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74章 顾念泠结婚了

    毕竟,白城这个地方,是真的非常贫瘠。

    区静听到有一个新老师过来,也有些惊讶,直到这个人,从院长的身后走出来,区静看到那个男人之后,脸色微变。

    “区静,好久不见。”来人穿着一件浅白色的衬衣,下身一条黑色的西装裤,五官阴柔俊美,一双盈盈的黑眸,凝视着区静。

    他是宫殷。

    “宫先生认识区静?”院长听出了宫殷对区静的称呼,一脸惊讶的问道。

    宫殷浅笑道:“我们曾经是朋友。”

    曾经啊……

    院长意味深长的看了区静和宫殷一眼,笑了笑,便让区静和宫殷两人好好联络一下感情便离开了。

    院长离开之后,萧瑟的微风,从区静身边拂过,让区静的身体忍不住绷紧的厉害。

    她抿了抿唇,冷冷淡淡的看了宫殷一眼,黝黑的杏眸沉了沉。

    “你为什么会找到这个地方?”

    “已经,半年了。”宫殷像是没有听到区静的话一般,只是走进区静,站在区静的身边位置,朝着远方看过去。

    区静没有说话,用力的抓住了手中的书本。

    “就算是你不想要看到我,难不成,你连顾念泠都不想念吗?半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宫殷,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忘记。”

    错误的夜晚,原本不需要存在,区静希望宫殷可以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彻底的忘记。

    宫殷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浅笑道:“可是,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怎么办?”

    区静的脸色倏然一变,她的指尖,透着浅白,周围的空气,也渐渐的变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喊着区静。

    “区老师,上课了。”

    区静这才回过神,她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神色冷静道:“我要去上课了,你随意。”

    “正好,我也成为这家学校的老师,我也跟着你去教室吧。”

    宫殷姿态优雅的朝着区静浅笑道。

    区静看了宫殷一眼,匆匆的丢下两个字:“随便。”

    女人白色的裙角,在斑驳的走廊随风张扬,宫殷看着区静纤细好看的背影,眸色愈发暗沉。

    他盯着区静的背影,看了许久许久,随后慢慢弯起唇角,脸上满是自信。

    这一次之后,他便不会让区静有任何的理由逃脱。

    他想要的,就必须得到,不管如何,都必须要得到。

    ……

    “这首诗的意境比较的凄美,主要是描写诗人送别友人之后的那种惆怅和离别的愁思……”

    区静站在讲台上,和台下的学校,鉴赏古诗。

    而在区静正前方的教室后面,则是坐着宫殷。

    宫殷长相出挑,他的出现,让那些孩子非常好奇,上课都很不认真,时不时就会去偷看宫殷。

    初中的孩子,已经知道了男女感情,也知道样貌的重要性。

    对于漂亮的容颜,他们自然是欣赏。

    “老师,宫老师是你的男朋友吗?”区静黑着脸,见学生都看着宫殷,眼角抽的严重,她正考虑要不要提前下课的时候,半晌的调皮王突然对着区静举手笑嘻嘻道。

    调皮王的话,让整个班级气氛变得异常尴尬,原本在以前,这些孩子都是挺乖的,谁知道,宫殷的到来,让他们起了八卦的心思,竟然在课堂上问区静。

    区静黑着一张漂亮的脸,没有说话。

    倒是坐在教室最后面的宫殷,听到了那个调皮王的问题之后,男人的唇角,不由自主的弯起。

    区静见宫殷弯起唇角,恶狠狠的瞪了宫殷一眼,宫殷异常无辜的耸肩,表示这一切,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老师,你是不是害羞了?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见区静没有说话,那个调皮王异常可爱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问道。

    区静压下心中隐隐的怒火,扯着嘴唇道:“好了,今天的课到这里就结束了,大家课后记得要好好复习。”

    课堂里一阵的唏嘘,大家都用一种玩笑的目光看着区静。

    区静佯装镇定,拿着自己的课本,离开了这里。

    看着区静离开之后,大家才笑嘻嘻的下课。

    宫殷目光幽深的盯着区静离开的背影,起身跟在了区静的身后。

    “宫殷,不要跟着我。”区静能够感受到宫殷跟着自己。

    她回头,隐忍着心中的怒火,朝着宫殷冷冷道。

    “你害怕我吗?”宫殷听到区静这么抵触自己的靠近,嘴唇微微掀起,对着区静淡淡的询问道。

    宫殷的话,让区静的身体倏然一紧。

    她冷着脸,对着宫殷嗤笑一声,冷淡道:“你觉得我会怕你吗?我说过,那天晚上的事情,只是一次意外,我不想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请你现在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区静躲了半年,说到底,她也是一个懦夫,因为区静害怕,所以一直将自己躲藏起来。

