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有情丝千千结

第四章 滑胎之药

    唐清歌再次醒来,已是在龙榻上,浑身衣裙也已换过。

    床边站满宫婢御医,萧景年端坐桌边,脸色冷然,一双黑眸若有所思。

    这是他的清心殿,平素从不许任何妃嫔留宿,唐清歌受宠若惊的撑起身体,惶恐唤道,“皇上……”

    萧景年冷淡打断,“皇后,你可是想求朕收回成命,无论做什么也愿意?”

    他一身月白常服,英俊眉眼看着比平时温润了许多,唐清歌心中一喜,满面红晕的点头,“臣妾愿意。”

    “那好。”萧景年吩咐婢女把药碗过去,“你若喝了这碗药,朕便收回屠城的旨意。”

    “这是……”唐清歌从小便精于用毒,看着药碗不觉一怔。

    不是致死的毒,而是滑胎之药。

    她有孕了?

    唐清歌心念急转,仿佛意识到什么,脸色一下子苍白下来,本能的伸手护住小腹。

    见她反应迅速,萧景年便冷笑一声,“你处心积虑怀了朕的孩子,以为能要胁朕吗?你的孩子,朕不要!”

    当得知她有孕的消息时,他的反应不是惊喜,而是强烈的厌憎。

    这个孩子对他是莫大的讽刺,绝不能留下!

    “皇上……”唐清歌不敢置信的抬头,没想到他恨她至此,连亲生骨肉也要狠心除掉。“那也是你的骨血啊!”

    心里的期待,一瞬间化为胸口痛楚,旧伤似乎无声裂开,汩汩流出血来。

    “你的东西,朕一概都不要!”萧景年站起来,带着浑身寒气走到床边,亲自端起药碗,“皇后,自你逼死怜儿的那天起,就该知道,凡事终有报。”

    “风水轮回,你是来为那个女人报仇的吗?”唐清歌看他修长的手指端着玉碗,不觉惨然而笑。

    她毒杀了他的妻儿,所以他今日端了药碗,亲手来堕掉她腹中的骨肉。

    看她凄惶的眼神,萧宜年一时忘了呼吸,胸腔深处微微一蜇。

    她腹中的那块肉,也有他的骨血,只是这女人太过狠毒,他对她毫无怜悯,只有厌弃。

    大婚那夜,怜儿含恨跳了井,他提剑闯进新房,挑起她的红盖头,一剑刺去。

    只可惜她没死,反而是他胸口的情蛊发作,剧痛晕厥。

    此后,他便再未踏入过她的房门一步,直至上个月怜儿祭日,他独自在梅园亭祭祀,酩酊大醉的趴在桌上,只见一条纤细身影从梅林中缓缓走出来,替他披上斗篷。

    恍惚中,他将人影当成怜儿,借着醉意将她压倒在亭中。

    没想到只是一夜,这女人竟有了身孕。

    此事萧景年不愿回想,是她步步算计,再加上情蛊催动,才让他乱了心神。

    “唐清歌,比起你所求的鸩酒,这药只是堕掉你肚子里的东西,你还可保住性命。”萧景年冷漠的说,倾身坐在床边。

    她和他生死共存,他杀不了她,那便诛她的心。

    唐清歌一阵战栗,怔然看着他俊美的侧脸。

    七年了,除了梅亭那一晚,这还是他第一次离她这么近,却是亲手端了毒药,要灌她喝下去。

    他黑眸冷漠,看得唐清歌浑身冰凉,心里针扎似的痛。

    可初为人母的天性,却让她不得不收了傲气,屈身跪在床榻上,泣泪道,“皇上,臣妾愿以死谢罪,可腹中的孩子是无辜的,求皇上开恩。”

    她此前拒不认罪,让萧景年厌恶,可现在低眉顺眼的模样,却更让他痛恨,她的孩子无辜,那他那惨死的妻儿又有何罪!

    他冷冷站起,把药碗放在桌上,“究竟是要巫原族人,还是保你腹中的孽种,皇后自己选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