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20章 宫殷的下落

    原本西门烈已经让人预定了戒指是要送给区静的,但是西门烈的朋友说,还是要和女朋友一起选戒指,那种感觉会更好,西门烈便打算带着区静去珠宝店挑选区静喜欢的戒指类型。

    区静对戒指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随意的看了一下,选了一枚很朴素的戒指,让人包好。

    “阿静,你喜欢这种吗?会不会太简单了一点?”西门烈看到那枚戒指什么都没有,连钻石都没有,神情忧虑的看着区静问道。

    区静闻言,浅笑道:“很不错啊,我就喜欢这么简单的戒指。”

    “你喜欢就好,我们去挑选礼服,你喜欢什么样子的服装?”西门烈一贯宠溺的看着区静。

    区静看着西门烈脸上泛着的宠溺,心中有些愧疚道:“西门烈……”

    “就算是假的,我也愿意。”西门烈知道区静想要说什么,他握住了区静的手,目光深沉的朝着区静说道。

    区静的鼻子,带着浅浅的酸涩,她深呼吸一口气,才和西门烈一同去挑选礼服。

    在选礼服的时候,区静肚子不舒服,去了一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个清洁工正在洗扫厕所,区静说了一声抱歉,洗完手,便打算离开之际,脖子突然遭受一记重击,区静身体一软,整个人便倒在了地板上。

    她微弱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双充满着恨意和恶毒的眼睛。

    这双眼睛,区静应该是熟悉的,是周梓恩?

    接下来,区静便陷入了一片的黑暗中。

    而另一边,西门烈挑好了几件很适合区静的礼服,便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安静的等着区静回来。

    可是,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到区静的影子,西门烈的一双眼睛,倏然染上了焦灼的气息。

    他绷着一张俊脸,眸子透着一股阴暗鬼魅的气息,让人去洗手间找一下区静。

    手下的人,让女店员去洗手间找区静,但是店员和西门烈说,区静根本就没有在洗手间里面。

    “你说什么?”当手下的人将这个情况汇报给西门烈的时候,西门烈的一张脸,变得铁青甚至是难看。

    “已经将这里所有的洗手间都找了一遍,没有看到区小姐。”

    手下的人看了西门烈一眼,颤巍巍的解释道。

    “马上让人将整个商场都给我封锁起来,一定要找到阿静。”

    西门烈拿着手机,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区静的手机打不通,人也不见了。

    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如果没有出事情的话,区静不会这个样子无缘无故的便消失,西门烈的一双眸子,泛着丝丝骇人的寒气,仿佛要将人吞噬一般。

    宫殷一直都没有找到,说不定,宫殷一直蛰伏着,想要对区静下手,

    还有周梓恩,上一次周梓恩将区静的孩子带走了,然后又逃走了,这个人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席凉茉和苏纤芮知道区静失踪的消息,着急的不行,给西门烈打电话,问西门烈现在找到了区静的下落没有。

    为了避免苏纤芮他们过度的担心,西门烈只好安抚了一下苏纤芮和席凉茉,生下的搜索工作,让自己的手下去做,自己则是开车去了苏纤芮他们的住处。

    西门烈过来之后,苏纤芮便迫不及待的抓着西门烈的手询问区静的下落。

    西门烈让苏纤芮和席凉茉还有席祁玥不要这么紧张,将事情和她们说了一边。

    “所以,二嫂是在去洗手间的时候,不见了?监控看到一个清洁工出去了,但是你们的人问保洁公司,那边的人说当时的时间段没有清洁工打扫是吗?”

    席凉茉将所有的信息整合了一遍之后,深呼吸一口气,对着西门烈说道。

    “嗯,目前来说,是这个样子的。”西门烈头疼不已的按了按太阳穴,眼底带着歉意道:“抱歉,是我没有好好看好区静,才会让区静被人带走。”

    “话不能这么说,这件事情,说到底,不算是你的错。”

    苏纤芮神情复杂的看了西门烈一眼,对着西门烈摇头道。

    那个将区静带走的人,究竟是谁?

    “我一定会……”

    “撕拉。”西门烈绷着一张脸,便要和苏纤芮他们说,一定会找到区静的,这个时候,院子那边,传来了一道车子的引擎声。

    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明所以,这个时候,有谁会过来?

    坐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席祁玥,那张俊美的脸上,泛着些许淡淡意味深长的光芒。

    他已经知道,这个时候过来的人,会是谁了。

    “区静发生了什么事情?”司徒霖沉下脸,大步走进了客厅,看着苏纤芮和席凉茉说道。,

    “你也知道阿静失踪的事情?”苏纤芮看到司徒霖这么关心区静的事情,有些小小的意外。

    司徒霖黑着脸,坐在一边,眉宇间带着一股浓浓的暴躁道:“我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说区静出事了,怎么样?找到区静没有?”

