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28章 西门,相信我

    “许久没有看小糯米了,过来看看你。”乔栗勉强的笑了笑,起身朝着席凉茉走去。

    乔栗这些年身体不是很好,可能是和年轻时候遭受的磨难有关系。

    席凉茉握住乔栗有些凉的手,对着乔栗问道:“乔姨,你知道简桐现在在做什么吗?怎么一直都不给我打电话?他这一次出任务要那么久吗?部队又不是只有简桐一个军人,而且,简桐年纪也不大,我们马上就要考大学了,简桐怎么还不回来?走了好几个月了,马上又要过年了,他有联系你们吗?”

    席凉茉一下子抛出了许多的问题,乔栗淡淡的笑道:“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回答哪个?”

    “抱歉乔姨,我实在是很担心简桐,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天,我的眼皮一直在跳,总觉得心里很不安,昨晚上我还做了一个梦,梦到简桐死了,我吓坏了。”席凉茉撅起嘴巴,有些无奈的解释。

    乔栗的手指猛地一颤,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席凉茉也没有注意到,依旧对着乔栗喋喋不休。

    乔栗的脸色透着一股淡淡的苍白色,良久之后,她才扯了扯嘴唇,深呼吸一口气,对着席凉茉说道:“小糯米,桐桐……”

    “乔,你很累了,我先送你回房间休息一下,小糯米这几天照顾念泠也很累了,我们不要打扰小糯米。”乔栗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被简夏打断了。

    席凉茉有些困惑的看着简夏,迷茫不已。

    “乔姨最近的身体很不好?的却是要好好休息,乔姨,你不要这么担心,我一定会等简桐回来的,简桐答应过我,等我们上大学就结婚,我都准备好了的。”

    “好。”乔栗看着席凉茉漂亮的脸蛋,仿佛看到了自己昔日的好友一样。

    她的眼底,蒙上一层薄雾,带着一股痛苦和难受。

    席凉茉没有注意到乔栗的表情,她只是挠了挠头发,看着简夏扶着乔栗上楼。

    乔栗和简夏暂时会住在席家这里。

    席凉茉甩甩头,便去了厨房,打算给西门烈熬汤。

    楼上。

    “为什么不让我告诉小糯米桐桐的事情。”

    “暂时不要告诉小糯米,我怕她承受不住。”简夏那张成熟俊朗的脸上带着悲伤欲绝的气息,握住乔栗的手说道。

    “瞒不住的,迟早都是要告诉小糯米的,桐桐等着小糯米过去接他回家,他最喜欢小糯米了,夏,我们还是要早点告诉小糯米,长痛不如短痛。”乔栗眼底带着泪意,声音哽咽的看着简夏说道。

    简夏很清楚乔栗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他深呼吸一口气,目光幽深的看着乔栗说道;“我知道,那就在等两天吧,这件事情,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太残忍了。”

    “我很痛苦,简夏,怎么办?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发生在我们这里?究竟是为什么?”乔栗痛苦不堪靠在简夏的怀里,声音嘶哑的对着简夏难受道。

    简夏紧紧的抱住乔栗的身体,脸上透着一股悲伤和暗沉。

    “乔,我在这里,没事的,或许,这就是桐桐的命,这就是他的命。”

    “为什么会是桐桐,为什么……”

    “乔姨,你怎么了?桐桐怎么了?”席凉茉端着鸡汤上楼,便听到乔栗失控的声音。

    席凉茉被乔栗这幅样子吓到了,忍不住讷讷的问道。

    在席凉茉的印象中,乔栗一直都是一个很优雅的女性,从未见过乔栗这么失控的样子。

    乔栗听到席凉茉的话,身体猛地一颤,她的眸子,泛着一股淡淡的薄雾,眼眸带着些许的痛苦。

    “没……我也很想念桐桐,想到部队的人将桐桐派出去参加任务,我很难过。”

    “我也想他,不过他会回来的,他答应过我,一定会回来的,他要是敢骗我,等他回来,我要他好看。”席凉茉将鸡汤放下,挥舞着拳头,对着乔栗一本正经道。

    乔栗目光悲伤的看着席凉茉,捂住嘴巴,只是不停地哭。

    简夏看到自己的妻子哭泣,心疼的搂住乔栗,抬起头,歉意道:“你乔姨最近身体不舒服,心思比较敏感,我们也很久没有看到桐桐了,她才会这么思念他。”

    “简叔叔,你好好照顾乔姨,我先出去。”席凉茉挠了挠头发,对着简夏小声道。

    简夏目光温和的点点头,看着席凉茉离开之后,简夏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冷凝和悲伤。

    “乔,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够坚强一点,桐桐知道我们这么痛苦,心里也不好受。”

    “桐桐。”乔栗扑进简夏的怀里,揪住简夏胸前的衣服,痛苦不堪的叫着简桐的名字。

    简夏只是搂着乔栗,低声安抚着怀中的娇妻,眸子却弥漫着一股沉痛和无奈。

    ……

    苏纤芮在病房照顾顾念泠,席凉茉过来的时候,听到席凉茉说乔栗和简夏过来了,苏纤芮怔讼道:“是下午过去的吗?”

