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73章 真的爱你

    “区静,你怎么了?”苏纤芮走上前,担忧的抓住了区静冰冷的手腕道。

    区静抬起头,那双虚无和空洞的眸子,带着淡淡的悲伤。

    “大嫂,你都看到了,对不对?”

    今天的新闻,都是区静和宫殷还有顾念泠的事情,苏纤芮会打电话给她,也一定是看到了报纸上的内容。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报纸上会说你和宫殷上床?区静,你有什么委屈,和大嫂说,大嫂一定会帮你的。”苏纤芮扶着区静,一脸忧虑道。

    “我……和宫殷上床了,念泠……知道了。”区静目光虚无的看着苏纤芮,笑容异常酸涩痛苦道。

    “怎么回事?是不是宫殷逼迫你的?你别怕,我现在就去找宫殷算账。”

    苏纤芮相信区静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区静自愿的,那么就是被宫殷胁迫的,苏纤芮气的不行,就想要冲到宫殷的面前,狠狠揍宫殷一顿,才会解气。

    看着苏纤芮一脸愤怒的样子,区静的唇角,微微扯了扯。

    她目露悲伤的摇头道:“不是……大嫂,我昨晚被人下药了,宫殷过来救我,然后我……将宫殷当成了顾念泠。”

    “所以……你们两个人。”苏纤芮听了之后,心拔凉拔凉的。

    她还以为,这件事情,肯定是一个误会。

    要是只是一个误会的话,她还可以和顾念泠说,帮区静和顾念泠两个人,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让苏纤芮抓不住了。

    区静一句话都没有说了,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窗外,女人形如枯槁的样子,让苏纤芮心中难免有些难受。

    她伸出手,握住了区静的手,对着区静沉声道:“阿静,你告诉我,你还爱念泠吗?”

    爱,怎么可能会不爱?她这一辈子,就爱过顾念泠一个男人。

    “配不上了……大嫂,再也……配不上了。”

    区静看着苏纤芮,自言自语道。

    “不会的,念泠不会在意的,只要我们和念泠解释,他会理解的,念泠也是爱你的,他不会介意的。”苏纤芮看着区静惨白的脸色,心下焦灼道。

    区静看着苏纤芮,声音虚弱道:“大嫂,我想要回去,能带我回席家吗?”

    “好,我现在马上带你回去,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一切都会过去的。”

    苏纤芮慌张的点头,扶着区静离开酒店。

    ……

    区静和宫殷两个人在云集酒店开房的事情,霸屏了整个网络报纸。

    所有人都知道,区静和宫殷两个人上床,顾念泠也出现了。

    大家暗自揣测区静和顾念泠有没有复合的可能,关于区静和宫殷两个人的事情,在这两天,可以说是被炒的沸沸扬扬。

    席家。

    席凉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她还想着劝劝区静,让区静和顾念泠重新在一起,可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这种事情,似乎已经不可能了。

    席凉茉和学校请假了,每天都陪着区静,区静这两天的情绪很不稳定,经常一个人坐在落地窗的面前发呆,有时候,你和她说话,区静都未必会理会你。

    顾念泠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席家,没有人联系的到顾念泠,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很担心,却也只能干着急。

    “二嫂,今天的这个水果沙拉很好吃,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吃这个水果沙拉的吗?你想要吃吗?”席凉茉蹲在区静的身边,手中端着一碗沙拉,小声的对着区静询问道。

    区静只是转动着眼珠子,扫了席凉茉一眼,很快便将眼睛移开。

    区静这幅样子,让席凉茉越发的担心起来。

    她着急道:“二嫂,你不要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小糯米好怕。”

    “小糯米,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区静从回到席家,就一直没有说话,不管是席祁玥还是苏纤芮和她说话,区静都像是没有灵魂的布偶一样,目光呆滞。

    现在区静终于肯开口了,小糯米自然是非常开心的点头。

    “二嫂你想要做什么?小糯米都帮你。”

    “帮我买车票。”

    区静目光幽幽的凝视着小糯米。

    车票两个字,让席凉茉顿时慌张不已。

    她掐住手心,哑着嗓子道:“二嫂……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买车票?”