    宫殷目光幽深晦涩的盯着区静看了许久许久,才缓缓的开口道:“区静,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过来这个地方,因为我爱你,我必须要陪着你。”

    “我不爱你。”区静听到宫殷的表白,脸上没有一点欢喜,有的只是冷淡。

    女人的回答,的却是有些伤人,宫殷没有理会,他缓慢的掀起唇瓣,淡淡道:“那又如何?我爱你就可以了,区静,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宫殷就是爱区静,一直都爱你一个人。”

    “神经病。”宫殷执拗的表白,让区静有些愤怒,她压下心中那股怒火,绷着脸,朝着办公室走去。

    宫殷跟在区静的身后,看着前面纤细的身影,男人那双黑眸,泛着一股阴霾。

    “区静,你的爱哪里去了?是不是还在想着顾念泠?”

    顾念泠三个字,成功的让区静停下脚步,她拿着课本的手,一阵苍白,就连脸色,也白了好几份。

    宫殷看着区静这幅表情,心下的怒火越发的旺盛。

    他哪里不如顾念泠?

    为什么区静会对顾念泠这么的痴迷?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无关。”丢下这句话之后,区静看都没看宫殷一眼,举步离开了这里。

    看着区静离开,宫殷的脸色更是沉冷可怕。

    ……

    这些天,宫殷一直都跟着区静,学校里的人都看得出来,宫殷喜欢区静。

    宫殷很厉害,竟然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就让整个学校的孩子,都喜欢上了他。

    区静看着和孩子们在玩耍的宫殷,眸色暗了暗。

    看来,在这个地方,她恐怕是没有办法待下去了。

    区静去了院长的办公室,和院长提交辞呈。

    :“区老师你要离开这里?”院长听到区静要离开,有些为难道。

    “这些日子,谢谢院长的照顾,我家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真的很对不起。”区静朝着院长温和道。

    院长其实是舍不得区静离开的,毕竟区静对孩子很好,学历又高,有这么好的老师在这里教书,哪个院长会不喜欢,现在知道区静要离开这里,院长的心情,自然是无比的复杂。

    “真的一定要离开这里吗?我可以等你处理好事情之后,等你回到这个学校,我相信学生也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的。”

    院长看着区静道。

    区静摇头道:“不了,这件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处理完,我想,或许会很久。”

    “既然这个样子,我也不能在强求。”院长有些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区静从院长的办公室出来,站在长长而斑驳的走廊,想到自己在这个地方的这些岁月,心下有些酸涩。

    这里的人都很热情,这里的人也很相亲相爱,那种与世无争的感觉,让区静非常眷恋。

    可是,她却有不得已的苦衷,当初她之所以会过来这边当老师,也是因为想要躲避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罢了。

    现在,宫殷已经找到了她,她也必须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你要离开这里?”宫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区静的背后。、

    区静回头,看着宫殷,神情异常复杂道:“宫殷,不要在跟着我了,以你的身份,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女人。”

    宫殷会看上她,区静也有些意外,但是她坚持。

    “我喜欢什么样的,或者什么样子的女人适合我,不是你说了算。”

    区静对宫殷的这番说辞,似乎让宫殷非常不悦的样子,宫殷忍不住不客气的朝着区静冷哼了一声。

    区静闻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不要跟着我,我会离开这里。”

    “你连顾念泠都不要了吗?”区静这幅样子,让宫殷心底一阵恼怒,他眯起眼睛,嘴角恶劣的弯起道。

    区静的手猛地一颤,就连脸色都变了。

    宫殷虽然看不懂区静此刻的表情,却也可以完全的想象的出来,区静的脸色变了。

    他低笑一声,走到区静的面前,目光固执而冷然道:“怎么?刚才我和你说什么你都没有什么表情,听到顾念泠三个字,就有了反应了?嗯?”

    “宫殷,你究竟想要如何?”区静压下心中的怒火,冷着脸道。

    “如何?我只是想要看看,你是不是对什么都无所谓了,看来,不尽然。”

    宫殷嘲讽般掀起唇瓣,眼底不带着丝毫感情道。

    宫殷的话,让区静的脸绷紧的厉害,她掐住手心的位置,冷着脸,目光冰冷的看着宫殷。

    “想要知道顾念泠现在如何了吗?或许你可能不知道,顾念泠已经结婚了。”

    轰!

    区静的脸色惨白惨白,她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阴柔俊美的男人。

    宫殷在说什么?结婚?顾念泠已经结婚了?

    “知道顾念泠现在的妻子是谁吗?或许我应该说是顾太太。”宫殷残忍的将脸靠近区静,目光笔直的盯着区静。

    区静浑身僵硬甚至颤抖,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连身体,都在不停地抖。

    “周梓恩。”宫殷吐出三个字,区静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殆尽。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