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00章 困难

    苏纤芮醒来的时候,身边陪着她的人是席凉茉和简桐。

    简桐也知道,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人出事了,只是乔栗和简夏他们现在还在普罗旺斯,乔栗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简桐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乔栗他们。

    “大嫂,你醒了。”席凉茉看到苏纤芮醒了,开心的不行。

    苏纤芮怔怔的看着席凉茉和简桐,哑着嗓子道:“攰攰……呢?”

    席祁玥出事了,攰攰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个孩子,说不定又躲在什么地方,哭着叫妈妈。

    “攰攰现在正在我家,大嫂不要担心。”简桐看着苏纤芮,刚毅的脸上带着坚定的继续说道:“大嫂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小糯米还有攰攰的。”

    苏纤芮的眼底,浮起一层薄雾,她抬起无力的手,紧紧的握住了简桐的手,声音嘶哑道:“简桐,小糯米还有攰攰,就麻烦你照顾了。”

    “我会的。”简桐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是个性非常沉稳,他从小就是一个学霸,不管学什么,都是第一名。

    “大嫂,医生说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你不要乱动。”席凉茉见苏纤芮从床上起来,有些担心的按住了苏纤芮的手。

    “我想要去看看祁。”苏纤芮放心不下席祁玥,怎么都想要去看看席祁玥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闻言,席凉茉和简桐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席凉茉紧紧的握住苏纤芮的手,轻声道:“我会好好照顾大哥的,你放心好了。”

    “我想要去看看他。”苏纤芮固执的看着席凉茉说道。

    见苏纤芮这么固执,席凉茉只好让人准备轮椅,带着苏纤芮去席祁玥的病房。

    席祁玥受伤很严重,医生说,席祁玥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了,在医学上,这种症状,被称为植物人。

    席凉茉和苏纤芮都希望席祁玥可以醒过来,他们相信,席祁玥一定会醒过来的。

    苏纤芮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席祁玥,眼泪刷刷的流出来。

    她呜咽了一声,将头埋进了席祁玥的双手中。

    “席祁玥,你不能够丢下我和攰攰的,你答应我们,一定会平安的,不可以食言。”

    苏纤芮呢喃的对着席祁玥说道。

    一边的席凉茉,听到苏纤芮难受的声音,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简桐搂着席凉茉的身体,刚毅冷峻的脸上,带着一股暗沉和坚定道:“别怕,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席凉茉闻言,看着简桐,嘴唇用力的咬住。

    简桐抬起手,轻轻的擦拭着席凉茉眼底的泪水,心疼道:“小糯米,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会陪着你,我会帮你的。”

    “嗯。”席凉茉吸了吸鼻子,声音带着一股浓重的鼻音道:“简桐,我们会找到二哥的,对不对?”

    “会的,相信我。”简桐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席凉茉,刚毅冷峻的脸上,满是坚持。

    席凉茉苦涩的点头,眸子泛着淡淡的水雾和迷离。

    二哥……你答应小糯米,不要让想你的人失望,好不好?你答应小糯米。

    ……

    区静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因为区静最近的情绪波动很大,所以才会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医生建议区静,不要大喜大悲,这个样子,很容易造成流产。

    区静听了之后,整个人都紧张的不行,抱着肚子,仿佛有人会伤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一样。

    看着区静这幅样子,西门烈宽慰道:“医生不是说了,只要你好好的放松心情,孩子会很好的。”

    “一天没有找到顾念泠,我……怎么能够放松心情。”区静看着西门烈,苦涩道。

    西门烈薄唇微动,似乎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西门烈手下的声音。

    西门的眉头微微动了动,他深深的看了区静一眼,淡淡道:“我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区静看着西门烈离去的背影,娇俏的脸上蒙上一层淡淡的悲伤。

    她的手指,轻轻的按摩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满是苦涩。

    西门烈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区静半眯着眼睛,似乎很困的样子,见西门烈面带严肃的回来了,区静关心道:“是不是意大利那边出什么事情了?”

