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19章 他懦弱

    区静正想要问是谁的时候,身体已经被人推到了瓷砖上,男性精壮有力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区静的身上,灼热而带着酒气的呼吸,让区静眷恋。

    “顾念泠,是你吗?”区静在黑暗中,看到了男人的轮廓,看不清楚,可是,这种气息和感觉,是不会错的。

    抱着她的任何,是顾念泠吗?

    顾念泠一句话都没有说,紧紧的掐住区静的腰肢,低下头,疯狂的纠缠着区静的嘴唇。

    区静发出一声闷哼,眼泪却流出来了。

    “顾念泠……我很想你,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女人的话,就像是催情药一样,顾念泠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吼,他将区静身上的衣服都脱掉,分开区静的双腿,猛烈的闯进去。

    他喜欢在区静身上的那种感觉,紧致甚至是疯狂。

    “啊。”区静被顾念泠的动作逼疯了,她的双腿,紧紧的夹着顾念泠精壮的腰肢,不断的扭动着腰身,欢愉而痛苦的娇喘。

    她抱住顾念泠的脖子,唇舌纠缠着顾念泠的唇舌,两人像是黏在一起的野兽一般,谁都不肯放开对方。

    “顾念泠……我还要你,狠狠的要我,好不好?”

    他们分开太久了,很久没有在一起了,这种疯狂的感觉,快要将区静逼疯了。

    区静喜欢这种感觉,她想要更痛,只有痛,才会让区静觉得,自己还是活着的。

    顾念泠的每一下,都仿佛要区静贯穿区静的灵魂,他将区静压在地板上,两人仿佛互相撕咬的野兽一样,疯狂的欢爱。

    门口的宝宝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浴室做什么,他咿咿呀呀许久,都没有人理会自己。

    他小小的翻了一个身体,吐着泡泡睡着了。

    “顾念泠……不要放开我的手,听到没有。”

    区静的脑子有些发晕,她咬住顾念泠的脖子,缠着他低喃道。

    顾念泠始终都没有发出声音,他很痛苦,他想要和区静在一起,却……不能够接受现在又缺憾的自己。

    他懦弱,害怕。

    担心区静看到他的时候,会露出同情甚至是厌恶的神情。

    他的心思,渐渐的变得敏感甚至是懦弱。

    他害怕一切。

    “我想你了,我们的孩子也很想念你,你回来,好不好?”

    区静昏昏欲睡的说完,便昏过去了。

    长时间剧烈的欢爱,让区静没有一点力气,她抓着顾念泠的衣服,像是不想要放开的样子,顾念泠在黑暗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他抱起区静,拿起一边的毛巾给区静擦拭身体,然后将区静抱出房间。

    他将区静放在床上之后,打开灯,宝宝立刻睁开眼睛,扭动着肥肥的身体,眨巴着那双和顾念泠一样的绿眸,瞅着顾念泠。

    “爸爸下次过来看你,你要乖乖的陪着妈妈,知道吗?”顾念泠摸着宝宝的脸蛋,离开了这里。

    宝宝伸出双手,咿咿呀呀的似乎想要去抱顾念泠,但是顾念泠已经离开了这里。

    十分钟之后,席凉茉推开区静的房间,看到宝宝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担忧的上前抱住了宝宝。

    “宝宝乖,怎么了?怎么哭了?”

    “咿咿呀呀。”宝宝抱住席凉茉,眼睛一直看着门口。

    席凉茉也不知道宝宝怎么了,抱着宝宝安抚了一下,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区静。

    “二嫂,宝宝是不是饿了?要不要给宝宝喂奶啊?”席凉茉朝着区静问道。

    可是区静双目紧闭,没有回答席凉茉的话,席凉茉疑惑的掀开了区静的被子,然后脸颊瞬间爆红。

    “啊。”她发出一声惊呼声,双颊滚烫的拍着自己的脸颊。

    宝宝似乎非常不满席凉茉一惊一乍的样子,抬起小脚丫子,踹到了席凉茉的脸上,席凉茉没有防备,手一松,宝宝便掉在柔软的床上。

    席凉茉惊呼一声,便想要去将宝宝抱起来。

    但是宝宝扭动着身体,压根就不理会席凉茉。

    席凉茉黑着脸,看着钻进了区静被窝的宝宝,头疼不已。

    区静原本昏沉沉的,大概是被宝宝闹的,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看到宝宝趴在自己的胸口吮吸的时候,区静的一张脸红了半分。

    “二嫂……你醒了……”席凉茉看到区静醒了,神情尴尬道。

    区静反射性的抱起怀中的宝宝,全然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有多么的狼狈。

    顾念泠只是将睡衣盖在区静的身上,区静根本就没有穿衣服,此刻区静真的是……一丝不挂,身上还有很深的牙齿印还有吻痕,触目惊心,糜烂和暧昧。

    刚才席凉茉就是看到区静身上的这些痕迹,吓得一张脸都爆红了一片。

    “二嫂……你……衣服。”席凉茉眼睛不敢看区静的身上,抓起一件衣服扔给区静。

    区静起先不明所以,低头看到自己此刻的样子之后,区静慌张的裹住自己的身体。

    宝宝不满的捏着拳头,看着区静,嘴巴含着区静的胸部。

    区静尴尬的笑了笑,抱着宝宝,任由宝宝胡闹,回头看向了双颊红红的席凉茉。

    “我……那个……你二哥呢?”

