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11章 你喜欢孩子吗?

    “但是,你现在已经输了。”区静一句话,便将宫殷所有的理智都击碎了。

    就像是区静说的那个样子,显得的宫殷输了,输的彻底。

    “呵呵……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你给我听清楚,我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宫殷凶狠的丢下这句话之后,便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宫殷狼狈的背影,区静的眼底没有丝毫同情。

    宫殷会有这个下场,是宫殷自己自找的,要是宫殷还是执迷不悟的话,那也是宫殷自己自作自受,区静绝对不会同情宫殷一下。

    ……

    区静坐在司徒霖的办公室里,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之后放下道:“没有想到,灵境的幕后老板,竟然是你?”

    司徒霖玩味的挑眉,笑眯眯道:“是啊,可不就是我。”

    区静看到司徒霖那张玩世不恭的脸,淡淡道:“宫殷的公司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是你弄得吗?”

    “是我,怎么?解气吗?宫殷这一次,算是没有办法翻身了,他将席祁玥害成这个样子,你说,我作为席祁玥最好的朋友,怎么可能不对付宫殷?”

    “司徒霖,我问你一件事。”区静抿唇幽幽的看了司徒霖许久道。

    司徒霖闻言,邪气的挑眉,一副漫不经心道:“什么事情?说?”

    “顾念泠,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区静目光坚定的看着司徒霖,淡淡的问道。

    司徒霖的心猛地一跳,但是面上却一派的平静,甚至还带着狐疑的看着区静,吃惊道:“你在说什么?你说顾念泠?顾念泠不是已经死了吗?前几天我还听说,警方那边已经找到了顾念泠的尸体?你怎么好端端的问我是不是和顾念泠在一起?”

    “那具尸体不是顾念泠。”区静看着司徒霖,非常坚定道。

    司徒霖的嘴角一抽,手指婆娑着手中的咖啡杯子,扯了扯嘴唇,浅笑道:“为什么……你这么肯定,那具尸体,不是顾念泠的?”

    “我就是肯定,司徒霖,不要瞒着我,顾念泠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以你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打垮宫殷那个老奸巨猾的人,唯一的可能就是,顾念泠活着,和你在一起。”

    “你这个样子说可是有些失礼了,我好歹也是精英,难不成你在怀疑我在商场上的手段。”

    “我不是怀疑你的专业水准,但是我知道,你的专业,只是在医学方面,商场的事情,你根本就不懂。”

    “区静,你太想念顾念泠了,会有这种错误的认识,一点都不奇怪。”司徒霖慢悠悠的看着区静,眼底带着淡淡的怜悯道。

    “不是……我没有……我真的……知道,顾念泠还活着,一定还活着,司徒霖,你告诉我,顾念泠在哪里好不好?我求你了。”

    区静抓住司徒霖的手,脸色苍白的对着司徒霖恳求道。

    司徒霖看着区静的样子,其实很想要告诉区静所有的一切事情,但是,他淡淡的推开了区静的手,叹息道:“区静,不要想的太多了,我真的……没有见过顾念泠,你真的想的有些多了。”

    “不是的……他一定还活着的,一定还活着的。”

    区静自言自语的离开了司徒霖的办公室。

    她原本以为,顾念泠肯定是和司徒霖在一起,将宫殷的公司斗垮的,可是,现在司徒霖却和他说,顾念泠已经死了,他只是为了帮席祁玥报仇,才会对宫殷出手。

    区静不相信司徒霖说的话,一点都不相信。

    看着区静失魂落魄的离开,司徒霖心有不忍的对着身后那个隔间说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顾念泠。”

    明明知道区静有多么的死心眼,却还是要弄出这些事情来,这些,就是顾念泠想要的结果吗?”

