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85章 不是故意的

    听到顾念泠的闷哼生,区静紧张道:“对……对不起。”

    顾念泠黑着一张脸,有些无奈的看向了门口。

    “二哥,我不是故意的。”

    席凉茉捂住眼睛,表情异常娇憨无辜道。

    区静看到席凉茉满脸绯红的样子,想着席凉茉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会害羞?

    区静起身,尴尬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道:“小糯米来了,我去给你洗水果。”

    “二嫂,你还怀着孩子,我去就好了。”席凉茉阻止了区静,笑嘻嘻的将桌上的苹果拿起来。

    区静娇嗔的看了席凉茉一眼,脸上的燥热依旧没有消散。

    两人陪着顾念泠许久之后,才一起离开了顾念泠的病房。

    区静何等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席凉茉有话和自己说。

    他们两个人走出了医院大门的时候,在等车的时候,区静将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到耳后的位置,朝着席凉茉说道:“小糯米,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就直说吧,我们都是一家人。:”

    “刚才,她不是故意的。”

    席凉茉想了想之后,还是帮周梓恩说话了。

    她怕区静会怨恨周梓恩,忍不住帮周梓恩说话。

    席凉茉帮周梓恩说话,区静又怎么会不知道?

    她深深的看了席凉茉一眼,淡淡道:“小糯米,我和周梓恩之间的事情,三言两语很难说清楚,我只能说,如果她不会继续做那些事情,我和她不会有什么深仇大恨,重要的不是我对她是什么感觉,而是她想要做什么?”

    区静将立场说的很明白,要是周梓恩还是要这个样子执迷不悟,区静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我知道的,如果她还是这个样子执迷不悟的话,我不会在认她了。”

    席凉茉掐住手指,目光灼灼的盯着区静说道。

    区静摸着席凉茉柔软的发丝道:“小糯米也长大了不少。”

    “才没有,我一直都长大,好不好?”席凉茉朝着区静吐着舌头道。

    区静忍不住笑了起来。

    ……

    区静分别了小糯米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她暂时还没有搬到顾家住,毕竟,总胡子额和顾念泠还没有离婚,要是区静搬到顾家住的话,会惹来很多的麻烦,所以暂时,区静还是住在自己之前在京城租的房子。

    她刚拿出钥匙,想要开门的时候,一个黑影朝着区静靠近,不由分说便抓住了区静的手腕,将区静按在了门板上。

    男人的力气很大,充斥着的那股浓烈的酒气,刺激了区静的鼻子。

    区静心慌的抬起头,在看清楚抓住自己的男人是谁之后,区静压下心中的恐惧,冷冰冰道:“宫殷,你喝醉了。”

    “喝醉了?我没醉,我一点都没醉。”宫殷双目暗红,脸上带着张狂凌乱的气息。

    他将一张俊脸,靠近区静,灼热陌生的气息,让区静隐隐有些厌恶,她转动着手腕,深呼吸一口气,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宫殷,你要是在闹,我一辈子都不会理你。”

    “告诉我,顾念泠就这么好吗?区静,你说啊,顾念泠真的就这么好吗?”宫殷掐住区静的肩膀,用力的捏着区静的肩胛骨,他的力气很大,仿佛要将区静的肩膀给捏碎一般。

    区静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她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将宫殷的手,重重的挥开。

    “宫殷,我说过,不要在我的面前发疯。”

    区静隐隐带着不耐的口吻,让宫殷心中那股怒火越发的旺盛,他阴着脸,将区静推倒在地上,疯了一般,抓住区静胡乱挥舞的手,便要撕扯着区静的衣服的时候,区静双腿不断的乱踢,就在这个时候,席祁玥出现了。

    他看到区静被宫殷用这种方式对待,男人那双骇人的凤眸,满是恐怖。

    “宫殷,你他妈的想要对区静做什么?”

    席祁玥伸出手,将宫殷整个人都抓起来,抡起拳头,一拳朝着宫殷的脸上砸过去。

    宫殷那张俊脸,被席祁玥打的一片乌青,宫殷似乎也火了,和席祁玥两人在区静外面的院子打了起来。

    区静抱着肚子,将衣服拉好之后,看着打的难舍难分的席祁玥和宫殷,想到宫殷三番两次对自己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区静深呼吸一口气,冷下脸,抓起地上的一根木棒,朝着宫殷挥过去。

    “宫殷,我说过,我不会爱你,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我越发的厌恶你,而且是厌恶到了极点。”