    西门烈原本就在意大利发展,这一次回来京城,只是扫墓罢了。

    西门烈深深的看了区静许久,抿唇道:“的却是有些事情,我等下马上就要回意大利去。”

    “你回去吧,我这里,很好。”区静听了之后,微微怔讼的看着西门烈,随后淡笑道。

    “我担心宫殷的人会找你麻烦,所以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几个人保护你,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让他们给我打电话就好了。”

    西门烈目光深沉而眷恋的凝视着区静道。

    区静摇头道:“不用了,我已经麻烦你很多了。”

    她不想要欠西门烈的,西门烈看着她的眼神,区静在清楚不过了,区静不是傻子,知道西门烈对自己的感情,西门烈竟然能够记得自己的承诺,让区静很惆怅。

    西门烈是成功了,可惜的是,区静已经嫁人了。

    而她嫁的那个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西门烈目光深沉而温柔的看了区静许久,哑着嗓子道:“我给你留了四个人,他们会保护你们的安全,我还给你留了一张支票,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都没有了,你们现在肯定负债累累,要是不够,在和我说。”

    “西门烈,真的不用给我钱。”区静不想要欠这么多的人情债,她会背不动的。

    “我自愿的。”

    西门烈那张脸上,带着淡淡的晦涩和暗沉道。

    男人的话,让区静原本想要说出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

    她看着西门烈,看了许久许久,眼底泛着一层淡淡的薄雾和苦涩。

    她掐住了手指,最终,区静说道:“支票你拿走吧,人给我留下,说不定,可以帮上什么忙。”

    “好。”

    “不管有任何困难,只要你给我打电话,我便会立刻回来。”西门烈深深的看着区静说道。

    区静被西门烈用这么认真的目光看着,那颗心,不由自主的一阵跳动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西门烈的手下走进来,靠近西门烈的耳边说道:“少主,我们该启程了。”

    西门烈目光沉沉的凝视着区静,最终,转身离开了这里。

    “西门烈,谢谢你,这份恩情,我会永远记在心上的。”

    这一次,如果不是西门烈救了她的话,区静都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能够在困难的时候,遇到老朋友,对区静来说,真的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西门烈的身体顿了顿,却没有回头,渐渐的消失在区静的面前。

    “区小姐,少主让我们四个人跟着你。”西门烈离开之后,有四个长相刚毅的男人朝着区静走过来。

    区静轻轻的点头道:“麻烦你们了。”

    ……

    区静休息好之后,便让佣人炖了一些鸡汤送到医院去。

    她刚去医院,就看到苏纤芮愁眉苦脸的坐在席祁玥的床边,颊边还有眼泪。

    攰攰趴在苏纤芮的怀里,已经睡着了。

    看到苏纤芮露出这种表情,区静的眸子沉了沉,走上前,握住了苏纤芮的手问道:“大嫂,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静,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苏纤芮看到区静,泪水便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看到苏纤芮眼底的泪水,区静的眸子沉了沉说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和我说。”

    “刚才医生和我说,你大哥的治疗,要很多钱,我……我们现在没有钱,他说,很可能,会让你大哥出院,我不可以让你大哥出院的。”

    席祁玥在医院接受治疗的话,就很有可能会醒过来,要是这个时候出院,席祁玥就真的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苏纤芮不能够让席祁玥出院。

    “需要多少钱。”区静沉下脸,问道。

    “加上这几次的治疗费用,少说也要一百万,可是,席氏集团已经破产了,就连别墅都拿去抵押了,简桐的父母送来了一些钱,我……不好意思拿。”苏纤芮哽咽了一声,表情异常的凄苦。

    “暂时先用乔姨他们的钱吧,等我们有钱之后,在还给乔姨。”

    “嗯,只能这个样子,我只是担心,后面我们要怎么办?医生说你大哥后面的治疗,也要很多钱,我究竟要怎么办?”

    苏纤芮无助的看着区静。

    席祁玥变成这个样子,苏纤芮一下子就垮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

    区静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抱住苏纤芮的身体,淡淡道:“会好的,大嫂,相信我,我们要坚强的等大哥醒过来,而我……则会坚强的等顾念泠回来,因为我相信,顾念泠还活着,大嫂你也要相信,大哥迟早有一天会醒来,宫殷就是想要看到我们这个样子窘迫,我们偏偏不能够让他如愿。”

    “是,你说的没错,我不应该这个样子慌张,我们越是这个样子,越是让宫殷看笑话,我绝对……不可以让宫殷看我们的笑话。:”苏纤芮重重的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看着区静说道。

    区静看到苏纤芮这个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点头道:“这样才是我认识的大嫂,好了,我给你熬了一点鸡汤,你快点尝尝。”

    “好。”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