    “司徒,你什么时候,对阿静的事情,这么关心?”席祁玥轻佻眉梢,慢悠悠的问道。

    区静失踪,席祁玥似乎没有很担心的样子,因为席祁玥知道,真正应该担心的人是顾念泠。

    或许,这是老天爷要给顾念泠一次出现在区静面前的就会。

    “咳咳……毕竟是朋友一场,我担心,很奇怪吗?”被席祁玥的问题弄得差一点噎住的司徒霖,咳嗽了一声,表情无辜的朝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摸着下巴,意味深长道:“是吗?我记得,你和区静并没有深交?但是你现在对区静的关心,让我有些疑惑?你喜欢区静?”

    席祁玥语不惊人死不休,让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奇怪,尤其是西门烈,在听到席祁玥问司徒霖是不是喜欢区静的时候,那双凌厉的眼睛,凶狠的看着司徒霖。

    司徒霖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这都是哪里跟哪里?

    “祁少,你……就不要开我的玩笑了……好吗?”

    司徒霖黑着脸,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道。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你这么关心区静,不得不让我怀疑,不是?”席祁玥嗤笑一声,面色冷漠道。

    “祁,你今天怎么了?”苏纤芮察觉到今天的席祁玥和司徒霖说话的感觉有些不对劲,她有些不安的抓住了席祁玥的手臂,小声的叫着席祁玥的名字。

    席祁玥轻轻的拍着苏纤芮的手,看向司徒霖的目光,却充满着凌厉。

    “司徒霖,将他请出来吧,怎么?躲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还想要继续躲着我们?”

    席祁玥说的话,席凉茉也不理解,席凉茉微微张开红唇,便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顾念泠走了进来。

    顾念泠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冷峻邪魅的脸上带着淡淡的阴霾,看到顾念泠那双熟悉的绿眸之后,席凉茉浑身颤抖,忍不住捂住嘴巴,眼神呆滞的看着顾念泠。

    “二哥?你……没死?”

    苏纤芮看到顾念泠活生生的站在玄关的时候,也吓到了,她看向了席祁玥,见席祁玥一脸面无表情,心中顿时微颤。

    席祁玥是知道顾念泠没有死,所以席祁玥才会在刚才对司徒霖说出那些话?

    “二哥,二哥。”席凉茉大叫了一声,从沙发上起身,朝着顾念泠扑过去。

    顾念泠抱住了席凉茉的身体,眼底带着愧疚和复杂道:“傻丫头,长大了,也变得更漂亮了。”

    “二哥,你怎么活着也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哭的有多惨。”席凉茉将眼泪鼻涕都蹭到了顾念泠的身上,顾念泠看着眼睛红红,连鼻子都红红的席凉茉,无奈的用衣服帮席凉茉擦拭。

    “你看看你,满脸都是眼泪,又不是小孩子。”

    “谁让……二哥你骗我们……二哥,你的手呢?”席凉茉抓着顾念泠的手臂,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顾念泠的左手,是空荡荡的,这种感觉,让席凉茉的心猛地一颤。

    顾念泠垂下头,淡淡的说:“没有了。”

    “怎么会没有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苏纤芮紧张的起身,看着顾念泠俊美好看的脸问道。

    顾念泠深深的看了苏纤芮一眼,才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苏纤芮。

    苏纤芮心中难过,看着顾念泠没有的左手,眼泪一直在打转,而席凉茉,则是抱着顾念泠不断哭。

    西门烈从刚才顾念泠出现开始,便没有一丝表情,他看到顾念泠之后,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男人,让区静念念不忘。

    这个男人……就是顾念泠。

    “我是顾念泠。”顾念泠安抚了情绪激动的席凉茉和苏纤芮之后,便将目光看向了西门烈。

    他主动伸出手,对着西门烈淡漠道。

    西门烈目光幽深的看着顾念泠的手,抬起手,和顾念泠交握了一下,声音透着一股淡淡的冷漠道:“你好,我是西门烈。”

    “我知道你。”顾念泠收回了手,俊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温和和笑意道。

    闻言,西门烈只是轻佻眉梢。

    席祁玥看了顾念泠和西门烈两人一眼,绷着一张脸道:“现在我们应该要关注的是区静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们暂时先放在一边。”

    西门烈和顾念泠都点头,他们现在最想要找到的是区静的下落。

    “宫殷的下落,有找到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