    区静的脑子其实还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唯一能够感受到的便是顾念泠强而有力的身体,一遍遍的进入她的体内的那种感觉。

    区静以为,顾念泠回来了,才会问席凉茉这个问题。

    席凉茉再次听到区静提起顾念泠,眼底带着迷茫道:“二嫂,你在说什么?二哥……不是早就……”

    “刚才他回来了,我们……还……”区静忸怩了一下,吐出一口浊气,目光异常坚定的对着席凉茉说道。

    “二嫂……你不是……和西门哥哥……在一起了吗?”席凉茉闻言,指着区静身上那些痕迹,结结巴巴道。

    区静皱眉的看了席凉茉一眼摇头道:“我什么时候和西门烈在一起,刚才顾念泠还在这里的,他去哪里了。”

    席凉茉觉得,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就是区静出现了幻觉。

    她叹了一口气,将被区静还抱在怀里的宝宝,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咳嗽了一声之后,让区静将衣服穿上。

    这个样子的区静,实在是太诱人了,席凉茉觉得自己要是在待下去,可能真的要流鼻血了。

    结婚之后的区静,身材丰满了很多,尤其是胸部的位置,看起来特别的诱人。

    区静弄好一切之后,走进席凉茉,再次问顾念泠的事情。

    席凉茉摇头,表示自己真的没有看到顾念泠。

    她觉得,区静肯定是太想念顾念泠了。

    “二嫂……刚才有人进来?你不会是被人欺负了吧?”席凉茉想了想,想到刚才区静身上那些痕迹,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道。

    顾念泠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唯一的可能就是……区静被人……被人欺负了?还是在别墅里被人欺负了,可是,究竟是谁,竟然欺负区静,实在是……太可恶了。

    区静有些迷茫的看着席凉茉,手指用力的握紧成拳,声音沉沉道:“我没有被人欺负,是顾念泠,是他回来了。”

    席凉茉头疼不已,只好移开这个话题,问区静什么时候和西门烈结婚。

    区静淡淡的说明天两人会去选戒指,席凉茉一听到戒指两个字,两眼冒光,抓着区静的手,说自己也要跟着过去。

    简桐一直出任务,都一个月了还没有回来,席凉茉特别的无聊。

    “简桐没有给你打电话?”区静看着一脸无聊的席凉茉,忍不住好笑的问道。

    “别提了,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忙什么,我打了好多电话,都没有接听。”席凉茉嘟起嘴巴,有些生气的对着区静嘀咕道。

    区静听了之后,眉头皱了皱,深深道:“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简桐很少出任务会这么久的,区静唯一的念头就是,简桐很有可能是出什么事情了,才会一直没有回区静电话。

    席凉茉一听,吃惊的倒吸一口气道:“不……不会吧?”

    “我瞎猜的,他是部队的精英,年纪这么小,就有这种成就,肯定不简单,放心好了吧。”

    听到区静这样说,席凉茉拍着胸口道:“二嫂,我和你说,这些天,我心绪不宁,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这种想法很强烈,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了。”

    “你可能就是精神绷的太紧了。”区静好笑的看了席凉茉一眼,浅浅的笑道。

    “或许是吧,我是真的有些担心,简桐那个混蛋,从来没有像是这一次一样,一直不给我打电话,他要工作,我也可以理解,只能等简桐主动和我联系。”

    “别担心,会没事的。”区静摸着席凉茉的头,淡淡道。

    “二嫂,你喜欢西门哥哥吗?”

    席凉茉撑着下巴,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之后,仰起头,眨巴着眼睛瞅着区静问道。

    席凉茉的问题,让区静有些错愕,她扯了扯唇,看着席凉茉问道:“为什么这个样子问?”

    “你马上就要和西门哥哥结婚了,我想要问问你,喜不喜欢西门哥哥,你是因为喜欢西门哥哥,才会和西门哥哥结婚的,是不是?”

    区静沉默了下来,目光悠远而带着淡淡的复杂。

    “或许是吧,很晚了,去睡觉吧,宝宝交给我就可以。”

    区静将已经睡着的宝宝,从区静的手中抱过来,轻轻的拍着孩子柔嫩的后背道。

    “那二嫂,我去房间了,你也早点睡。”席凉茉起身,对着区静挥手道。

    区静抿了抿唇,深深的看了席凉茉一眼,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她的手指,轻轻的婆娑着孩子柔嫩的脸颊,才带着孩子回房间睡觉去了。

    顾念泠,你就这么想要躲着我和孩子吗?不管你躲在什么地方,我终会找到你的。

    ……

    区静和西门烈在珠宝店挑选戒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