一层悲伤。

    “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顾念泠抬起手,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眉眼道。

    男人的手指,有些灼热,像是要灼烧区静一般。,

    区静有些狼狈,她浑身一颤,头微微的撇开。

    “我不想要和你分开,区静,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顾念泠……”

    “唔。”区静的话还没有说完,顾念泠已经吻上了区静的嘴巴。

    区静撑大眼睛,看着顾念泠,脸色泛着淡淡的苍白色。

    “阿静……我爱你……阿静……”

    顾念泠搂住区静的腰肢,疯狂而粗暴的碾压着区静的嘴巴。

    男人的动作,狂野而不怜惜,咬住区静的嘴巴,区静觉得自己的嘴巴都麻麻的,她推着顾念泠的身体,想要将顾念泠推开,可是,顾念泠很固执,抓住区静的腰肢,怎么都不肯松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