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有情丝千千结

第三十九章 一世安好

    萧景丞深吸一口气,神色难过又愧疚:“清歌,我又害了你一次。”

    “是你救了我的命,没有你我早就死了。”唐清歌抬头,神色坦然。

    和萧景丞相处的三年里,她一直把他当作兄长看待。

    父王已经病故,她不能再看着亲人离世。

    看着她坚定的目光,萧景丞无话可说,脱掉外袍后,拿出一条布带蒙住眼睛,转身走进温泉后,再把身上的衣衫除尽。

    唐清歌看他入水,伸手拉开裙带,轻解罗裙。

    衣裙从肌肤上滑下,落到地面,唐清歌抬起纤足走进水中:“开始吧。”

    她的掌心贴在萧景丞粗糙的手掌上,和他相对坐在水中。

    齐肩深的水面上,浮满碧绿的药草,两人虽然坦陈相对,却被药草密密的遮挡住身体,即便不蒙眼睛,也看不到半点不该看的。

    唐清歌心无杂念,然而萧景丞贴着她温软的手掌,却是心绪难平。

    她原本是他的未婚妻,却一次又一次的错过。

    即使没有了皇子的身份,萧景丞也是一个俊美清雅的贵公子,和她在桃花镇相守的几年中,向他提亲的女人几乎踏破门坎,而他心里始终只有唐清歌一人。

    日思夜想的女人就在面前,且身无寸缕,他浑身热血翻涌,几乎要把持不住的扯开蒙眼布带,把她紧紧搂进怀里。

    正当萧景丞要失控时,耳边传来唐清歌清冷的声音。

    “景丞,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作兄长,在桃源镇你照顾了我三年,清歌无以为报,只愿兄长一世安好,成家立业,不再孤单漂泊。”

    萧景丞心里陡然一痛,浑身绮念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一定是察觉到了他在胡思乱想,才这般不动声色的提醒,给他留足颜面。

    “清歌,我会如你所愿,好好活下去。”萧景丞满心苦涩,却不敢再有半分逾矩的都想法。

    她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子,此生他只能是亲人,再不能有半分非分之想!

    唐清歌松了一口气,刚才她感到萧景丞浑身气血大乱,只能隐晦的提醒他,以免酿成大祸。

    萧景年忍着剜心之痛、锥心之羞,同意她为萧景丞疗伤,她又怎能辜负这份信任?

    两兄弟历经重重磨难才重修旧好,她又怎舍让两人因她离心离德,甚至手足相残?

    夜色深深,萧景年坐在石头上,在月色下喝酒,身影萧瑟。

    每一刻对他来说都是煎熬,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山洞里赤身相对,他便觉得心里像是乱刀戳过一样。

    拳头反复握紧,他忍得痛苦,可他更不想再惹她伤心。

    六个时辰渐渐过去,漆黑的天空露出一丝曙光。

    萧景年望着晨光松了一口气,今夜过去,他和清歌就能回到从前,再也不分离。

    洞中的萧景丞同样心急如焚:“清歌,放弃吧,你就快不行了!”

    从她掌心传来的灵力越来越微弱,萧景丞知道她在苦撑,从悬崖上掉下来以后,她的身体已经残损不堪,不再是当初那个灵力最高的巫女了。

    “时辰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下……”唐清歌虚弱的说,她苍白的脸上满是冷汗,小腹阵阵绞痛,浑身的力量就像是被吸干了似的。

    她不能放弃,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终于撑到最后的时刻,唐清歌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身体沉入水里。

    “清歌!!”萧景丞听见她落水的声音,不顾一切的扯掉蒙眼的布带,一下子把她从水里捞起来,抱在怀里。

    她双眼紧闭,脸色白得透明,最令萧景丞惊恐的是,水里竟然被血染红,泛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你放开她!!”

    一声冰冷至极的怒喝从洞口响起。

    萧景丞刚抬起头,胸口就被重重打了一掌,一下子摔进水里,怀里的女人也被夺了去。

    “你们俩究竟做了什么!”萧景年站在水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刚才在洞口听见惊呼,情急之下冲进来,却看见这让人无法忍受的一幕!

    萧景丞把他的女人抱在怀里,姿势亲密,两人身上都一缕不挂。

    他一把夺过唐清歌,用衣袍盖住娇躯,怒意沸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