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有情丝千千结

第四十一章君心谁知

    唐清歌昏迷了三个昼夜,终于苏醒过来。

    醒来之后,听宫女哭诉了自己滑胎的事,唐清歌的眼里闪过一抹不可置信,低着头看着平坦的腹部,黯然无语。

    和萧景年共度的一夜,她分明是是喝了避子汤的,为什么还会怀孕?

    是萧景年把避子汤换掉了?

    她知道萧景年想要孩子,但是她只有半年的命了,就算她这次没掉,也不可能生下来……

    许久,她将情绪仔细的藏好,才轻声问:“皇上呢?”

    宫女一下子跪在地上,声音里尽是哭腔:“娘娘,皇上得知您滑胎的事后,龙颜大怒,就再也没有来过。柔妃娘娘说公主思念父皇,昨日带着公主赶来大营,皇上现在正和柔妃在一起。”

    柔妃?

    唐清歌的脸上掠过诧异之色,很快又消失,神色淡淡:“柔妃来了也好,皇上不想见我,但愿柔妃能宽慰他。”

    她因为给萧景丞治伤而失了孩子,萧景年一定十分痛怒,一定以为她是故意的……

    也罢,就让他误会着吧。

    她只有半年可活,不想再和柔妃去争宠。

    也希望她死后,萧景年有了柔妃的陪伴,能尽早忘了她。

    ……

    萧景年坐在营中,脸色冰冷的端起酒杯。

    这几日来他心情郁结,既恨唐清歌为了别的男人不顾他的骨肉,又担心她身体不适,更不忍责罚她,也不想看见她……

    一颗心矛盾重重,他只能借酒浇愁。

    “皇上,您喝得太多了。”旁边伸出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按住他手中的玉杯。

    萧景年看了一眼跪在脚边的柔妃,正想推开,可眼角却瞟到帐外一抹纤细身影。

    他心念一转,伸手把柔妃搂到怀里,仰头喝了一口酒,低头渡进柔妃的唇中。

    柔妃浑身颤抖,她入宫以来就没有得到过临幸,现在哪里还受得了?顿时脸红心跳的瘫软在他怀中,眼神迷离。

    “娘娘,您进去吗?”守在帐外的宫女见到皇后,忙行礼。

    看见帐中的一幕,唐清歌心口一刺,可语气仍是淡漠:“不用了。”

    他和柔妃正在缠绵,她又何必打扰?

    “皇上,臣妾好热。”柔妃媚眼如丝,趁机扯开自己的衣襟,娇躯难耐的磨蹭着萧景年。

    萧景年抬起头,目光一片冷涩,伸手就把怀里的柔妃推开:“给朕出去!”

    他不过是做戏,只想让唐清歌嫉妒,哪怕有半分的在意。

    可唐清歌态度冷漠的让人心寒,他失望至极,又心痛无比。

    她的心里果真没有他了,就连看见他和别的女人纠缠,也无动于衷。

    真是,好得很!

    萧景年冷漠疏离的态度,和刚才的邪魅热情截然不同,柔妃满含委屈的退出营帐,心中恼怒。

    皇上刚才明明想要她,为什么又突然把她推开?

    “刚才有谁来过?”柔妃阴着脸,厉声质问帐外的宫女,她刚才在意乱情迷之中,似乎看见帐外有人来过。

    而萧景年在看见那个人之后,对她就态度大变。

    宫女吓得扑通跪下:“禀娘娘,刚才皇后娘娘来了片刻,不过未进帐就走了。”

    “该死的皇后!!”柔妃恨得咬紧银牙,又是这个身份卑贱的渔女坏了事!

    她简直恨透了唐清歌,这个女人只是长得像前皇后,竟然能让萧景年一路追到桃花镇,把她接进宫来封了皇后。

    当初柔妃借了唐清歌的画像,冒充她才入了宫,却没想到萧景年竟然会去找本尊。

    若说前皇后是巫原城的公主,身份神秘高贵,柔妃心服,但唐清歌身份卑贱,却压在她这个郡主的头上,她不服!

    “唐清歌,你这个贱妇!”柔妃咬牙低骂,认定是唐清歌心机沉重,拿她当了跳板。

    早知今日,当初画完像之后,就该让人杀了唐清歌,以绝后患!

    柔妃骂声未落,脑袋上忽然挨了重重的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