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09章 西门烈,你爱区静吗?

    听到认尸两个字,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的面上都布满着悲伤。

    “我和你们一起过去。”苏纤芮不放心区静此刻的情绪,担心只有简桐和席凉茉两个人,没有办法照顾好区静,便想要跟着一起过去。

    区静摇头道:“大嫂,你呆在家里就好了,宝宝和攰攰还需要你照顾。”

    “我没事的。”

    说完,区静便拉着席凉茉离开了这里。

    看着区静的背影,苏纤芮实在是放心不下,没办法,只好给西门烈打了一个电话,拜托西门烈过去那边接区静。

    ……

    “顾少,真的要这么做吗?区静根本就没有办法承受这一切。”

    司徒霖看着顾念泠的脸,有些无奈道。

    顾念泠让司徒霖动用自己的关系,找了一具尸体送到警局,对外谎称那个尸体就是他的。

    区静原本一直心心念念的等着顾念泠回来,现在突然出现了一具顾念泠的尸体,区静又怎么可能受得了?

    顾念泠这个样子,就是想要区静对自己彻底死心,让区静忘记自己。

    “只有这个样子,区静才能够重新开始。”顾念泠绷着一张俊脸,淡淡的对着司徒霖说道。

    司徒霖摇头,一脸悲伤道:“你觉得这个样子是对区静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区静接受不了你的死会怎么样?”

    “不会的,她不会放下宝宝的,我们现在,还有孩子,区静舍不得。”

    “你就不怕区静自杀吗?”司徒霖看着顾念泠笃定的样子,忍不住说道。

    顾念泠的心脏,因为司徒霖的话,猛地一颤,脸色也变得惨白了一片。

    他的手指,用力的握紧成拳,面上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阴暗。

    “不可能会自杀,区静身边有西门烈,那个男人,会好好照顾区静的。”

    “你的心还真是大,将自己的妻子交给别的男人照顾?你就真的这么放心。”司徒霖嗤笑一声,对着顾念泠摇头道。

    “顾念泠,我们现在已经马上就要成功了,宫殷也马上就要自食恶果了,你没有必要躲着区静,你以为,区静会介意吗?”

    顾念泠一直在介意什么,或者准确的来说,顾念泠在躲避什么,司徒霖也是在清楚不过了。

    他只是站在朋友的角度上,告诉顾念泠,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做这些事情伤害区静。

    不管顾念泠变成什么样子,区静绝对不会介意的。

    “我介意。”顾念泠目光沉沉的看着司徒霖,随后便将视线落在了自己已经没有的左手上。

    “我介意自己的这个样子,我不想要……这个样子,我宁愿让区静将我忘记。”

    “让区静将你忘记,然后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顾念泠,这就是你想要的?我以前觉得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做事从来都是比你哥哥成熟,可是现在看来,你也有这么不成熟的时候。”

    “司徒霖,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的事情,请你,不需要过问了,这是我的决定。”

    “行,我不过问,到了后面出事了,你就自己一个人后悔去吧。”司徒霖哼出一口气,起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客厅,他刚走出去,便撞到了端着一杯咖啡进来的陈彤。

    陈彤见司徒霖满脸怒火的样子,疑惑道:“你怎么了?和念泠吵架了吗?”

    这些日子的相处,陈彤和司徒霖也渐渐的熟悉起来,就像是朋友一样。

    “陈彤,不要喜欢顾念泠。”司徒霖压下心中的火气,看着眼前长相清纯柔弱的女人说道。

    陈彤的手指,微微僵了僵,抿唇摇头道:“我喜欢念泠,真的喜欢。”

    “你喜欢顾念泠什么?你了解他吗?你爷爷救了顾念泠,然后照顾顾念泠,也就是那些日子,你就喜欢上了顾念泠?是因为顾念泠那张出众的脸,让你很喜欢吗?”

    “我就是喜欢他这个人,从没有男人像是他一样,让我心动,让我眷恋,我知道,我等了许久的男人,就是他,他很好,真的……”陈彤在提起顾念泠的时候,一双眼睛就像是要发光一样。

    司徒霖看着陈彤一脸痴迷的样子,叹了一口气道:“陈彤,你应该很清楚,顾念泠有妻子,他的妻子,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那又如何?我不介意当情妇,我只要可以和念泠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陈彤一脸坚持的看着司徒霖说道。

    司徒霖有些无力的看着陈彤,只能憋屈的离开这里。

    顾念泠的命还真是惨,遇到这么一个固执的女人,这个陈彤,不会演变成周梓恩那副样子,真是太恐怖了。

    女人有时候的执着,真的是非常恐怖,简直让人受不了。

    ……

    区静看着眼前这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脸色惨白一片,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安静的看着眼前的尸体,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区静露出这种表情,席凉茉有些担忧的抓着区静的手臂,小声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二嫂,你没事吧?”

