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有情丝千千结

第三十章前缘已了

    圆月当空。

    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人影坐在房顶上,手里拿着一壶桃花酒,怔怔的盯着不远处河岸边的一座竹屋。

    青衣女子站在河边收衣服,一个小男孩在她脚边跑来跑去,不一会儿,一名英挺男子从屋里走出来,抱了孩子,体贴的帮她整理乱了的发丝。

    她抬头一笑,笑意清浅,随他一起进屋。

    屋里亮起了烛光,两条人影映在纸窗上,很快烛光又灭了,房中黑了下来。

    她睡了……

    萧景年摘下蒙面的黑巾,心里空落落,仰头喝了一口酒。

    几天前知道了唐清歌住在这里,他却压抑着强烈的思念,不敢和她相见,每晚坐到屋顶看着她,直到屋里的灯灭。

    她和萧景丞一家三口、平淡温馨的生活刺痛了他的心。

    萧景年心里又酸又痛,如果不是他的错过,这就是她和他的日子。

    他日日来看她,明明很庆幸她还活着,可那种相思而不得的痛苦,却越来越浓。

    又是一夜,萧景年痴痴的看着她在河边洗衣,目光眷恋。

    忽然,唐清歌脚下一滑,纤细的身躯就要落进河里。

    萧景年下意识的站起来,飞身扑了过去,在她就要落入水中的时候,一伸手臂把她揽进怀里。

    熟悉的气息迎面而来,萧景年终于能紧紧抱住日思夜想的女人,激动万分,千言万语堵在胸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抱她落地,却舍不得放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清秀的脸,一开口便是哽咽的沙哑声音,“清歌……我终于……终于……”

    “清歌多谢公子相救。”唐清歌却神情淡淡,向他施了一礼后,转身走向竹屋。

    萧景年猛的上前一步,拉住她的衣裙,“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景年!!”

    “男女有别,请公子放手。”唐清歌没有转身,拉回自己的裙角,“记得又怎样,记不得又如何,前尘旧事只是一场梦,如今我的梦已醒,公子难道还在梦里?”

    “清歌!”萧景年心底刺痛,她记得一切,可对他却这么漠然。

    耳边似乎又响起她凄楚的声音,‘我唐清歌对天起誓,今生与你相绝,来世永不相见’

    是自己逼死了她,今生还没过完,两人已是陌路。

    “是我的错,这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悔恨,为什么跳下崖的不是我自己!”萧景年声音低哑,痛苦煎熬。“我多想跟你一起去,可是……”

    可是他若死了,忆歌怎么办。

    唐清歌漠然的站着,眼前的男子竟然没有在她心里激起半点涟漪,心已成死灰,何况她的路已经走到头了,很快就会化为一捧黄土。

    “你走吧。”唐清歌淡淡的说,“我如今和景丞过得很好。”

    萧景年胸口剧痛,身躯微微一晃。

    如果不是自己的无情,这样神仙眷侣的平凡日子,也是他的。

    “清歌,我好悔,恨我自己对你无情无义,逼得你走投无路。”萧景年痛苦的摇头,“如有来生,我情愿这一切折磨全在我的身上。”

    “我们只有今世,再无来生。”唐清歌冷淡垂下睫毛,“而今世欠你的,我早已还清。”

    “是我负了你。”萧景年痛彻入心,“是我不好,我本不想打扰你平静的生活,可是……”

    他控制不住自己,自从见到她的那天起,就夜夜来到这里,即使是远远的看着,他也愿意。

    “父皇……父皇……你又把我抛下了……”一条小身影边喊边朝这边跑过来。

    唐清歌淡然抬眸,看清那小女孩的容貌后,顿时怔住。

    是那天晚上的小女孩,原来竟是萧景年的女儿。

    自从她坠崖以后,昏迷了足足一年才苏醒,浑身是伤不能动弹,直到去年才恢复过来。

    此后就一直隐居在这个小渔村,与世隔绝,根本不想再听到关于他的半点事情。

    可没想到,萧景年的女儿都这么大了,也许在她走后,他又另娶了嫔妃。

    “姐姐,原来是你啊。”萧忆歌一下子拉住了她的手,天真的笑道,“忆歌想要你做我的娘亲!”

    唐清歌目光一震,“你……说什么?”

    “我叫萧忆歌,自从母后过世,父皇每日伤心难过,忆歌也一直孤伶伶。”萧忆歌紧抓住她的手,莫名觉得这个女子有一种亲切感,“忆歌想要一个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