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有情丝千千结

第十章 君心无情

    萧景年怒极攻心,拔出侍卫身上的长剑,架到唐清歌的脖子上。

    “景年哥哥,你敢杀我吗?”唐清歌摇摇晃晃,身躯单薄得就像一片纸,望着他冰寒的黑眸凄然而笑。

    一切就跟七年前那样,他再一次对她拔剑相对。

    七年时光,她为他做了多少事,依旧没有减轻他对她的厌恶。

    萧景年怒视着眼前苍白的小脸,胸口的怒意到了极至,可心底深处却又有丝丝缕缕的抽痛。

    她不是爱哭的女子,却屡次在他面前落泪,他厌恶她的眼泪,明知是假,却又抑制不住的疼痛。

    “唐清歌,你真以为朕不能奈何你?”萧景年沉声冷喝,她竟然威胁他!

    唐清歌垂下睫毛,以前他还碍着面子,免得在众臣面前失了皇家风范,现在她就是个庶人,他完全能把她折磨得生不如死。

    “想知道巫王现在的情况吗?”萧景年凑近她的脸,冷笑着开口。

    唐清歌浑身一颤,惊惶的睁开眼睛,“我父王在哪里?”

    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萧景年满意的眯起眼眸,一把捏住她纤细的手腕,大步向天牢走去,“朕这就带你去见他!”

    他走得很快,唐清歌被他拽着,一路踉踉跄跄,好几次险些摔倒,他却置之不理,直接把她推到马车里,然后回声头吩咐散宴。

    天牢阴暗潮湿。

    萧景年拖着她大步走进,一把将她按在铁栅栏上,嘲讽的说道,“唐清歌,你抬头看看。”

    唐清歌挣扎着抬头,看见牢房里有个人影被吊在中央,浑身伤痕累累。

    “父王!”

    她身躯猛颤,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喊。

    那个吊着的人就是宠爱她的父亲!

    似乎听见女儿的惨叫,巫王艰难的抬头,看见栅栏外的情景后,也沙哑的叫道,“清歌……”

    唐清歌紧紧抓住铁栅栏,眼泪成串的落,看见父亲受难,她心如刀绞。

    她猛的转身跪在萧景年脚下,哀求道,“景年哥哥,我父王年迈,求求你把他放下来。”

    一颗心早已破败不堪,现在又似乎被他狠狠捅了一刀。

    他杀不了她,就拿她的家人泄愤。

    萧景年冷眼看着脚下的女子,他想把她一脚踹开,可是被她抱住的那条腿,却像是定住了似的,无论如何也动不了。

    看见她这狼狈的模样,他本该觉得解气,可是心底深处却又一阵难受。

    情蛊在发作,他控制不了。

    “求你善待我父王,我什么都依你……”唐清歌心碎如刀割,哭倒在他脚下,“就算你对我要杀要剐,清歌绝没有半句怨言。”

    “是吗?”萧景年忽然冷笑,“我要解了情蛊。”

    这样,他就能亲手杀掉她,给怜儿报仇。

    他也能从煎熬中解脱,免得控制不住的对她动心。

    唐清歌惊得抬头,情蛊若是真的容易解,当年父王也不会轻易放他一命。

    当时萧景年接到一封信,便独自一人来巫原城求亲,殊不知这是一个圈套,巫原城门口已经布下三千弓箭手,就等着他进城。

    她怕他受袭,才偷偷出城迎接,想尽办法呆在他身边,一步不离。

    父王担心她在乱箭中受伤,下令弓箭手撤去。

    可是城中仍然凶险重重,她不得已对他下了情蛊,和他成亲,两人从此性命共存,生死相许。

    “清歌,不能答应啊!”牢里的巫王嘶声叫道,“你若解蛊,就会……”

    “父王,我能解。”唐清歌打断他,静静起身,“巫原城已经破了,全都是我的错,清歌愿意赎罪。”

    巫王眼神痛楚,欲言又止,低声长叹一口气,“清歌,你真是好傻,情蛊种在你的心里,却种不进他的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