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17章 我不介意

    “陈彤。”看着陈彤这幅样子,顾念泠的眼底翻滚着一股骇人的寒气。

    陈彤轻咬唇瓣,可是那张柔弱的脸上却带着异常坚定的看着顾念泠。

    “我不要离开你,就算是没有名分我也心甘情愿,念泠,你答应过的,就不要后悔,你答应过爷爷。”

    顾念泠硬生生的扯开了陈彤的手,面色阴郁冰冷道:“我再次和你说,我这辈子,爱的女人,只有区静一个人,旁人,我不会爱,也不会有任何的想法,你还是乘早死了这条心。”

    顾念泠丢下这句话异常冷酷的话语之后,从陈彤的身边走过,径自的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顾念泠的背影,陈彤的眼眶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薄雾,她慢慢的坐在地上,双手捂住脸,眼底却满是倔强和不甘心。

    司徒霖看着陈彤这幅样子,叹了一口气。

    “陈彤,你这又是何必,你应该知道,顾念泠的脾气,他不喜欢的,便是不喜欢,不要在执迷不悟了。”

    “我不要。”陈彤摇头,目光异常坚持的看着司徒霖。

    “我就是喜欢顾念泠,反正他这一辈子,休想将我赶走,我不会走的,就算是死,我也要待在他身边。”女人的执念,有时候真的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而陈彤的执念,很深,也很可怕。

    司徒霖没有办法劝说陈彤,只能摇摇头,离开了这里,徒留陈彤一个人悲伤和痛苦。

    ……

    席凉茉知道周梓恩今天晚上便要离开,她特意去送周梓恩,周梓恩面色苍白的看着席凉茉,脸上泛着淡淡的苦涩道:“没有想到,你还会过来送我,小糯米,谢谢你。”

    “毕竟,你曾经是我的姐姐,一辈子都是我的姐姐。”席凉茉看着周梓恩,眼眸带着浅浅的复杂。

    周梓恩闻言,艰涩难当的笑了笑:“小小,是我不好。”

    她对顾念泠的爱,已经变成了执念,不管如何,周梓恩都不会放弃这个念头,就算是死,她也要拉着区静一起陪葬,她对不起席凉茉的信任,恐怕,也要辜负席凉茉的一番心意了。

    席凉茉不知道周梓恩心中的想法,她只是用力的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之后,看着周梓恩道:“离开这里之后,好好生活吧,找一个喜欢你的男人嫁了。”

    与其一辈子想着念着一个根本就不爱自己的男人,不如找一个男人嫁了,绝了自己所有的念想。

    周梓恩只是微微的点头,挥手走进了火车站,看着周梓恩纤细的背影,席凉茉的眸子除了复杂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转身离开,而周梓恩则是在席凉茉离开之际,从大厅走了出来。

    她目光阴沉沉的看着席凉茉的背影,那双柔美的眼睛,迸发出一股骇人的寒气。

    她怎么会这么快就放弃?

    周梓恩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区静这几天心绪有些不宁,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

    这些天,工作很忙,区静也就偶尔才去看看宝宝,席祁玥的身体恢复的很快,这一点,让区静他们都很放心。

    自从上一次区静对西门烈说了那种话之后,西门烈来这边的次数便越来越多了,甚至很多次,在公司,西门烈都毫不避讳的表达自己对区静的爱意。

    面对着西门烈这么猛烈的攻势,区静除了难过之外,也不知道要用什么言语形容此刻的心情。

    “西门。”晚上,区静和西门烈说好一起用餐的,西门烈定了一间浪漫的法国餐厅。

    有优美的音乐响起,整个气氛变得浪漫不堪,西门烈今天也稍微做了一个发型,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俊美,他从坐下开始,便一直看着区静,那双醉人的眸子,仿佛要将区静整个人吞噬。

    “嗯?是不是这里的饭菜不合胃口?”西门烈体贴的切了一块牛排,递到区静的嘴巴。

    这么亲密的举动,让区静的眉心一跳,自从那天她当着司徒霖的面故意说了那些话之后,西门烈便时不时会做出这么亲昵的举动,每一次都让区静手足无措,偏偏又不知道要怎么和西门烈说。

    “西门,那天……其实我……”区静放下手中的刀叉,想了想之后,头疼不已的想要和西门烈解释。

    西门烈绷着一张脸,目光灼灼而坚定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的心里还是想着顾念泠,但是,我不介意,真的……”

    要让区静一下子忘记顾念泠,似乎不可能,西门烈有时间可以等区静完全忘记的一天。

    “他没有死。”区静目光平静的看着西门烈,淡淡道。

    西门烈闻言,张口欲说什么之际,区静打断了西门烈。

    “西门,你听我说,我可以感受到,他没有死,那天那个OJ,就是他。”

    “阿静,我知道你很想念顾念泠,但是,顾念泠死掉的这件事情,是事实。”西门烈深呼吸一口气,神情无奈的对着区静摇头道。

    区静一直都不肯相信顾念泠已经死掉的这件事情。

    区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坚持顾念泠没有死。

    “你不相信我?”见西门烈这个样子说,区静便知道,西门烈不相信自己。

    “我需要,你帮我。”区静看着西门烈,淡淡道。

    “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只要区静说,西门烈什么都愿意为区静做。

    这一点,区静非常明白。

    ……

    “和西门出去用餐,吃的开心吗?”西门烈送区静回去之后,便离开了。

    苏纤芮在家里等着区静回来,看到区静进来,苏纤芮一脸促狭的起身,对着区静问道。

    区静疲倦的将包放在一边,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拿起一边的抱枕抱在怀里说道:“还好。”

    “大哥和小糯米都睡着了?”

