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有情丝千千结

第十四章 许下承诺

    唐清歌闭上眼睛,肩膀一阵剧烈颤抖。

    一定是父王在牢里看见萧景年对她冷酷无情,心疼她在宫中受苦,才送信给萧景丞,让他带自己离开。

    可是她还有退路吗?

    唐清歌睁开眼,目光一片平静。

    “三皇子,你对我父王有恩,今日是清歌咎由自取,不怪任何人。”

    “我早已不是什么三皇子了。”萧景丞苦笑,“我回到这里,只是想带你离开。”

    看她衣裙单薄,萧景丞一阵心痛,解开黑貂斗蓬披在她身上,想抱她入怀。

    唐清歌不着痕迹的一闪,避开他的手,“我不能走。”

    “为什么!”

    唐清歌欲言又止,低低说道,“我心口种下情蛊,现在还怀了他的孩子,已经有四个月了。”

    萧景丞浑身一震,仿佛当头一棒,踉跄几步差点摔在地上。

    片刻,他痛楚的开口,“是我利欲熏心,害了你,也害了我自己。”

    “往事已过,不要再提。”唐清歌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景丞,你能帮我个忙吗。”

    “你说。”萧景丞脸色惨白,满目痛楚。

    “等我生下孩子后,你帮我把孩子带走。”唐清歌凄楚一笑,“他恨我,也容不下我的孩子。”

    萧景丞脸色剧变,终于点头说,“好,我会把他当成亲生孩子一样抚养。”

    送萧景丞离开,唐清歌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当年她接到刺杀任务后,前往大营。

    可是她在路上被暴雪困住,精疲力尽后又遇到了狼群,正在危急的时候,几支白羽箭‘嗖嗖’划破夜空,射死了扑向她的狼群。

    她抬头,却看见一匹汗血马踏雪飞奔而来,骑马的少年一把将她拉上马背,一路狂奔甩掉了狼群。

    那时她被冻得失去知觉,他无可奈何,只能找了个山洞,脱了衣服把她抱到怀里,用自己的体温为她驱寒。

    他的怀抱十分温暖,那种暖意一直传到她心里。

    “我叫萧景年,今夜有损姑娘清白,实属无奈。若姑娘愿意,我一定上门求娶。”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两人赤身相拥,他虽然抱着她光滑的娇躯,可星眸一片澄澈,没有半分杂念。

    唐清歌满脸血污,面目全非,垂下睫毛说道,“怜儿。”

    ……

    时间一晃,已到了莺飞草长的三月。

    唐清歌在掖庭宫中虽然过得辛苦,可肚子里的孩子很争气,一直安安稳稳。

    听说怜妃因为怀孕辛苦,脾气越来越大,动不动就杖毙宫女出气,可是萧景年每晚都去她宫中看望,加倍体贴,温言软语哄她入睡。

    这日唐清歌做完杂役,在被临时叫到厨房帮忙,做了好几样糕点,才疲惫的回房。

    自从萧景年下了废后口谕之后,怜妃便把她赶出中承宫,自己住了进去。

    唐清歌只能住在掖庭宫的一间偏房里,阴冷潮湿,不见阳光。

    “娘娘。”彩蝶焦急迎上来,扶她坐下,替她揉着腰,“这肚子越来越大,再过一阵子恐怕遮掩不住了。”

    唐清歌一笑,“到时候我便称身染疫病,出宫待产。”

    宫中人人忌讳疫病,染疫之人会流放出宫,关在附近的尼庵里。

    现在她的腰身渐渐变粗,只能勉强用宽大的衣袍遮掩。

    深夜,唐清歌正要睡下,忽然一队内侍闯进掖庭宫,高声通传。

    “唐庶人,皇上翻了你的牌子,宣你侍寝!”

    唐清歌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她入宫以来,他从未宣她侍寝过一次,恐怕今晚他要的不是侍寝,而是想折磨她。

    想起那一晚被萧景年压在床上,唐清歌硬着头皮说,“公公,我身染风寒,不宜将病气传给皇上。”

    “皇上的旨意,你也敢抗?”

    唐清歌肩膀一震,可她肚子渐大,不敢拿孩子冒险。

    “不识抬举的东西!”公公骂道,“皇上早知道唐庶人不肯,吩咐架也要把你架过去。”

    两个内侍冲上来,架起唐清歌的胳膊就拖出宫。

    “放开我……”唐清歌没想到萧景年竟然下了这样的命令,拼命挣扎,可是却挡不住如狼似虎的侍卫,被一路拖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