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29章 你们骗我,简桐死了

    席凉茉和苏纤芮好几次想要去见西门烈,到了西门烈在京城的别墅,却被拦下了。

    西门烈不愿意见任何人,席凉茉和苏纤芮都知道,也没有强求。

    西门烈在京城买了另一栋房子,在席家的附近不远处。

    现在唯一能够见西门烈的人,只有区静一个人。

    区静时常会带着顾欧鳞去看西门烈。

    区静过去的时候,西门烈正靠在床上发呆,他的脸色,透着一股薄凉,原本就冷峻的脸上,泛着些许难以言喻的孤寂和落寞。

    区静看过很多次西门烈露出的表情,而此刻,看到西门烈这幅表情,区静的心口不由得一阵窒息。

    她深呼吸一口气,朝着西门烈走去,将怀中咿咿呀呀抓着自己头发的顾欧鳞放在西门烈的身上。

    “西门,小欧这些天长得可快了,你想要抱抱他吗?”

    “呀呀……”顾欧鳞一张漂亮的脸蛋满是欢喜的趴在西门烈的身上,他似乎特别喜欢西门烈的样子,抓着西门烈怎么都不肯放手。

    西门烈感受到了孩子柔软的手指,原本绷紧的脸渐渐的柔和起来。

    虽然这个孩子是顾念泠和区静的孩子,可是,西门烈却怎么都没有办法真正的讨厌这个孩子。

    他摸到了孩子柔软的手,轻轻的握在手中,眼底泛着淡淡的光泽。

    他低下头,用下巴轻轻的蹭着孩子柔软的脸颊,感受到西门烈的触摸,孩子似乎有些激动,再度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

    孩子……真的很可爱,也很柔软。

    区静站在一边,看着西门烈和顾欧鳞两人的互动,眼睛不由得一亮。

    西门烈似乎对孩子很喜欢的样子,要是让顾欧鳞经常和西门烈接触,说不定,西门烈的心情会更好也说不定。

    “小欧,喜欢干爹吗?”区静和西门烈一起逗弄着顾欧鳞,看着孩子那双漂亮的绿眸,区静的眼底泛着浅浅的慈爱道。

    顾欧鳞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区静。

    区静见顾欧鳞露出这种表情,摸着孩子柔软的发丝之后,抬头看着西门烈道:“以后我会带小欧经常过来看你的,你要是喜欢他,我就让他陪着你,好不好。”

    “好。”西门烈淡淡的笑了笑,虽然看不到顾欧鳞,可是,只要是区静的孩子,西门烈都喜欢。

    区静看着西门烈和顾欧鳞玩的这么开心,想了想,便下楼去厨房做饭。

    西门烈自从眼睛看不到之后,脾气变得很古怪,也不喜欢别人在别墅里乱来,就连做饭的女佣都被西门烈赶走了。

    现在除了固定打扫卫生之类的佣人之外,什么人都没有。

    区静拿起围裙,系好之后,便开始给西门烈做饭。

    西门烈的口味有些刁钻,区静做的饭菜,西门烈都会吃。

    顾念泠下班回来,知道区静又过来西门烈这边,眸子微微沉了沉。

    “二哥,你也不要怪二嫂,你也知道,西门哥哥自从那次之后,就对所有人很抗拒,现在只有二嫂,才能够接近西门哥哥。”席凉茉见顾念泠脸色冰冷,担心顾念泠会吃醋,忍不住解释道。

    顾念泠看着一脸焦灼的看着自己的席凉茉,眸子微微的垂了垂,深深的看不了席凉茉一眼道:“我知道,我没有生气。”

    “你……没有生气就好,我是真的担心你在生气。”听到顾念泠这个样子说,席凉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刚才见顾念泠那副表情,席凉茉真的担心顾念泠生气了。

    “二哥,你要去找二嫂吗?”席凉茉见顾念泠起身要离开,忍不住开口叫道。

    “嗯。”顾念泠看了席凉茉一眼,绷着一张俊脸,朝着西门烈的别墅走去。

    看着顾念泠冷冰冰的俊脸,席凉茉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脖子。

    苏纤芮牵着攰攰下楼,看到站在门口,缩着脖子的席凉茉忍不住叫道:“小糯米,你在看什么?”

    “大嫂,你下楼了,乔姨呢?”席凉茉收回了视线,讪笑的看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说道:“乔姨身体不舒服,还在睡觉,念泠回来了吗?”

    “二哥去西门哥哥的别墅里,因为二嫂在那里。”席凉茉无奈的摊手道。

    听到席凉茉的话,苏纤芮的眸子泛着些许担忧道:“这样啊……念泠,没有生气吧?”

