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10章 你以为你赢了?

    “没什么,就是想要让他好好照顾你二嫂。”苏纤芮没有隐瞒,直接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席凉茉。

    席凉茉听出了苏纤芮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之后,脸色带着一股隐隐的颤抖,她抿了抿唇,看着苏纤芮道:“大嫂,你的意思是想要撮合二嫂和西门哥哥吗?”

    “你不喜欢西门烈吗?我觉得西门烈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苏纤芮对西门烈的评价很高,不仅是因为西门烈照顾他们,更是因为西门烈对区静的照顾,让苏纤芮觉得西门烈真的很适合区静。

    “我没有不喜欢西门哥哥,我也觉得西门哥哥是一个很好的人,可是……二嫂的性格,你应该也很清楚,她的心里,只有我的二哥。”

    区静是一个死心眼的人,席家的人都很清楚,区静很爱顾念泠,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别的男人。

    “感情,始终,还是会转移的。”苏纤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目光泛着一股惆怅的对着席凉茉道。

    席凉茉怔怔的看着苏纤芮,没有说话。

    “我只是希望,区静可以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知道吗?”苏纤芮说着,便离开了。

    席凉茉靠在简桐的怀里,紧紧的抱住简桐的腰身道:“简桐,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要是简桐像是顾念泠一样突然离开这个世界,席凉茉想,或许她会和区静一样,会崩溃的。

    “傻丫头,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我会一辈子都陪着你的。”简桐温柔的摸着席凉茉的头发,吻着席凉茉的嘴唇道。

    席凉茉眨巴了一下眼睛,将头用力的靠在简桐的怀里。

    ……

    “阿静,我们聊一下。”西门烈走进区静的卧室的时候,区静正在哄着怀中的孩子睡觉。

    区静抬起头,看了西门烈一眼,低下头看着已经熟睡的孩子。

    她将孩子放在床上,用被子裹住之后,才起身离开了房间。

    两人走到了卧室外面的小客厅,西门烈淡淡的看了区静一眼,双手交叠的放在大腿上。

    “今天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顾少的事情,我也觉得很难过。”

    “他没事。”区静抬起头,目光异常坚定的看着西门烈说道。

    西门烈的眉心皱了皱,眼睛微微低垂了下来。

    “阿静,我知道你不想要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不管如何,我们都没有办法逃避这个事实的,知道吗?”

    “西门,你听我说,我相信,那个男人,不是顾念泠。”区静那双漆黑的杏眸,异常认真的看着西门烈,像是在告诉西门烈,她很认真,也没有置气,那个男人,不是顾念泠。

    西门烈只是觉得区静不想要接受眼前这个现实罢了,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声音沉沉道:“好,我知道了,不是就不是吧,你好好休息,明天就要上班了,我先回去了。”

    “谢谢你,西门。”区静由衷的对着西门烈道谢道。

    席家和顾家发生这种事情,如果没有西门烈帮忙的话,区静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就是因为有西门烈的帮助,区静和苏纤芮他们,才能够有这么安稳的日子,区静觉得,自己应该和西门烈说一声谢谢。

    “我一直都不想要你对我谢谢这两个字。”西门烈离开的时候,似惆怅一般,对着区静低语道。

    西门烈说完,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西门烈离开的背影,区静的眼底,带着一股淡淡的落寞和悲伤。

    她的拳头,用力的握紧成拳,嘴唇用力的紧咬。

    顾念泠,你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我知道的,你没有死。

    ……

    顾念泠的尸体被运回去了,但是区静不承认这个是顾念泠的尸体,苏纤芮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将尸体简单的葬了,面对着区静的坚持,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都没有办法。

    日子就这个样子平静的度过,宫殷的公司,再一次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攻击,就像是宫殷当初耍手段攻击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一样,这一次,灵境的公司也用这种手段对付宫殷。

    宫殷公司的股市开始崩盘,许多合作人纷纷毁约,已经签约出去的合作,工程都动工了,很多合作人却不肯继续出资,一下子,宫殷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资金链断裂之后,宫殷的公司开始摇摇欲坠,原本还屹立在京城的黑马,此刻,却面临将要破产的境地。