    区静目光凉薄的看向窗外,瓷白而柔弱的肤色,在阳光下,透着一股静谧。

    “我要离开这里。”

    或许,只有离开,才不会这么痛苦。

    区静的心里,是这个样子想的。

    “二嫂不要二哥了吗?”席凉茉眼圈发红道。

    顾念泠很爱区静,区静也很爱顾念泠,两人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帮我。”区静并未回答小糯米的话,只是淡漠的吐出两个字。

    席凉茉最终同意了,她帮区静买了前往白城的车票,白城,在西北高寒地区,那个地方,很贫穷,不管是经济还是交通,都很落后。

    区静是千金小姐,跑到那个地方,只怕会受苦。

    席凉茉让区静不要去白城,可是区静已经决定了。

    区静的决定,小糯米根本就改变不了。

    晚上,席凉茉来到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的房间,将区静的决定告诉了席祁玥和苏纤芮。

    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的面色隐隐都很难看。

    “阿静是想要离开京城,离开这个伤心地。”

    良久,苏纤芮才面带忧色道。

    “大嫂,我们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二嫂离开吗?我给她买的车票是三天后,三天后,二嫂就要坐车离开,我没有办法劝服二嫂,所以……”席凉茉一脸紧张的朝着席祁玥和苏纤芮道。

    “还是没有找到念泠吗?”苏纤芮皱了皱眉,看向了席祁玥问道。

    席祁玥面带惆怅的按了按难受的太阳穴道:“我已经让阿强加派人手去找了,但是……结果还是……”

    顾念泠存心要躲着所有人,席祁玥的人,自然是没有办法找到。

    “找不到念泠,谁来阻止阿静离开?”

    苏纤芮现在真的是很着急,她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区静离开京城不去管。

    她希望顾念泠可以出现,拦着区静,不让区静离开。

    ……

    三天后,区静只带了一点的行礼,独自踏上了火车。

    白城是一个很贫瘠的城市,没有飞机场,只有火车,从京城到白城,要坐三天两夜,坐这么久的火车,区静从未坐过。

    “祁少,我们找到了顾少。”

    终于,有人找到了顾念泠,席祁玥带着苏纤芮还有席凉茉匆匆的去了墓地。

    原来,顾念泠这些天,一直都在墓地,在慕清泠和席慕深还有顾夜爵的墓碑面前。

    他像是雕像一样,坐在慕清泠的墓碑面前,冷峻的脸上满是悲伤,身上那件黑色的衬衣,已经皱巴巴了,却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和萧瑟的气息。

    席祁玥目光复杂的上前,蹲在顾念泠的面前,轻声道:“念泠,区静走了。”

    顾念泠的眼睛转动了一下,他看着席祁玥,那双如同死灰一般晦涩的瞳孔,闪烁着些许的光芒。

    “你现在去车站去追区静的话,还可以追到。”

    席祁玥淡淡的看着顾念泠说道。

    “阿静……阿静……”

    顾念泠的眼睛慢慢的变成了红色,他摇摇晃晃的从墓碑上起身,哑着嗓子,嘶吼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看到顾念泠摇摇晃晃的样子,席祁玥没有上前扶着顾念泠。

    “不要走……区静……我爱你……真的爱你。”

    不管区静和宫殷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在乎,他只要区静一个人。

    “念泠。”苏纤芮看着顾念泠像是愤怒的野兽一般飞奔离开的样子,伸出手,想要扶着顾念泠,可是顾念泠已经消失在苏纤芮的眼前,苏纤芮看着顾念泠离开的背影,眼底隐隐带着忧虑。

    “大哥,二哥会追到二嫂吗?”席凉茉似乎在一夕之间长大不少一样,那个骄纵天真的少女,终究在慢慢的成长着。

    “或许,会。”席祁玥握住了苏纤芮的手,淡淡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天空。

    二弟,你一定要追到区静,一定要得到幸福。

    席祁玥和苏纤芮他们回到席家,一个电话打到了席祁玥的手机,席祁玥接听了电话之后,整张脸都变了。

    “祁,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念泠追到了区静?”

    苏纤芮察觉到席祁玥难看的脸色,不安的走进席祁玥问道。,

    席祁玥拿着手机,看着苏纤芮,薄唇缓慢的掀起道:“念泠……出车祸了。”

    ……

    半年后,白城。

    这个地方,虽然贫瘠,却格外的安宁,区静渐渐的喜欢上了在这里生活的感觉。

    这里的民风很淳朴,这个地方,有很多的少数民族,这些人,保留着以前的传统,他们穿着那种少数民族的服饰,晚上会围着篝火跳舞。

    区静在这个村庄当老师,这里的孩子,都很喜欢区静,村里的老人,有什么喜事就会叫区静,他们杀猪了,杀羊了,也会端一盆过来给区静吃。

    区静渐渐的,爱上了这个地方。

    “区老师,这是我爸爸说让我给你的,他说你的感冒,吃点这些药草会好的更快。”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将一包药草交给区静。

    区静穿着一条素洁的裙子,原本英气的眉眼带着柔和。

    “帮我谢谢你的父亲。”

    小男孩咧嘴笑了,露出一颗小小的虎牙。

    区静将药草放下,拿着课本打算去上课,院长满脸微笑的朝着区静走过来。,

    “区老师,这是我们学校刚请来的老师,以后你们就是同事了,认识一下。”

    这个地方一直都很缺老师,就算是政策上对这边的老师有多么的优待,一般的老师都不肯来到这个贫瘠的地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