    “嗯,我下午回到家就看到乔姨和简叔叔了,大嫂你下班还没有回去,所以没有看到他们。”

    “他们有说这一次回来是做什么吗?”苏纤芮看着席凉茉,轻声问道。

    席凉茉摇头:“可能也是想念简桐吧?简桐去部队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来,我担心死了。”

    看着满脸忧愁的席凉茉,苏纤芮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席凉茉的脸说道:“部队就是这个样子,一旦出任务就会很长时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不是吗?”

    “我知道,我不想要简桐担心我,我会耐心的等简桐回来的那一天。”

    看着一脸坚定的席凉茉,苏纤芮欣慰的点头。

    “阿静现在正在西门的病房陪着他吗?”

    “是啊,西门哥哥自从知道自己的眼睛没有办法看之后,情绪很激动,能够安抚西门哥哥的,除了二嫂之外,没有别人了。”

    “希望西门可以好好的。”苏纤芮的眼眸泛着些许淡淡的忧伤,对着席凉茉道。

    席凉茉点头,眼底也带着淡淡的担忧。

    “我也希望西门哥哥可以好好的。”

    另一边。

    区静服侍西门烈喝完鸡汤之后,便在病房陪着西门烈。

    西门烈一直没有说话,应该说,自从知道自己的眼睛的事情开始,西门烈便很少说话。

    很多时候,西门烈都是沉默不语,神情冷冽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区静知道西门烈心中还是很难过,也没有过分的去打扰西门烈。

    “西门,相信我,会好的,一定会好起来的。”这句话,区静对西门烈说了很多次。

    西门烈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俊朗的脸上有些哀伤的气息。

    “阿静,你现在每天都在这里陪着我,是因为对我很愧疚吗?还是因为我救了你和顾念泠,你想要这个样子补偿我?才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因为你是我的家人。”区静走进西门烈,握住了西门烈放在床上的手,目光坚定道。

    家人?在区静的心里,他也仅仅只是区静的家人罢了。

    西门烈的眼眸垂了垂,那双原本就没有焦距的眼底,泛着淡淡的疏离。

    “你回去吧。”西门烈推开了区静的手,不想要在面对区静了。

    区静为难的看着西门烈变得冰冷的脸,她张口,原本还想要说什么,却在看到西门烈透着一股冷凝之色的脸,最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区静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扯着嘴唇温柔道:“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区静最终起身离开了这里,区静离开之后,西门烈的拳头,用力的握紧。

    他的眉梢,透着一股冰冷甚至是烦躁和暗沉的气息,过了许久,西门烈疯了一般,将身边桌子上的东西,尽数的扫落在地上。

    剧烈的声音,吓了区静一跳。

    区静其实并未走的很远,她只是刚走到门口,却听到了西门烈病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区静的眼眸,微微低垂了下来,最终,区静什么话都没有说,眉眼间透着一股浓浓的复杂。

    西门烈……对于区静来说,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

    她感激西门烈为自己做的所有事情……却没有办法欺骗西门烈。

    “墨林,麻烦你,好好照顾西门,要是西门有任何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区静看着站在西门烈病房门口的墨林,哑着嗓子,眼底蒙上一层淡淡的薄雾道。

    墨林深深的看了区静一眼,眼底带着些许浅薄道;“嗯。”

    墨林对区静没有了之前的恼怒和冷漠,他知道了,感情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要是墨林让区静待在西门烈的身边,区静只怕心里也不是真正的愿意,与其这个样子,不如就这个样子维持,只要区静可以记得,西门烈曾经为了他,失去了什么就好了。

    ……

    两个月后,顾念泠出院了,顾念泠重新整合了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将自己心创建的灵境公司更名为席顾集团,用了席慕深和顾夜爵两人的姓氏。

    顾念泠还活着的消息,在京城也掀起了轩然大波。

    顾念泠买了另一栋别墅,作为席家,而顾念泠和区静也搬到了这个别墅,和席祁玥他们住在一起。

    顾欧鳞也在慢慢长大,很快就可以咿咿呀呀的吐出一些字音了。

    顾欧鳞刚会说话的时候,只会叫一个单音节,就算是有些模糊不清,也让区静欣喜若狂。

    顾念泠更是,抱着自己的儿子,经常去散步,也没有了从前的那种冷酷无情。

    西门烈的眼睛还是和从前一样,他的个性,慢慢的变得格外的孤僻和压抑。

    经常一个人坐在书房,一句话都不说,而西门烈公司的事物,现在都交给了墨林处理,只有重大的事情,墨林会过来请示西门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