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有情丝千千结

第六章穿肠毒药

    中承宫,唐清歌气若游丝的趴在院子里,身下是一大滩鲜血,在雪地上格外刺目。

    “你们放我出去,我要找太医。”婢女彩蝶哭着想出宫,却被侍卫凶狠拦下。

    “皇上有令,毒后禁足宫中,如无旨意不得外出。”

    “娘娘现在有危险!”彩蝶被推倒在地,无助痛哭。

    “别去了。”唐清歌腹痛如绞,眼前一阵阵发黑,惨然笑道,“他想让我死……”

    单是滑胎之药,药效不会那么凶险,她喝完之后,才觉察到药里加了致命的赤炼草。

    他赐她一死,而且在死之前要让她母子分离,连死都不让她如愿!

    一阵剧痛袭来,唐清歌腿间又涌出一大股鲜血,她疼得弓起身体,手指抠进泥土。

    她就要死了……

    他总算能得偿所愿,只是有很多事,她不甘!

    唐清歌剧烈的喘息,意识一点点剥离,她颤抖着用最后一丝力气,手指蘸着鲜血,一笔一划的在雪地上勾画起来。

    他是不会来的。

    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人,怎么会来见她最后一面。

    一滴眼泪滑过脸颊,唐清歌眼帘闭上,手腕重重落到雪地上。

    “娘娘!”

    伴着彩蝶尖厉的哭喊,一双蟠龙靴踏进了宫门。

    萧景年站在雪地,看见雪地上的纤细身影,身躯猛的一晃。

    她静静的躺在一片白茫茫中,身下的白雪被血染红了大片,一条长长的血痕从殿门处一路蔓延,直到她身下。

    她从是殿中挣扎着爬出来,想必是痛极了想找太医,可是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下。

    彩蝶跪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萧景年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心狠手辣的毒妇,竟然就这么静静的躺在面前,苍白的脸上凝着泪水,是那么脆弱。

    “死了?”

    他轻声开口,声音像是梦呓。

    左胸好像被剜去一块,空荡荡的,却又疼得钻心。

    萧景年闭上眼睛,长吸一口气后睁开,黑眸中又重新盛满寒意,冷淡吩咐,“上去看看,朕还好好的站在这里,她死什么!”

    他中了情蛊,她若真死了,他也不能独活。

    御医赶紧上前,试了唐清歌鼻息后,浑身松懈,“回禀皇上,皇后娘娘吉人天相,尚存一息。”

    “那便治。”萧景年口吻漠然,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微微一松,抬眸瞟见雪地上的一行血字,冷然问道,“她写的什么?可是毒后临死前的招供?”

    她死不承认当年逼死怜儿的大罪,终于在临死前一刻悔过了。

    御医只看了一眼,便跪在雪中不敢回答。

    “毒后究竟写了些什么,难道是咒朕的话?”萧景年沉喝,他知道她怨他,又不肯低头认罪,想必喝下药后痛恨他无情。

    在那碗药中下毒的事,他会查。

    萧景年大步上前,看清那行血字后,浑身一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