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530章 简桐,你骗我的,对吗?

    她走进席凉茉,蹲下身体,慈爱的摸着席凉茉的脸:“小糯米,和我去接简桐回家吧?”

    “乔姨,你告诉我,我在做梦?你们都在骗我,是简桐要给我一个惊喜,故意这个样子说的对不对?他就是想要看看我在不在乎他,才会恶整我对吗?”

    席凉茉看到乔栗的脸,慌张的抓住乔栗的手臂,一脸悲怆道。

    乔栗看着席凉茉这幅样子,心有不忍的伸出手,将席凉茉紧紧的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席凉茉的后背,哑着嗓子道:“小糯米,不要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桐桐难受,他一直在等你过去接他回家,我们一起过去,好不好……”

    “不……不……你们都骗我,都骗我,都骗我。”席凉茉疯了一般,一把推开了乔栗的身体,痛苦不堪的对着所有人低吼。

    “小糯米。”席祁玥看着席凉茉这幅样子,想要上前,可是,席凉茉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自己。

    “大哥,你也骗我,对不对?你和他们合伙骗我,你们都骗我。”

    “小糯米,不要这个样子,求你了。”苏纤芮哭的泣不成声,这件事情,从开始知道开始,苏纤芮便一直在哭,她很清楚,要是席凉茉知道了简桐死掉的事情,肯定会发疯的。

    “你们都骗我,我要去找简桐,我要去别墅找简桐,他不能这个样子玩这种游戏,我找到他,一定回骂他的,他怎么可以开这种玩笑?”

    席凉茉身形趔趄的对着乔栗他们低吼了一声,便扭头,跑出了别墅。

    “小糯米。”苏纤芮见席凉茉离开惊呼了一声,便追了出去。

    “纤芮,让她冷静一下。”席祁玥一把抓住了苏纤芮的手,那双沉凝的凤眸,隐隐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

    苏纤芮的嘴唇,剧烈的颤抖起来。

    她抬起头,看着席祁玥,眼泪不停流。

    “祁,小糯米要怎么办?她没有办法承受住的,怎么办?”

    “先去找区静吧。”

    席祁玥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席凉茉的个性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少根筋,可是,席祁玥很清楚席凉茉的脾气,她很倔强。

    “我和简夏,先将简桐的尸体带回来,我要去接桐桐回来。”乔栗看了席祁玥一眼,苦笑道。

    “乔姨,你小心保重身体。”席祁玥深深的看着乔栗说道。

    “嗯。”乔栗和简夏唯一的儿子,就这个样子死了,乔栗的心,比任何人都要痛。

    “乔,别哭,我在这里。”简夏搂着乔栗,轻轻的安抚道。

    他也在半夜痛苦不堪,那是他和乔栗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会不伤心?

    可是,简夏永远不会在乔栗的面前露出悲伤痛苦的表情,因为简夏比任何都清楚,他要坚强,因为他要保护乔栗,不让乔栗没有依靠。

    ……

    顾念泠坐在西门烈的大厅,看着区静小心翼翼的服侍着西门烈的样子,顾念泠的一双眼眸,倏然微冷。

    顾欧鳞趴在西门烈的怀里,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什么,表情甚是欢快。

    在面对着顾念泠的时候,顾欧鳞都没有这么开心,现在对着西门烈,却开心的不得了。

    这一点,让顾念泠的心情莫名有些不爽起来。

    他好歹是顾欧鳞的亲生父亲,也没有见顾欧鳞对他露出这么开心的表情?

    “念泠。”就在顾念泠暗自生闷气的时候,别墅大门口的位置,传来了苏纤芮哽咽的声音。

    这个声音,也震惊到了区静,区静抬头,便看到了双眼通红被席祁玥搀扶进来的苏纤芮。

    “大嫂,你怎么了?”区静放下手中的咖啡,朝着苏纤芮和席祁玥走过去,顾念泠也起身,上前拉着区静的手。

    “小糯米……小糯米他……”苏纤芮情绪激动,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泣不成声。

    “大嫂,小糯米……怎么了?”听到苏纤芮断断续续的声音,苏纤芮的心中顿时一阵着急起来。

    “简桐……死了,小糯米很伤心,跑出去了。”

    “你说什么?小糯米知道了。”区静的脸色泛白,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纤芮。

    他们所有人都提前知道了简桐死掉的事情,所有人也都很小心的隐瞒着这件事情,没有想到,最终,这件事情,还是被席凉茉知道了。

    “我们原本想要等到中秋之后将事情告诉小糯米的,小糯米无意中听到我和祁的对话,然后就……”

    “她现在在哪里?”区静难过的看着苏纤芮。

    “应该是去简桐的别墅了,祁说让她先冷静一下,我还是有些担心,小糯米平时最喜欢和你在一起了,你能去找她吗?开导她?”

