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82章 你不可以反悔

    她不相信,自己究竟哪里比不上区静了?为什么顾念泠可以对区静念念不忘,却唯独,这个样子对自己?她究竟,哪里比不上区静了?她很痛苦,也很难受。

    “抱歉,我说过,我不爱你。”这四个字,就像是要将周梓恩凌迟一般,周梓恩承受不住。

    “我去给你叫医生。”周梓恩狼狈的擦干眼泪,起身对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就算是你不爱我也没有关系,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你改变不了。”周梓恩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顾念泠看着周梓恩离开的背影,摇摇晃晃的从床上下来。

    他要去找区静,一定要去找区静,他要告诉区静,不管当初她和宫殷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会介意。

    ……

    区静想要去看顾念泠,却不知道自己要以什么身份去看顾念泠。

    她最近的妊娠反应有些大,为了保护这个孩子,区静甚至不敢在人前表现出来,只能痛苦的隐忍着。

    区静今天没有去上班,因为身体不舒服,将公司的事情,交给了自己的堂哥处理。

    她请了一个佣人,每天给自己炖一些孕妇必须要吃的补汤。

    喝了那些补汤之后,区静的身体才更好受一点。

    区静摸着肚子,看着窗外的落叶,心中无限的惆怅。

    她这几天想了很多,她和顾念泠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区静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要怨恨谁了。

    或许,谁都没有办法恨,只能够恨自己吧。

    “阿静……出来……阿静。”

    在区静吹着暖气,抱着毯子坐在客厅昏昏欲睡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的敲门声。

    听到这个敲门声,区静不由得抬起头,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再度听下去,还是听到了那个敲门声。

    “出来……阿静……给我出来。”

    男人的声音,嘶哑的像是负伤的野兽一般,不停地咆哮。

    区静不可置信的将身上的毯子拿开,朝着门口走去。

    当她来开门的时候,便看到了靠在自己门口的顾念泠。

    顾念泠穿着一身蓝色的病人服,一张脸,白的仿佛透明一样,他的眸子,却异常明亮固执的看着区静。

    “你……还想要跑到什么地方?告诉我……你还想要跑到什么地方?”顾念泠哑着嗓子,掐住了区静的手腕,男人的力气很大,手却很冷。

    “顾念泠?你疯了?”

    区静惊呼一声,立刻扶着顾念泠进门。

    男人的身体,冷的和冰块差不多,区静的手指猛地一颤、。

    她将顾念泠扶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之后,拿起一边的座机,就要给阿强打电话,让他将顾念泠送到医院去的时候,顾念泠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抓住了区静的手。

    区静的脸色,骤然一白,怔讼的看着顾念泠。

    “你想要……跑到什么地方?”顾念泠固执的看着区静,不顾自己的伤口,正在流血。

    “区静,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啪嗒。”顾念泠的话,让区静原本拿在手中的电话,滑落下来。

    顾念泠将区静扑倒在沙发上,凌乱狂肆的眼眸,仿佛骇人的野兽一般,凝视着区静,对着区静发怒道:“你还想要跑到什么地方?区静,你告诉我,你还想要逃到什么地方?嗯?”

    区静害怕的看着顾念泠,浑身的肌肉,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一般。

    她的手指,用力的掐住手心,像是要将掌心中的肉给抠出来一样。

    “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见区静不说话,顾念泠似悲伤和惆怅一般,将脑袋靠在区静的脖子上。

    男人带着清浅的呼吸,一遍遍的,拂过了区静的身体,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

    区静的眼眶,突然变得通红了一片。

    她慢慢的伸出手,抱住了顾念泠的腰身,泪水打湿了女人的鬓发。

    “顾念泠,你这个傻子。”

    为什么要过来找她?明明知道她这么脏,为什么还要过来。

    “我不介意,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查到了……我和周梓恩的事情,我没有……碰过周梓恩,我想要去告诉你,可是,你走了,区静,你怎么可以离开我?”

    顾念泠和周梓恩没有发生事情?

    区静相信顾念泠,她或许一开始就要相信顾念泠的,可是,她没有。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究竟做了什么?竟然不相信顾念泠?

    “我没有碰别的女人,哪怕我失去记忆了,我也没有碰周梓恩,区静,不要在离开我了,听到没有。”顾念泠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微弱起来,区静看到顾念泠身上的伤口被撕裂,不停地的流血。

    区静手指僵硬的对着顾念泠说道:“不要在说了,我知道的,我先送你去医院。”

    在这个样子流血下去,区静真的担心顾念泠会死掉的。

    顾念泠却一把抓住了区静的手,目光阴沉的看着区静道:“你还离开我吗?”