    “小糯米正在陪他,攰攰在房间里做功课。”苏纤芮走到区静身边的位置坐下,握住了区静的手。

    “阿静,相信我,西门是一个很好的男人,跟他在一起,他不会亏待你的。”

    西门烈对区静的好,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他们都希望区静可以从顾念泠死掉的伤痛中走出来。

    “我知道西门烈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但是,我给不了西门烈想要的东西,大嫂,我不想要伤害西门烈。”

    区静疲倦的看着苏纤芮,一脸为难道。

    她将西门烈当成最好的朋友,不想要伤害西门烈。

    “阿静……”

    “大嫂,我有些累了,先上楼去休息了,我和西门烈的事情,我有分寸,大嫂你不需要为了我担心。”

    “好。”听到区静这个样子说,苏纤芮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看到区静这个样子,也只能淡淡的叹息摇头。

    看着区静离开楼梯那边之后,苏纤芮才去了席祁玥的房间。

    席凉茉正在和席祁玥讲笑话,见苏纤芮满脸愁容的进来,席凉茉眨巴了一下眼睛,瞅着苏纤芮问道:“大嫂,是不是二嫂回来了?她和西门哥哥约会顺利吗?”

    “还算是顺利吧。”苏纤芮勉强的笑了笑,然后让席凉茉去房间帮攰攰看看作业。

    席凉茉走了之后,席祁玥伸出手,握住了苏纤芮的手问道:“怎么了?满脸愁容,是不是阿静和你说了什么?”

    “祁,你说,念泠真的没死吗?”苏纤芮满脸忧伤的看着席祁玥,有些担忧道。

    区静的坚持,不一定是没有道理的,说不定,顾念泠真的没有死,区静才会这么坚持。

    “念泠或许,真的没有死。”席祁玥想了想之后,眯起眼睛,看着苏纤芮。

    席祁玥也这个样子说,苏纤芮感觉自己心口的位置,翻滚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也就是说,阿静一直的想法都是没有错的?顾念泠真的躲着我们。”

    “我也不相信,他会这么轻易的死掉。”

    席祁玥按着心口的位置,定定的看着苏纤芮继续说道:“我们虽然不是同一个父亲,但是,我们身上有一样的血,多少还是有些感应的,我感觉到,念泠还没有死。”

    “那他,究竟为什么要躲着我们?躲着阿静?”苏纤芮有些恍惚的看着席祁玥,完全不明白顾念泠这个样子做究竟是因为什么?

    “他不肯见我们,自然有他的理由,我们还是静静的等着吧,他终有一天,会出来见我们的。”

    席祁玥握住苏纤芮的手,示意苏纤芮不要这么担心。

    听席祁玥这个样子说,苏纤芮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见席祁玥这个样子说,也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

    西门烈和区静两个人传出了婚讯,七天后就要订婚。

    这个消息来的有些突然,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席凉茉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刻给苏纤芮打电话,问苏纤芮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苏纤芮也一脸茫然,之前区静还说对不起西门烈,还说没有办法给西门烈想要的,现在转眼就要和西门烈订婚,这件事情,来的有些快,让苏纤芮也措手不及。

    只有席祁玥是最淡定的一个人,知道区静要和西门烈订婚,席祁玥只是意味深长的说,恭喜区静。

    而另一边,司徒霖也得到了消息,他迫不及待的将区静要和西门烈订婚的消息,告诉了顾念泠。

    顾念泠站在落地窗面前,一身黑色的他,仿佛浸淫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中一般,给人一种落寞和孤单的感觉。

    司徒霖靠在距离顾念泠不远处的位置上,身体斜斜的靠在墙壁上,懒洋洋道:“现在你应该满意了?得偿所愿了。”

    顾念泠一直想要让区静和西门烈在一起,现在区静真的和西门烈订婚了,顾念泠应该高兴了。

    “出去。”顾念泠的右手,握紧成拳,声音冰冷而嗜血道。

    司徒霖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慢悠悠的继续说道:“西门烈和区静两个人马上就要订婚了,我应该要准备什么礼物送过去更好一点?”

    “我说滚,司徒霖,你没有听到吗?”顾念泠像是受到刺激一般,突然回头,抓起身边的一个烟灰缸,朝着司徒霖的身上挥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