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95章 你真的不怕死

    苏纤芮不想要周梓恩变成这个样子。

    “给我闭嘴,我不需要你教训我,告诉我,区静在什么地方,苏纤芮,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周梓恩愤怒的上前,掐住了苏纤芮的下巴,强迫苏纤芮看着自己的眼睛。

    “我不知道。”苏纤芮毫不畏惧的看着周梓恩,冷哼道。

    “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苏纤芮不怕死的言论,让周梓恩越发的愤怒,她将手中的刀子,再度逼近了苏纤芮,像是随时都要苏纤芮的命一样。

    看着逼近自己的刀子,苏纤芮面上泛着淡淡的冰冷和执拗。

    “如果你想要杀了我,尽管动手,我不会叫一下的。”

    “你真的不怕死?”

    见苏纤芮这幅样子,周梓恩握着刀子的手,不由得一紧。

    “如果我会皱一下眉头的话。”苏纤芮嘲讽的看着周梓恩,脸上依旧带着淡漠。

    “给我看着她,不许她跑了。”

    空气渐渐的变得格外的冰冷和僵硬,周梓恩目光阴狠的盯着面前的苏纤芮许久许久之后,她将手中的刀子,扔到地上,回头朝着身后的手下命令道。

    周梓恩这是打算放过她吗?

    苏纤芮倒是有些意外了,她看着周梓恩怒火冲冲的朝着门口走去,忍不住皱眉的开口:“周梓恩,不要在执迷不悟了,你应该知道,你自己现在做的事情都是错的。”

    “错?什么才叫错?”周梓恩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苏纤芮。

    看着周梓恩脸上带着的那抹疯癫和愤怒,苏纤芮淡漠道:“你应该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要一错再错了。”

    “我有什么错?我不过就是爱顾念泠罢了?可是,他不爱我,他凭什么不爱我?为什么要爱区静?所有人都爱区静,宫殷也爱上了区静,我不懂,我不懂区静究竟哪里好了?”

    “咯咯咯……真是好笑,宫殷一边说喜欢区静,还不是一边和我上床?这就是所谓的爱,男人,其实都是一样,我不爱顾念泠了,我要让顾念泠后悔,知道区静第一个孩子为什么会流掉吗?”

    周梓恩有些发狂的看着苏纤芮,女人此刻的样子,全然没有了几年前那种腼腆和温柔,现在的周梓恩,变得或许连她自己本人都不认识自己了。

    现在的周梓恩,变得这么的面目可憎,还有谁认识眼前的周梓恩,就是以前那个温柔善良的周梓恩?

    “区静会流产,也是你做的?”

    苏纤芮听到周梓恩这个样子说,心猛地一颤。

    当初区静流产,医生说区静吃了什么孕妇禁忌的药物,区静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吃,也就是因为那次流产,害的区静被诊断说怀孕的几率几乎为零,难道这一切,都是周梓恩做的?

    想到这里,苏纤芮的整颗心脏都在颤抖。

    看到苏纤芮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周梓恩低笑了起来,她摸着自己胸前的头发,一脸冷嘲道:“没错,就是我做的,是我做的又如何?”

    “你……实在是太可怕了。”

    见周梓恩承认自己当初对区静做的那些事情,苏纤芮的手指,僵硬的格外厉害。

    她表情愤怒的看着周梓恩,表情异常愤怒。

    “我只怪当初,没有弄死区静,才让区静现在有了孩子。”

    周梓恩冷酷的丢下这句话,便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周梓恩的背影,苏纤芮的一张脸,难看到了极点。

    原来,罪魁祸首,竟然是周梓恩?周梓恩这个女人,何时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么的心狠手辣。

    ……

    “阿静……你究竟在哪里?阿静……”顾念泠这些天,因为区静的事情,就连公司都没有去理会了。

    宫殷正是利用了顾念泠这种心理,加大攻击的力度,顾氏集团已经摇摇欲坠了,随时都面临破产。

    宫殷用了很多手段,破坏了顾念泠的公司,顾念泠现在没有心情管理自己的公司,他的一颗心,都在区静和孩子身上。

    席祁玥腹背受敌,也支撑不了多久了,他开车来到顾家,便看到坐在沙发上喝酒的顾念泠。

    席祁玥沉下脸,大步上前,将顾念泠手中拿着的酒杯拿掉。

    “给我清醒一点。”席祁玥面色阴冷可怕的对着顾念泠低吼道。

    “不要……理我。”顾念泠微微的眯起眼睛,对着席祁玥怒吼道。

    “不要理你?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真的就像是一滩烂泥?以前那个顾念泠哪里去了?你现在这个样子自暴自弃就可以找到区静吗?我也同样很担心苏纤芮,但是我知道,我们要守护好公司,才能够更好的保护她们,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席祁玥说到愤怒的时候,抡起拳头,朝着顾念泠的脸上砸过去。

    脸上传来些许的刺痛,刺激了顾念泠的神经,顾念泠像是暴怒的野兽一般,也抡起了拳头,朝着席祁玥砸过去。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明白,区静现在肚子里还有孩子,要是区静出什么事情,就算是守住了公司又如何?”

