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05章 我会一直陪着你

    区静喝了几口汤之后,看了看整个病房一眼,却没有看到顾念泠,面带忧色的朝着苏纤芮问道。

    苏纤芮一听,脸色微微一颤,而席凉茉也面带忧色的看着区静。

    区静还惦记着顾念泠,区静和席凉茉都是知道的。

    但是……顾念泠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区静的执念真的很大。

    “二嫂……”席凉茉咬唇,忍不住叫了区静一声。

    “昨天……我看到顾念泠了……是他将我送到医院的,对吗?”区静知道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以为自己糊涂了,她出神的看着门口的位置呢喃道。

    “不是二哥,是西门烈将你送到医院的。”席凉茉看着区静这个样子,鼻子酸酸的,忍不住哑着嗓子解释道。

    听了席凉茉的解释,区静立刻摇头。

    “不是……是顾念泠,你们都骗我,顾念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究竟是为什么?”

    “二嫂,你不要这个样子,你的伤口刚缝好,不要乱动。”席凉茉和苏纤芮两人看着情绪这么激动的区静,忍不住上前按住了区静乱动的身体。

    “小糯米,告诉我,顾念泠在哪里?在哪里?”区静抓住了席凉茉的手,苍白的肤色,满是倔强的看着席凉茉。

    “二嫂……”

    “区静,你乱动什么?”西门烈刚好在这个时候进来,看到乱动的区静,眼眸微沉的走进区静说道。

    区静的眼眶泛着一股淡淡的红色,看着西门烈,哑着嗓子道:“西门烈,你看到了顾念泠没有?回答我,你看到了他没有?”

    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对视了一眼,神色忧愁的望着西门烈。

    西门烈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悲伤,他叹了一口气,安抚的对着区静说道:“乖,你身体还很虚弱,不要想这么多,我已经派人去找顾念泠了,很快就能够找到顾念泠的。”

    “我看到他了,为什么要躲着我?究竟是为什么?”

    “你们先回去吧,我会在这里照顾她的。”西门烈知道席凉茉和苏纤芮两个人都有别的事情要忙,看着情绪激动不已的区静,西门烈淡淡的朝着苏纤芮和席凉茉说道。

    苏纤芮点点头,目光担忧道:“麻烦你了。”

    西门烈是一个好人,苏纤芮也很信任西门烈,有西门烈在的话,一定可以好好照顾区静的。

    “二嫂,我和大嫂晚一点过来看你,不要想太多了。”

    席凉茉离开的时候,握住了区静的手,才离开了病房。

    苏纤芮和席凉茉离开之后,整个病房变得格外的安静,西门烈端起桌上的鸡汤,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的鸡汤,递到区静的唇边,安抚道:“先将鸡汤喝掉。”

    “西门烈,昨天你送我来医院的时候,没有看到顾念泠吗?”区静抬起头,声音嘶哑的看着西门烈道。

    听到区静这个问题,西门烈目光深沉而坚定道:“我没有看到顾念泠,阿静,不要想了。”

    区静纤长的睫毛,颤抖了起来,她神情萎靡道:“我知道了,我有些困了,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好,我在这里守着你。”西门烈冷硬的脸上,露出异常温柔的表情,男人温热的手指,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头发,动作格外的亲昵。

    区静大概也是真的很累了,说完这些话之后,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女人的肤色,还带着一股浅浅的白色,唇色也白的仿若透明一般,看着这个样子的区静,西门烈的心口,像是被什么敲击了一样,很难受。

    他很想要照顾区静,是真的很想要照顾区静,可是,区静的心里,似乎只有顾念泠一个人。

    “阿静,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好吗?”西门烈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脸蛋道。

    窗外有些清冷的风,吹起了一边蓝色的窗帘,似乎带着一声叹息一般,最终,消失不见。

    ……

    夜半时分,一抹黑影,悄然的推开了病房门。

    黑影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区静的床边,眼神近乎贪恋的看着已经熟睡的区静。

    他坐在床边,伸出手,细细的婆娑着女人粉嫩的脸颊,低下头,吻着女人苍白的嘴唇。

    “阿静,你要坚强一点,要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儿子,知道吗?”