    宫殷每天都在公司发脾气,骂着自己的手下。

    公司的人越来越少,到了最后,宫殷能够骂的人已经不多了,而宫殷之前投资的很多个工程,因为资金的问题被迫停工,那些工人追问工资的事情。

    宫殷现在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狼狈的躲在别墅里,没有去公司。

    周梓恩知道宫殷要完蛋了,可是她的生活才刚刚起步,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宫殷的公司就这个样子说完蛋就完蛋。

    “宫殷,你给我起来,你以前的那些野心哪里去了?你快点想办法,公司肯定是还有救的。”

    周梓恩看着坐在沙发上喝酒抽烟的宫殷,这个样子的宫殷,全然没有了以前那种运筹帷幄的样子。

    周梓恩抓住宫殷的手臂,对着宫殷发出怒吼道。

    宫殷抬起头,睁着那双泛红的眸子,盯着周梓恩,像是要将周梓恩整个人吞噬掉一般。

    “周梓恩,给我滚。”宫殷现在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他知道,他变成现在这个境地,背后肯定是有人在操纵。

    可是,这个操纵的人究竟是谁?宫殷不知道,他只知道一件事情,这个人,绝对是冲着他来的。

    他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以前将顾念泠和席祁玥打垮的时候那种意气奋发的势头哪里去了?看看你现在这幅落魄的样子,真是可笑。”周梓恩很生气,她满脸恼怒的对着宫殷低吼道。

    宫殷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扔到地上,巨大的声响吓了周梓恩一大跳。

    周梓恩的嘴唇,不停地颤抖,眼睛睁得很大。

    “给我闭嘴。”宫殷面色狰狞的扑到周梓恩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周梓恩的脖子,对着周梓恩发出阴森骇人的怒吼道。

    周梓恩被宫殷用这种方式掐住脖子,只能艰难的喘息着。

    她扯着嘴唇,看着宫殷那副样子,冷笑道:“宫殷,你看看你这幅样子,难怪区静不爱你,救你这幅样子,有什么资格和顾念泠比?根本就没有资格。”

    “周梓恩,你他妈的是想要找死。”宫殷的一双眼睛,充满着骇人的戾气,他用力的掐住周梓恩的脖子,仿佛要将周梓恩掐死一般。

    周梓恩感觉自己的呼吸,渐渐的变得格外的难受,脑部缺氧的严重,就连呼吸,都变得格外的困难。

    她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宫殷那张阴冷甚至是恐怖的脸,目光透着一股悲伤。

    就在周梓恩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在宫殷的手中的时候,宫殷却在这个时候,慢慢的松开了周梓恩的脖子,将周梓恩推倒地上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墅。

    周梓恩狼狈的趴在地上,痛苦的咳嗽着,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宫殷此刻已经看不到踪迹了,周梓恩咳得眼泪出来之后,深呼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从地上,摇摇晃晃的起身。

    她周梓恩,不会就这个样子认命的,还没有输掉,就绝对不会认命。

    ……

    宫殷开车来到了灵境的公司,他的公司,被灵境的人玩成这个样子,他不会就这个样子放过灵境的人。

    前台看到宫殷过来,礼貌的问宫殷想要做什么。

    宫殷满脸阴狠的一把将拦着自己的前台推开,对着前台阴森恐怖道:“给我滚,再敢跟着我,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宫殷双目殷红,脸上的西装也皱巴巴的,看起来格外的邋遢和狼狈。

    而那双眼睛,却异常冰冷甚至是可怕。

    宫殷的威胁,吓到了前台,前台的身体忍不住微微摇晃了一下,身体不自觉的往后瑟缩了一下。

    宫殷讥诮的看了前台一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绷着一张脸道:“我要见你们灵境的总裁,陈天长。”

    “抱歉,我们总裁今天不在这里,请你下一次在过来。”前台想了想之后,对着宫殷说道。

    宫殷轻蔑道:“不要用这一套糊弄我,我要见你们总裁,听清楚没有?”