    男人的目光,异常坚定固执的看着区静,如果区静不答应,他便不会去医院,这是顾念泠传达给区静的信息。

    “我不会离开你,我们先去医院,好不好?”

    最终,在顾念泠的那种目光下,区静吸了吸鼻子,朝着顾念泠哑着嗓子道。

    听到区静的话,顾念泠的身体,微微虚弱了下来。

    他绷紧一张脸,呢喃自语道:“你答应过……就不可以反悔,区静……你要是敢离开我,我便死在你的面前,让你永远后悔。”

    “你敢。”区静又气又急,怎么都没有想到,生病的顾念泠,就像是一个孩童一样,一下子被顾念泠的话气到了。

    顾念泠坚定的看着区静,眼眸带着固执,他像是用自己的眼神告诉区静,他没有在开玩笑,如果区静真的再次离开自己,他便真的会死在区静的面前,绝对没有在开玩笑。

    “念泠。”

    就在区静打算扶着顾念泠去医院的时候,门再次被人推开,席祁玥还有苏纤芮甚至是周梓恩他们走了过来。

    看到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紧紧拥抱的样子,气氛有些尴尬,最终,还是苏纤芮和席祁玥打破了眼前的尴尬。

    “你简直是胡闹。”席祁玥上前,一张脸黑的格外难看的对着顾念泠呵斥道。

    顾念泠虚弱无力的看了席祁玥一眼道:“大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先去医院在说。”席祁玥看了看顾念泠和区静交握的手,想要说什么,最终,化成一声叹息。

    顾念泠的记忆恢复的时候,周梓恩已经和席祁玥说了,席祁玥虽然有些惊讶,更多的只是惆怅。

    顾念泠再次被送进了手术室,所有人都在手术室门口沉默着。

    周梓恩看着区静,一双眼睛,凶狠无比,区静察觉到周梓恩的目光之后,皱眉,来到周梓恩的面前,扬手便是一巴掌。

    周梓恩的举动,让所有人都震惊了,苏纤芮担忧的看着区静道:“阿静。”

    “区静,你干什么打我姐姐?”席凉茉见周梓恩被区静打,有些生气了。

    她是喜欢区静,但是不代表她不维护自己的姐姐,周梓恩当年救了她,在席凉茉的心中,周梓恩就是自己的亲姐姐,现在周梓恩被人欺负,席凉茉自然要帮周梓恩。

    “周梓恩,你喜欢顾念泠,可以明目张胆的去追,为什么要玩这种肮脏的把戏。”区静淡淡的看了席凉茉一眼,眼神犀利的看着周梓恩。

    区静的话,莫名的让周梓恩的心猛地一跳,一股不安的感觉,从周梓恩的心脏开始蔓延。

    她掐住手心,看着区静,一脸愤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你老实说,当年你和顾念泠在美国,真的发生了事情吗?还有,你之前流掉的那个孩子,真的是顾念泠的吗?”

    面对着区静的问题,周梓恩的神情变得慌张起来,她的脸色白的仿若透明一般,看着区静,像是见鬼一样。

    “阿静,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苏纤芮看了脸色难看至极的周梓恩一眼,上前一把抓住了区静的手问道。

    区静淡淡的看向了周梓恩,唇角慢慢的掀起道:“怎么?说不出话来了?我看你不是说不出来,而是不敢说吧?要是我现在问你这些,你应该要怎么回答?我等着你回答。”

    “你……你……”周梓恩抖着手指,指着区静,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席凉茉看出了周梓恩话语里的意思,她掐住了周梓恩的手,纤长的睫毛,慢慢的低垂了下来。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如果她没有想错的话,当年周梓恩和顾念泠两人在美国的事情,只怕也是周梓恩……

    “撕拉。”就在气氛渐渐的变得格外的僵硬古怪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拉开。

    听到这个声音,区静将目光从周梓恩的身上移开,落在了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医生身上。

    “医生,顾念泠如何了。”区静压下心中的害怕,对着医生沉声道。

    “暂时没有什么问题,已经转到病房去了。”医生拿掉口罩,淡漠的看了区静一眼道。

    听到医生说顾念泠没事,区静慢慢的吐出一口气。

    顾念泠随后被医生从手术室推出来,看到被人推出来的顾念泠,区静立刻上前,握住了顾念泠的手。

    “顾念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