    苏纤芮咬唇,看着区静问道。

    区静深深叹了一口气,声音嘶哑道:“我试试看,但是……不一定能够成功。”

    “阿静,我和你一起去吧。”一直没有说话的西门烈,突然起身对着区静说道。

    顾念泠眯起眼睛,看了西门烈一眼,神色冷淡道:“你现在看不到,还是在别墅好好待着吧,小糯米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

    “我也一起去,我一直都将小糯米当成妹妹一样疼爱她,现在她难过,我怎么可能不出现。”

    西门烈固执道。

    最终,顾念泠还是答应了。

    席祁玥让苏纤芮带着顾欧鳞先回去,他们则是一起去了简桐的别墅。

    乔栗当初给简桐在京城买了一套小别墅,席凉茉偶尔就会和简桐在这套别墅里生活。

    席祁玥他们过去的时候,别墅的门是打开的,席祁玥和顾念泠对视了一眼,径自的走进了院子里面。

    院子里的花开的很灿烂,这些都是简桐种的,席凉茉比较懒,也不喜欢摆弄这些花花草草,却喜欢花草,简桐便专门给席凉茉种了这些花草,避免席凉茉无聊。

    席凉茉无聊的时候,也会浇水,简桐离开京城的时候,席凉茉有空就会过来浇花。

    “小糯米没有在这里吗?”走进大厅的时候,区静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扶着西门烈坐在沙发上,扭头看着面色冷峻的顾念泠和席祁玥问道。

    席祁玥看向了楼梯的位置,淡淡道:“应该在简桐的房间。”

    “我上去看看她吧。”区静实在是担心席凉茉此刻的状况。

    席凉茉一直都是一个很乐观的女孩子,简桐的事情,对席凉茉的打击一定很大。

    “我和你一起。”西门烈抓住了区静的手,空洞的黑眸异常坚定。

    区静看着西门烈抓住自己的手,有些为难的看向了顾念泠。

    顾念泠只是神色冷淡而隐隐带着厌弃的看了西门烈的手一眼,哼出一口气之后,便移开目光。

    看着顾念泠这幅样子,区静便知道,顾念泠肯定是吃醋了,不过好在顾念泠还是很理性,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

    区静扶着西门烈上楼,来到了简桐的卧室外面,就看到门是打开的。

    区静看着打开的大门,眼底隐隐带着淡淡的担忧。

    “小糯米。”她跟着西门烈走进房间的时候,便看到了坐在床上,目光空洞的抓着被子的席凉茉。

    看到席凉茉露出这种悲伤欲绝又空洞的神情,区静的心中也非常难过和痛苦。

    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松开了西门烈的手,朝着席凉茉走进。

    “二嫂,你们都在骗我,对吗?”席凉茉扬起小脸,脸上的泪痕,看起来触目惊心又悲伤难受。

    区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只能深深的看着席凉茉,上前抱住席凉茉的身体,深深道:“小糯米,你不能够这个样子,如果你这个样子,桐桐会难受的,知道吗?”

    席凉茉笑了笑,悲伤明媚的眼睛,涌动着泪水。

    “他不会难过的,如果简桐会难过,就不会离开我,他骗我,二嫂,他骗了我,他离开的时候,和我说,会回来的,但是,他撒谎了,我恨他,我恨他。”

    席凉茉的情绪渐渐的变得格外的激动,双手握紧成拳,声音凄厉的对着区静低吼道。

    看着情绪激动的席凉茉,区静紧紧的抱着她。

    “小糯米,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悲伤只是一时的,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小糯米,乖,听西门哥哥的话,简桐很爱你,所以,不要让他难过,知道吗?”

    西门烈摸到了席凉茉的位置,声音沉沉道。

    席凉茉红着眼睛,看着西门烈说道:“西门哥哥,我会好起来的,可是,只有现在,请你们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可以吗?”

    区静神色复杂的看着席凉茉,又回头看了西门烈一眼,才叹息道:“好,我们让你一个人冷静一下,小糯米,你听我说,乔姨已经去接简桐了,简桐大概明天就回回来了,别怕。”

    简桐要回来了,他终于……要回来了吗?

    区静和西门烈离开之后,席凉茉翻到了简桐曾经给她的戒指。

    这个戒指,是席凉茉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简桐交给席凉茉的。

    他那个时候,一本正经的说席凉茉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夺走他的初吻,盖上印章,现在他也要留下自己的印章,告诉所有人,席凉茉是简桐的女人。

    “简桐,你骗我的对吗?”席凉茉看着手中素雅漂亮的戒指,呢喃道。

    ……

    简桐的尸体,在第二天被运送过来了,从简桐死掉的那一刻开始,乔栗便让人放在冰窖里,防止尸体腐烂,简桐生前捐献了器官,他身体的器官都很好,眼角膜,心脏,还有肾什么都捐献出去了。

    乔栗原本不肯让简桐的器官捐献出去的,可是……这是简桐生前的意愿,他希望自己身体的部分,可以救活更多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