    前台第一次遇到像是宫殷这种人,一下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抓住他,将他赶出去。”就在宫殷和前台僵持的时候,保安队长带着身后的保安走过来,指着宫殷的方向叫道。

    宫殷危险的眯起眼睛,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保安,他的脸上挂着嗜血而阴沉的气息。

    “想要阻止我?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宫殷冷嘲了一声,抓起靠近自己的保安的手,重重的甩了出去。

    那个保安发出一声闷哼,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那些人看到宫殷的身手这么好,一个个都有些顾虑,宫殷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蔑的看着不敢往前的保镖。

    就在所有人对宫殷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黑影朝着宫殷走过去,来人抬起脚,一脚便踹到了宫殷的心窝的位置,宫殷甚至都没有看清楚踢中自己的人是谁,胸口的位置,便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宫总跑到灵境来撒野,未免有失身份。”低沉而冰冷的声音,在宫殷的头顶响起。

    宫殷按住心口的位置,咳嗽了一声之后,脸色发青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黑衣,五官出挑,一双桃花眼带着一抹冷嗤的看着宫殷。

    这个人,宫殷自然认识,就是司徒霖。

    “司徒霖?你是灵境的幕后老板?”

    “不才,正是。”司徒霖没有掩饰,笑眯眯的对着宫殷说道。

    “呵呵你不是。”宫殷慢慢的起身,用手将嘴角上的鲜血擦干净,面色冷酷的对着司徒霖说道。

    司徒霖听了之后,轻佻眉梢,似乎对于宫殷说的话很好奇的样子。

    “哦?是吗?我不是?那……谁才是?”

    “你背后的人究竟是谁?是不是顾念泠?他还没有死对不对?”

    宫殷摇摇晃晃的朝着司徒霖扑过去,一把抓住了司徒霖的衣服,眼神猩红的怒吼。

    司徒霖看着朝着自己扑过来的宫殷,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啧啧的摇头道:“宫总你可能脑子有些问题了,我要是你,现在就会躲起来,不出门了,你的公司已经完蛋了,当初你是怎么对付席祁玥他们的,现在,我就怎么对付你,以牙还牙,很公平不是吗?”

    “将他给我扔出去。”司徒霖拍了拍自己的西装,对着一边已经痴呆的保安冷冷的命令道。

    那个保安听了之后,立刻点点头,让人抓着宫殷的手臂,不顾宫殷的挣扎,将宫殷扔了出去。

    “司徒霖,你别以为,我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宫殷,你现在已经和咸鱼差不多了,难不成,还真的想要翻身?”司徒霖眯起眼睛,挥手,那些保安手中拿着铁棒,朝着宫殷走去。

    席祁玥和顾念泠会遭受这些,都是宫殷的错,既然宫殷做了这些事情,就应该承担后果。

    “啊。”宫殷的大腿,被那些铁棒重重的砸中,宫殷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五官狰狞扭曲,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看着宫殷那副样子,司徒霖面上没有一点同情。

    他让人离开之后,便没有理会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宫殷。

    宫殷何时遭受过这一切,他的父亲,被顾夜爵打败,现在他打败了顾夜爵的儿子,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宫殷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双腿已经开始见红,可是,宫殷却青筋毕露的朝着前面,一步步朝着前面走。

    区静今天是代表西门烈的公司,过来灵境这边谈合作的。

    她也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宫殷狼狈的样子。

    灵境公司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对宫殷的公司一阵攻击,导致宫殷公司股市下跌严重,也意味着,宫殷的公司要完蛋了。

    区静不知道灵境为什么要对付宫殷,但是,宫殷死有余辜。

    商场上,不就是尔虞我诈吗?

    区静掐住手心,目光冷淡的从车上下来。

    宫殷原本就想要拦住一辆车子离开,却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境况下,遇到区静,他满身狼狈,而区静,则是光鲜亮丽。

    “看到我这个样子,是不是觉得很解气也很搞笑?”

    宫殷掀起唇瓣,哪怕是到了这种地步,男人依旧不想要低头,只是看着区静冷冷的嘲讽道。

    区静面色冷漠的看着宫殷,眼底不带着丝毫的情绪。,

    “你现在这幅样子,是你自己造成的,宫殷,这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你以为你们赢了吗?我还没有输,区静,你给我听清楚了,顾念泠在怎么厉害,还不是死在我的手中?席祁玥还不是被我弄得半死不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