    “你现在不守着公司,区静就算是回来了,你可以保护区静吗?”席祁玥冷下脸,对着顾念泠冷嗤道。

    顾念泠的身体,猛地一颤,他推开了席祁玥的身体,双手紧紧的捂住脸,发疯一般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喃喃自语道:“那我现在究竟要怎么办?”

    区静现在生死未卜,顾念泠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现在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先将宫殷解决在说。”

    看着一脸痛苦的顾念泠,席祁玥深呼吸一口气,对着顾念泠说道。

    席祁玥说的没有错,造成这一切的人是宫殷,现在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解决宫殷。

    “宫殷现在是想要指我们于死地,他越是这个样子,我们便越是不能够让他得逞,你明白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吗?”

    席祁玥看着顾念泠,脸上绷紧的厉害道。

    “大哥……对不起,这些天,让你操心了。”

    顾念泠放下手,那双绿眸,带着苦涩和无奈的对着席祁玥说道。

    “你能够重新振作就好,我只希望,你可以振作,我们两兄弟,绝对不可以败在宫殷的手中,知道吗?”

    “我知道。”

    顾念泠点头。

    看到顾念泠重新振作,席祁玥松了一口气。

    ……

    席凉茉这几天也心绪不宁,一方面是区静和苏纤芮两人的失踪,还有一方面是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的动荡,都让席凉茉非常的担心,最让席凉茉担心的是攰攰。

    这几天,因为苏纤芮不在,攰攰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冲击。

    席祁玥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根本就顾不上攰攰,能够陪着攰攰的人,也只有席凉茉了。

    席凉茉每天陪着攰攰,安抚攰攰的情绪,攰攰最近,就连学校,都没有去了。

    “姑姑,妈妈怎么还没有回来。”

    攰攰拿着手中的玩具,玩了一半之后,就不想要玩了。

    他放下手中的玩具,来到席凉茉的身边,一脸委屈的看着席凉茉说道。

    听到攰攰异常可怜的话语,席凉茉的眼眸带着淡淡的忧虑。

    她将攰攰抱在怀里,轻轻的摸着攰攰柔软的发丝,安抚道:“攰攰乖,妈妈一定会回来的,而且,会很快回来的。”

    “真的吗?他们都说,妈妈和婶婶失踪了,可能永远不会回来,妈妈是不是不要攰攰了?”

    攰攰紧张的看着席凉茉,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是惶恐和不安。

    也不知道是哪个佣人在攰攰的面前乱说,席凉茉一张脸变得异常难看。

    她深呼吸一口气,对着攰攰异常认真道:“妈妈怎么会不要攰攰?攰攰这么可爱。”

    “姑姑,攰攰饿了。”攰攰听到席凉茉这个样子说,松了一口气。

    很快肚子便饿了,表情委屈的摸着肚子,眨巴了一下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席凉茉说道。

    看到表情可怜甚至委屈的攰攰,席凉茉顿觉一阵好笑。

    “想要吃什么?姑姑给你去做。”

    “只要姑姑做的,都好吃。”

    “小贪吃鬼。”席凉茉捏着攰攰的鼻子,起身去厨房给攰攰做吃的。

    攰攰吃完之后,便睡着了。

    看着攰攰无忧无虑的脸,席凉茉原本带着温柔的脸,慢慢的蒙上一层淡淡的忧虑。

    其实,她也很担心,是真的很担心苏纤芮和区静。

    现在席凉茉就希望,区静和苏纤芮两个人可以平平安安。

    席祁玥他们都没有找到是谁将苏纤芮和区静抓走的,这个抓走区静和苏纤芮的人,究竟是谁?

    席凉茉让司机送自己去了周梓恩的家。

    她过去的时候,周梓恩的住处锁门了,周梓恩还没有回家。

    周梓恩已经从顾氏集团离职了,最近也没有听说周梓恩在哪里工作?

    她没有在家?难不成出去找工作了?

    席凉茉坐在门口的阶梯上,抱住身体,安静的等着周梓恩回来。

    周梓恩回来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了坐在自家门口的席凉茉。

    周梓恩在看到坐在大门口的席凉茉之后,眸子闪过了些许淡淡的光芒。

    她的唇瓣,抿了抿,从车上下来,径自的朝着席凉茉走去。

    因为只抓到了苏纤芮,还是没有找到区静的踪迹,周梓恩一整天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原本以为救走区静的人会是宫殷,周梓恩刚才特意去了宫殷那边,但是从宫殷的口中,周梓恩相信,宫殷根本就不知道区静在什么地方。

    也就是说,区静的离开,和宫殷是没有什么关系。

    既然不是宫殷派人过来救了区静,在那个偏僻的地方,区静究竟怎么离开的?难不成区静真的丢下苏纤芮一个人,逃跑了?

    “小小,你怎么坐在这里?”

    周梓恩回过神,蹲下身体,对着席凉茉问道。

    席凉茉睁开眼,看到周梓恩的脸之后,才揉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道:“姐,你回来了?你去哪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