    她现在是真的很担心顾念泠会生气。

    “二哥可能真的生气吧,但是我相信二哥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席凉茉一本正经的看着苏纤芮。

    苏纤芮抿唇,看着席凉茉的眼底隐隐有些忧虑。

    简桐的事情,苏纤芮在前天知道了,她很难过,可是,这件事情,究竟还能够瞒多久?恐怕瞒不了多久了。

    “对了,大嫂,是不是还有三天就是中秋节了?”席凉茉没有看到苏纤芮眼底的情绪,她只是在计算时间,计算简桐回来的时间。

    简桐离开的时候,曾经和席凉茉说过,任务的时间暂时不清楚,如果他很久都没有回来,那么,在中秋节这一天,一定会赶回来陪着席凉茉的。

    简桐一直都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只要他说了会在中秋节回来,那么一定会在中秋节回来的。

    “是。”苏纤芮回神,看着席凉茉一脸期待的脸,鼻子微微酸涩。

    “那,简桐还有三天就会回来了,他答应过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会等着他回来,他这一次去了这么久,我一定要他好看。”席凉茉皱了皱鼻子,神情隐隐带着恼怒道。

    苏纤芮看着席凉茉这幅样子,张口想要将所有的真相都告诉席凉茉,可是,看着席凉茉带着得意甚至是缱绻的样子,苏纤芮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苦笑一声,最终只能摇头,神色落寞的拉着攰攰去了客厅。

    攰攰虽然年纪小,心思却很敏感,他察觉到了苏纤芮似乎很有心事的样子,有些担心的抓着苏纤芮的手。

    “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妈妈没事,攰攰自己去玩吧,妈妈在这里躺一下。”苏纤芮抬起手,轻轻的摸着攰攰的头发说道。

    攰攰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苏纤芮,然后点头道:“爸爸等下就会回来了,妈妈好好休息。”

    “好。”看着攰攰乖巧懂事的样子,苏纤芮的眼底有些湿润。

    攰攰离开之后,苏纤芮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她的脑海中,都是乔栗的脸,悲伤痛苦的脸。

    对于乔栗和简夏来说,这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而如果简桐的事情,席凉茉知道了,只怕……席凉茉会承受不住吧?

    “怎么了?攰攰说你身体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在苏纤芮想的出神之际,席祁玥过来了。

    席祁玥的手很温暖,让苏纤芮的心脏猛地一颤。

    她抬起头,看着头顶这张俊美好看的脸,想到简桐的事情,一瞬间悲从中来,泪水便流出来了。

    “祁,简桐的事情,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小糯米。”

    “中秋之后吧,先让小糯米欢欢喜喜的过一个中秋节,这件事情,终究不能够耽搁下去,简桐的尸体已经要运送回来了,小糯米也必须要知道这件事情。”

    席祁玥搂着苏纤芮,淡淡的说道。

    “小糯米……肯定没有办法承受这个打击的……怎么办?”苏纤芮只要一想到席凉茉知道简桐的事情之后会露出的表情,苏纤芮便心如刀割。

    席凉茉怎么可能承受得住?苏纤芮整个人都痛苦不堪。

    “简桐一直等着小糯米接他,我们要尊重桐桐的心愿。”

    “恍噹。”

    席祁玥的话刚落下,一声瓷器摔碎的声音划过了两人的耳膜,席祁玥和苏纤芮猛地抬起头,便看到了站在楼梯口,身边一地碎片的席凉茉。

    席凉茉脸色惨白,呆呆的站在原地,手维持着刚才端碗的姿势,一双漂亮的杏眸,睁得很大。

    “小……小糯米。”

    苏纤芮看到席凉茉之后,如遭雷击一般,脸色惨白的叫着席凉茉。

    席凉茉虚弱无力的看着苏纤芮和席祁玥,声音喑哑而颤抖道:“大哥……你们刚才说什么?什么尸体?”

    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个人平静的看着席凉茉,苏纤芮则是控制不住,眼泪直流的看着席凉茉。

    席祁玥起身,来到席凉茉的面前,伸出手,抓着席凉茉的手说道:“伤到没有?”

    “回答我,你们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席凉茉挥开了席祁玥的手,声音尖锐而嘶哑道。

    “小糯米,你冷静一点。”苏纤芮抖唇,从沙发上起身,对着席凉茉道。

    “骗我的对吗?你们都在骗我。”席凉茉抱着自己的头,疯狂的对着苏纤芮和席祁玥怒吼道。

    看着席凉茉痛苦不堪的样子,席祁玥的眼眸微微沉了沉。

    “小糯米,你听大哥说,简桐……在一个月之前,在出任务的时候,被人暗杀了。”

    “不……我不要听,你们骗我的,简桐不会死,你们都骗我……都骗我……”席凉茉抓着自己的头发,疯狂的低吼道。

    她不相信这个残忍的事实,简桐怎么可能会死?

    简桐说,等他回来,他们一起上大学,然后结婚,他们要生很多孩子,他承诺过的,怎么可以食言。

    “小糯米。”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看着发疯发狂的席凉茉,眼底悲伤不已之际,楼梯的位置,传来乔栗虚弱的声音。

    席凉茉抬起雾蒙蒙的眼睛,看向了缓缓走下楼的乔栗和简夏。

    简夏那张俊逸成熟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悲伤和痛苦,而乔栗何尝不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