    “这样就很好了,她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顾念泠拉开门,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复杂和悲伤。

    他在刚才,已经看到了区静,他很想要去抱住区静,可是,他知道,自己不可以出现。

    就让顾念泠深埋在区静的心里就好了。

    他不想要区静看到他这个样子,他希望,自己在区静的心里,永远都是最完美的那个男人。

    “你说的幸福是西门烈吗?那个男人倒是一个不错的男人,而且,人家还喜欢了区静这么久,相信区静要是嫁给西门烈,当西门夫人的话,肯定会很幸福的。”司徒霖轻佻眉梢,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声音扬长,懒洋洋的对着顾念泠嗤笑道。

    顾念泠的原本就冷酷的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阴霾。

    司徒霖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看着顾念泠这幅样子,继续说道:“区静长得漂亮,人也聪明,真是羡慕西门烈啊,你说,区静躺在西门烈的怀里,被西门烈进入身体的时候,你会不会有感觉……”

    “司徒霖。”顾念泠沉下脸,对着司徒霖警告道。

    “反正他们两人都是要结婚的,做夫妻之间的事情,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司徒霖摸着下巴,对着顾念泠笑眯眯道。

    顾念泠冷冷的看了司徒霖一眼,他很清楚,司徒霖这是在故意挑衅他,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司徒霖这个激将法很有效果,顾念泠现在只要一想到区静会躺在西门烈的怀里,甚至是和西门烈做那种事情,顾念泠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什么东西掐住了,很疼很疼……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还是很爱区静了,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司徒霖起身,来到顾念泠的身边,拍着顾念泠的肩膀,无奈的摇头叹息道。

    顾念泠冷冷的看了司徒霖一眼,转身离开了这里。

    司徒霖看着顾念泠离开的背影,摸着下巴,眼底带着淡淡的玩味和无奈。

    明明还是很舍不得区静,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自己对区静的感情和不舍得呢?

    ……

    区静抱着怀中的宝宝坐在花园里晒太阳,宝宝似乎很喜欢晒太阳的样子,睁开那双绿色的眼睛,咯咯咯的便笑了起来。

    听到孩子响亮的笑声,区静的眸子异常温柔。

    “宝宝,你说,你爸爸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区静轻轻的摸着宝宝柔嫩的脸蛋道。

    宝宝根本就听不懂区静在说什么,他眨巴着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区静,然后咧嘴笑了起来。

    “二嫂,我来照顾宝宝吧。”席凉茉和简桐两人过来了,看到区静带着宝宝在晒太阳,席凉茉忍不住开口道。

    区静最近工作很忙,席凉茉总想要帮区静做些事情来。

    区静看了席凉茉一眼,将怀中咯咯笑的孩子交给了席凉茉。

    “你好好照顾她,我进去和大嫂做饭。”

    “好。”席凉茉点点头,看着区静离开,她才逗弄着怀中的宝宝。

    “小糯米,你喜欢孩子吗?”简桐见席凉茉逗弄着孩子的样子很温柔,也很漂亮,忍不住对着席凉茉问道。

    “嗯,喜欢,你看,攰攰很可爱,他也很可爱,你不觉得小孩子很可爱吗?”席凉茉抬头,笑眯眯道。

    “那……我们也生一个孩子,好不好?”简桐俊美的脸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红晕,看着席凉茉的目光,却异常坚定。

    席凉茉闻言,吓得差一点将怀中的宝宝扔出去。

    她的眼角猛地一抽,咳嗽了一声,腾出一只手,覆在简桐的额头上道:“简桐,你脑子烧坏了?”

    “你不愿意帮我生孩子吗?”简桐抓住席凉茉的手,目光坚毅的看着席凉茉问道。

    这个话题,明明就很羞人,但是被简桐用这种一本正经的目光看着,席凉茉却觉得这是一种非常严肃正经的事情一样,席凉茉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难得一本正经的对着简桐说道:“别瞎说,什么生孩子,我们还在读书。”

    “我的身体是你的,你想要我,随时都可以的,我……也想要你。”简桐一直都是很直接的人,想要什么,都会直接说出来。

    席凉茉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扯着简桐的耳朵道:“你脑子里天天想什么?我警告你,不许你看那些视频。”

    “我没有看,我就看你的照片……然后……很想要。”简桐耳根犯热的看了席凉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看到我爸爸妈妈两人都这个样子做,妈妈很舒服,会一直叫,爸爸会埋进妈妈的……”