    “顾念泠。”原本还熟睡的区静,突然呓语的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顾念泠的身体猛地一颤,他以为区静醒了,可是,区静只是叫了一声,便没有在说话了。

    看着再度睡过去的区静,顾念泠的目光充满着悲伤。

    他现在,也只能够隐藏在黑暗中,偷偷的看着区静,除了这个样子,似乎,没有别的可能了。

    “阿静,我会一直陪着你,知道吗?”顾念泠看着床上的女人,幽幽的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区静的病房。

    “顾念泠。”区静在顾念泠离开三分钟之后,忽然惊醒,她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睁开了眼睛。

    可是,四周一片的漆黑,窗外呼呼的风声,吹动着玻璃,带来一阵阵哗啦啦的声音,有些渗人。

    区静打开灯,晕黄的灯光,落在女人那张脸上,裹挟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和落寞。

    她摸着自己的嘴唇,这里,总是感觉好像是有温度落在她的唇瓣上的感觉。

    可是房间的四周,黑暗的有些可怕,区静根本就看不到顾念泠任何的影子。

    想到这里,区静的眼眸,泛着淡淡的落寞和孤单。

    顾念泠,我知道你在这里的,可是,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

    区静目光惆怅的看向了窗外的寒风,那双眸子,孤寂的甚至悲伤的可以。

    第二天,苏纤芮过来陪着区静,就发现了区静眉眼间的惆怅和恍惚。

    苏纤芮以为是伤口疼,便要给区静叫医生,却被区静拦住了。

    区静对着苏纤芮摇头解释道:“大嫂,我很好,没什么问题。”

    “阿静,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静养,什么事情都不要去想,知道吗?”苏纤芮握住区静的手,看着区静的脸认真道。

    区静看着苏纤芮,头微微的低垂着,脸上泛着淡淡的薄雾道:“我……知道的。”

    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在去想这些事情,可是……她真的很想要见顾念泠,很想念顾念泠。、

    “大嫂,我感觉,顾念泠就在我的身边,可是,我每次想要找到他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他为什么要躲着我。”

    区静茫然无措的看着苏纤芮,声音嘶哑道。

    苏纤芮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暗光,她摇头道:“或许,念泠有什么苦衷吧。”

    既然区静这么坚持顾念泠在这里,苏纤芮也不想要说什么,只能这个样子安慰区静。

    “我会找到他的。”区静一本正经的看着苏纤芮,目光坚持道。

    “好。”苏纤芮压下心中的酸涩,看着区静,轻轻的点头道。

    苏纤芮喂区静喝汤的时候,西门烈便过来了。

    他见区静的气色好了不少,俊美的脸上泛着淡淡的柔和。

    “看起来很不错,很好。”

    西门烈目光柔和的对着区静轻笑道。

    区静知道,这一次多亏了西门烈,要不然,她肯定会一尸两命,她还没有正式的和西门烈道谢。

    听到区静的道谢,西门烈的面上带着淡淡的忧愁道:“阿静,我其实,并不需要你和我说谢谢,我帮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我自愿的。”

    “西门烈。”西门烈的心思,区静很清楚,可是,她没有办法回报。

    这一辈子,她的心,都给了一个叫做顾念泠的男人,区静没有办法,在喜欢上别的男人,也没有办法,报答西门烈。

    “好了,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去想了,宫殷的事情,交给我处理,他敢这个样子伤害你,我便不会就这个样子放过他。”西门烈那张冷硬的脸上,划过一抹阴暗和冷酷,看着区静说道。

    区静看着西门烈脸上泛着的阴冷和鬼魅,不由轻轻的点头道:“嗯,谢谢。”

    她现在没有办法弄垮宫殷,宫殷做的那些事情,区静自然也不会就这个样子放过宫殷,西门烈第诶乐意可以帮她对付宫殷的,区静没有拒绝。

    西门烈离开之后,苏纤芮摸着下巴,一脸促狭的看着区静。

    被苏纤芮用这种目光看着,区静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颤,面带讪然道:“大嫂,你为什么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苏纤芮看了看门口,浅笑道:“我只是觉得,西门烈这个男人,看起来真的不错。”

    他对区静很好,如果顾念泠真的出什么事情的话,西门烈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大嫂,我爱顾念泠。”区静知道苏纤芮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握紧了拳头,固执的看着苏纤芮,缓缓道。

    听到区静异常坚持的话,苏纤芮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惆怅。

    她深深的看着区静的脸,轻声道:“区静,你有没有想过,或许……”

    顾念泠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或许,真的像是当时那些人说的,顾念泠在爆炸的时候,便已经被炸成了碎片,再也拼凑不起来了,顾念泠已经不在了。

    “不,他还活着,我知道,他还活着。”区静固执的看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神色复杂难辨的看着区静,最终没有在说话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