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有情丝千千结

第三十八章 似梦非梦

    能不能回到过去……

    唐清歌的眼前蓦然浮现出一片血色,当日的惨状历历在目,她发过的毒誓似乎还在耳边响起,可现在却又被萧景年紧紧拥在怀里。

    她不知道,更无法回答。

    现在她只剩下半年的命,等不到陪他白头到老的那一天。

    “清歌?”萧景年看她没出声,便低下头看她,却只觉得心脏一痛。

    月光下,她脸上已满是泪痕。

    “怜儿,过去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萧景年心里犹如被万针扎过,情不自禁吻着她脸上的泪水,“今后我一定护你一生一世,再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深夜的营地一片寂静,偶尔从远处传来一两声狼嚎。

    萧景年把唐清歌放在榻上,紧握着她的手。

    此情此景那么熟悉,唐清歌泪眼朦胧中,似乎又回到了数十年前的大营。

    那时萧景年还是少年主帅,在荒凉的边境扎营,除了带兵打仗,他心里想的念的全都是她,而她也多喜欢他啊,父王一次次发来密信,她都舍不得离开。

    听着远远的狼嚎,唐清歌恍惚间伸出手,摸上了萧景年俊逸的脸。

    自从她回宫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萧景年忍不住俯下身,温柔的贴住她的唇。

    炽热的唇,和两人的气息交织缠绕,溶化在了一起。

    萧景年清冷的黑眸泛起一层炽热,呼吸一乱,蓦的翻身压了上去,伸手拉开她的衣带。

    薄如蝉翼的罗裙滑落在地,萧景年扬手,指风打熄红烛,帐中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一切是那么熟悉,他的怜儿又回来了。

    黑暗中,他身下的女人没有像以前那样反抗,萧景年一阵心动,狠狠的倾身……

    弯月掩入云层,远处山林间的狼嚎一声接一声,冷风从帘子里吹进营帐,帐中的炽热缠绵却没有减轻半分,不时传出阵阵旖旎动静。

    军中起得早,萧景年在黎明时起身,昨夜找回了她的心意,心满意足。

    唐清歌也起身,坐在镜前正要唤过侍女梳发,铜镜里却映出萧景年的俊脸。

    他拿过她手中的木梳,像从前那样站在她身后,替她梳发。

    “清歌,你为景丞治伤的事,朕准了。”

    唐清歌肩膀一震,手中的玉簪差点落到地上。

    这样暧昧的治伤方法,对任何男人说都是奇耻大辱,萧景年究竟下了多大的决心……

    萧景年神情淡泊:“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景丞是朕的皇兄,而你是朕的结发妻子,朕相信你们。”

    他伤了她的心太多次,要不是怕再她伤心,他怎么可能咬着牙、违背心意的同意他们?

    萧景年知道,她和萧景丞相处三年,怎么可能无情无义?

    要是萧景丞死了,她即便不说,也一定会记在心里。

    萧景年不愿意两人好不容易修复起来的关系,再出现裂痕。

    如果三个人中,必定有人会受伤,他宁愿那人是自己!

    ……

    治伤的地方选在远离大营的一处温泉,温泉在岩洞中,这样一来就避免了被人看见。

    萧景年站在洞口,抬头遥望天际,眸色晦涩难解。

    他心爱的女人就在洞中宽衣解带,和别的男人面面相对,他却不得不把心底的痛苦压下,还要装出大度的样子。

    唐清歌往水面上撒了药草,闻见一阵浓浓的药香后,柔声开口:“景丞,下去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