    区静的木棒直直的打在宫殷的身上,宫殷甚至没有躲避。

    男人的嘴角破了,那张俊脸还乌青一片。

    在区静将木棒打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宫殷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僵硬的看着区静,眼神发冷。

    “区静,你选择顾念泠,会后悔的。”

    “我最后悔的事情,是和你做朋友。”区静冷冷的将木棒扔到地上,精致冷漠的下巴,异常高傲的抬起。

    区静将宫殷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可是……宫殷又是怎么对待区静的?宫殷这个样子对区静,让区静难过和悲伤。

    宫殷冷笑一声,轻蔑的抬起手,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之后,跌跌撞撞的摇晃了一下身体,轻蔑的目光扫向了区静和席祁玥。

    “你给我听清楚,我会让顾念泠死。”

    这是宫殷对区静说的,原本爱上棋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

    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爱上区静这枚棋子,从一开始就不应该。

    宫殷离开之后,区静的身体绷紧的像个石头一样,格外的僵硬。

    她握在手中的木棒,慢慢的松开,最终,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剧烈的声音。

    “没事吧。”席祁玥阴着脸,看了一眼早已经没有了宫殷影子的大门口,走到区静的身边,扶着区静道。

    区静现在怀着孩子,席祁玥自然不能够让区静受到任何伤害。

    “没事。”区静看了席祁玥一眼,摇头道。

    “我先扶你进去。”席祁玥见区静的面色带着灰白色,难免有些忧虑。

    席祁玥扶着区静进门之后,给区静倒了一杯热水,区静有些狼狈的喝了几口之后,才将杯子放在桌上。

    “宫殷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

    席祁玥看着区静,淡淡道。

    “大哥……你怎么会过来这里?”区静看着席祁玥,疑惑道。

    席祁玥很少过来找她,区静会奇怪,也不足为奇。

    “我有一件事情,原本想要告诉你的,就过来了,没想到,竟然会看到宫殷对你做出这种事情。”

    席祁玥面色透着阴霾道。

    区静的手指,有些僵硬的握紧成拳。

    席祁玥将自己随身带着的公文袋,递给区静,让区静看。

    区静拿起公文袋,表情困惑的看了席祁玥一眼,在席祁玥的示意下,打开了公文袋。

    当看清楚公文袋里面的内容之后,区静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

    “上面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想,不需要多加解释。”

    “所以,一切都是宫殷的阴谋?”

    区静震惊之后,慢慢的放下手中的公文袋,用力的握紧拳头,看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交给区静的公文袋里,是当初区静和宫殷发生那一夜的所有真相。

    席祁玥在拿到这份资料的时候,也有些震惊,他一直怀疑宫殷出现的目的,现在心中对宫殷的身份,更是怀疑了好几分。

    “嗯,一切都是宫殷的阴谋,包括念泠和周梓恩之间的事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切也是宫殷的阴谋,目的就是让念泠和你痛苦。”

    席祁玥双手交叠的放在腹部的位置,眼眸阴沉道。

    “宫殷为什么这个样子做?”

    这是区静最疑惑的地方。

    宫殷和顾念泠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曾经调查过宫殷好几次,可是,我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调查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宫殷和顾夜爵有关系。”

    “和念泠的父亲?”

    区静越发的不解。

    席祁玥摸着下巴,思索道:“应该是宫殷的父亲,曾经和小叔有什么仇恨,所以宫殷是为了报仇,才会接近你,然后设计陷害你和二弟两个人。”

    区静听了之后,心中翻滚着惊涛骇浪。

    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那么……周梓恩在这件事情中,扮演什么角色?

    “周梓恩,应该也是受到宫殷的怂恿,她和宫殷,应该是一伙的。”

    似看出了区静心中所想一般,席祁玥淡淡的继续说道。

    区静放下手中的文件,摸着肚子道:“这一招,真的很狠。”

    先是让周梓恩和顾念泠两人的事情,里间她和顾念泠,以区静的脾气,断然是接受不了这种背叛的。

    然后宫殷又设计了区静,造成了区静和顾念泠两个人再度分开,不管是哪一个计谋,都恰到好处,将区静的性格拿捏。

    “我会调查处宫殷真正的部分,以后你小心一点,不要在和宫殷有任何的往来。”

    “好。”

    ……

    “怎么?去区静那边,又吃瘪了吗?”

    宫殷面色阴郁的回到别墅之后,便看到了躺在自家沙发上,玉体横陈的周梓恩。

    周梓恩今天打扮的非常妖娆,宫殷阴冷的上前,扯掉周梓恩身上的裙子,解开皮带,狠狠的发泄了一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