    她就怕区静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会晕过去,可是,区静的反应,却出奇的冷静。

    “我们回去吧。”区静淡淡的回头,目光有些虚无晦涩的看着席凉茉。

    席凉茉怔怔的看着区静,然后看向了身边的简桐。

    简桐也皱眉的看着区静,他和席凉茉一样,一样很担心区静此刻的表现,区静太冷静了,这种冷静,给人一种非常恐怖甚至可怕的感觉。

    “桐桐,二嫂……是不是伤心过度,疯了?”看着在前面走的区静,席凉茉再也忍不住,抓着简桐的手臂,小声的对着简桐问道。

    简桐抿着淡色的唇瓣,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她的情绪变化,也非常奇怪,我们先不要慌,跟着她看看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席凉茉紧张的点点头,便和简桐一起跟在了区静的身后。

    区静很冷静,是真的很冷静。

    他们走出警局的时候,西门烈的车子,在大门口的位置。

    西门烈斜斜的靠在车身上,冷峻好看的脸上带着一股浅薄的暗沉。

    在看到区静出来的时候,西门烈立刻上前,扶着区静。

    “阿静,还好吗?”

    “嗯。、”区静点点头,径自的坐上了西门烈的车子。

    苏纤芮给西门烈打电话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告诉西门烈的。

    她和西门烈说,顾念泠的尸体找到了,区静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区静肯定会受不了顾念泠的死,所以麻烦西门烈,一定要小心的照顾区静的情绪。

    西门烈也非常担心,就怕区静会情绪失控。

    可是,以今天的这种情况看来,区静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的样子?难不成,真的是因为悲伤过度的关系吗?

    苏纤芮一直坐在沙发上陪着攰攰和宝宝两个人,她的视线,时不时朝着门口看过去,直到看到区静和西门烈他们回来,苏纤芮抱着正在玩闹的宝宝起身,神色担忧道:“阿静,小糯米,你们回来了,快点过来吃饭吧。”

    “好。”回答她的是区静,她走上前,将苏纤芮怀里的孩子抱起来,宝宝像是知道抱着自己的是自己的妈妈一样,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用胖乎乎的小手,摸着区静的脸。

    区静有些好笑的掐了掐孩子小小的鼻子,看着宝宝那双绿色的眸子,区静的眼底,带着一股淡淡的惆怅。

    苏纤芮困惑不已的看着正在逗弄孩子的区静,扭头将目光看向了席凉茉,用眼神问席凉茉。

    席凉茉摊手,一路上,席凉茉都是处于一种懵逼状态。

    区静冷静的样子,一方面让席凉茉欣慰,一方面也让席凉茉担心。

    西门烈看着区静温柔的表情,那双黑眸,沉凝了些许。

    苏纤芮留西门烈在这里用餐,西门烈也没有拒绝。

    一顿饭,在寂静无声中吃完了,吃完了之后,区静便带着宝宝上楼洗澡去了。

    苏纤芮满脸忧愁的看着西门烈道:“阿静这样,究竟是好还是坏?”

    “我想,她是不想要相信那具尸体是顾念泠的,陷入了一种自我麻痹的状态。”

    “那……要怎么办?”听西门烈这个样子说,苏纤芮整个身体都绷紧了起来,神色忧虑的看着西门烈。

    “现在只能够等着区静自己慢慢接受了,你放心好了,我会照顾阿静的。”西门烈一脸严肃的看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看着眼前这个刚毅冷峻的男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西门烈,你……很爱区静,对吗?”

    西门烈对区静的感情,苏纤芮也是看在眼里的。

    现在顾念泠已经不再了,苏纤芮想要有人可以好好照顾区静,而西门烈,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西门烈看似冷酷,可是心底善良柔软,他对宝宝也很好。

    如果将区静交给西门烈的话,苏纤芮非常放心。

    西门烈绷着一张脸,薄唇抿成一条线。

    “我从很久就喜欢区静了,我爱她,也想要照顾她。”

    “谢谢你。”苏纤芮听到西门烈的坦白,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我上楼去看看她。”西门烈深深的望着苏纤芮,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苏纤芮目送着西门烈离开的背影,便走向了客厅。

    席凉茉和简桐正在客厅看电视,看到苏纤芮进来,席凉茉立刻起身问道:“大嫂,你刚才和西门哥哥聊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