    “简桐。”席凉茉就算是脸皮在怎么厚,也没有办法厚成这个样子。

    她的脸颊像是要蒸出馒头一样,滚烫了一片。

    简桐迷茫的看着席凉茉红通通的脸,不理解道:“小糯米你在害羞吗?你小时候就说过的,我的身体是你的,你想要我的时候,就会看我的身体,还有,你小时候很喜欢掐着我这里的。”简桐说着,拉着席凉茉的手,放在自己的双腿上。

    “这里都长大了,你都不摸了。”

    “简桐,你这个……呆子。”席凉茉觉得自己一世英名就毁在简桐的身上了。

    她气呼呼的将怀中一直在咿咿呀呀的宝宝扔给了简桐之后,捂住发烫的脸,离开了花园。

    简桐刚毅俊美的脸上满是疑惑,他低下头,神情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孩子道:“要是我和小糯米的孩子,也这么可爱就好了,不知道小糯米会生男孩还是女孩?我还是喜欢女孩,尤其是长得和小糯米一样,小糯米是不是很可爱?”

    宝宝眨巴着那双绿色的眸子,听不懂简桐自言自语在说什么,只是咧嘴傻笑。

    在花园的另一端,一个黑影站在那里,不知道看着这边的位置看了多久。

    男人的目光,始终都看着简桐怀中的孩子,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去抱抱自己的孩子。

    孩子出生的那一天,顾念泠只是在保温室看了孩子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孩子了。

    多少次,顾念泠只能够躲在这种黑暗的地方,看着区静抱着孩子,在这里安慰。

    顾念泠的目光充满着孤寂和落寞。

    他的孩子,是他和区静的孩子,长得很健康,真好。

    ……

    “啪嗒。”区静手中拿着的碗,突然掉在地上,苏纤芮吓了一跳,担忧的看着区静精神恍惚的样子。

    “阿静,怎么了?是不是最近上班太累了?”苏纤芮的话,让区静回过神,她舔了舔嘴唇,对着苏纤芮摇头道:“没有……”

    她刚才,好像是听到了顾念泠的声音,或许,只是她的错觉罢了。

    看着蹲下身体捡碎片的区静,苏纤芮的目光带着一股担忧。

    她伸出手,将那些碎片捡起来,朝着区静温柔道:“这些我来捡起就好了,你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好。”区静将碎片扔到了垃圾桶之后,才起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区静离开之后,苏纤芮的眸子不由得带着些许淡淡的担忧。

    自从顾念泠的尸体被找到之后,区静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不好,区静一直都不相信,那个尸体是顾念泠。

    但是,不管在怎么不相信都好,终究还是要回归现实。

    席凉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直拍着自己的脸颊看电视,看到区静出来,席凉茉立刻上前,抱住区静的身体道:“二嫂,你怎么了?”

    “有些累。”

    “那你先坐在这里,你想要吃什么,和我说,我去给你拿。”席凉茉看着区静的脸,小心的问道。

    区静看着前面的电视,突然起身,朝着门口跑去。

    “二嫂,你怎么了?”席凉茉被区静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到区静这个样子,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顾念泠……出来。”区静对着院子不远处的那片树林大叫了起来。

    在区静他们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大片的树木,很茂盛。

    “二嫂,你怎么了?”席凉茉看到区静这个样子,有些担忧的抓着区静的手说道。

    “顾念泠,你出来,你究竟想要躲到什么时候?出来啊?”区静却没有回答席凉茉的话,只是对着树林的那个方向低吼道。

    “哇哇哇。”或许是区静情绪失控的样子影响到了宝宝,简桐原本还抱着宝宝在玩闹,宝宝也很开心,区静突然大叫的时候,宝宝的情绪也受到影响。

    宝宝放声大哭起来,嘹亮的哭泣,在安静的庭院,显得格外的突兀。

    “二嫂,宝宝被你吓哭了。”

    席凉茉头疼的看了区静一眼,朝着简桐那边走去。

    而这个时候,西门烈带着人过来了,给区静他们送一些人参燕窝过来。

    西门烈听到宝宝可怜的哭泣声,那张俊美的脸上带着忧虑道:“怎么哭了?给我抱一下。”

    西门烈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冷酷,但是对孩子却格外的温柔。

    简桐将孩子给西门烈之后,原本还哭闹不止的宝宝,竟然就不哭了,还对着西门烈咧嘴笑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