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撑腰

285 不同世界

    从陶青澄结婚以后,周家的人就没登过陶家的大门,盛明安不同意。『→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

    周晔当时和盛明安没讲什么,晚上等老婆下班回来了,先给捏了肩膀又给捏了脚,就提了提。

    “我和妈打过招呼,但是我看妈的态度似乎不是太欢迎,我爸妈那人你也知道,就喜欢串个门,这边实在也是没什么亲戚,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他们都没登过门。”

    陶青澄点头:“我去和我妈说。”

    “要是妈实在不同意,那就算了吧。”

    不同意还能怎么办。

    周晔知道丈母娘看不上他,在外面的时候也没少说他的坏话,不就是觉得他这里不好那里不行的,他确实不行,所以他都忍了,那说他懒,男人有几个喜欢干活的?

    他觉得自己对老婆好,能把老婆哄好了不就得了。

    陶青澄要的是这个,他能给的也是这个,他们夫妻俩过的特别的好,可就是丈母娘横在中间,她永远都不满意。

    周晔也想,等盛明安死了,可能自己的日子就好过了,他不是坏心盼着丈母娘去死,就是得了这病这是早晚的事儿,而且确实丈母娘给他气受了,这房子不是写的人家名字,他爹妈好几次说想过来看看,就是不允许登门。

    陶青澄和她妈刚提了一个开头,盛明安就翻脸了。

    盛明安:“你叫他出来,叫他自己和我说,当着我的面装的人五人六的,转个身就不是他了。”

    陶青澄说:“妈,我和你好好说话,你就不能好好和我说话吗?”

    盛明安气的狠了,胸口不停喘着,有些话当着女婿的面就不能说,只能娘俩私下说。

    青澄傻不傻?

    你现在就把人往家里拉,那以后呢?

    人家下次可能提出来的就不是要来家里看看,而是要来家里做住住了。

    “周晔,你出来。”

    陶青澄压着火:“妈,我们俩出去散散步吧。”

    她觉得发火于事无补,尽量争取和母亲好好沟通,母亲这样的身体,让她生气不是自己本意。

    可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奈何她妈就是听不进去。

    心结摆在这里,周晔不能赚就怎么都不行,偶尔竟然还念叨陈暮好呢。

    作为女儿,陶青澄实在不太能理解母亲的想法,陈暮给过什么钱?给的都是生活费,每个月也无非就是让你能多攒几千块钱,那又怎么了?拿着攒下来的钱去搭你的兄弟姐妹,别人都幸福了,就她一个人不幸福。

    穿上鞋和母亲一前一后就下楼去了,娘俩在楼下也还是发生了不愉快。

    盛明安就是这个想法,房子是我的,我说了就算。

    “你要是想让他爸妈登门,你们就搬出去住吧。”

    陶青澄强压着火。

    让她搬出去住。

    “妈,那说到底也是我公公婆婆,我和你讲了很多次,他自己条件不好所以他得靠着我,他们家也翻不起来什么大浪,有什么呀?我一个月就这点工资,我能搭他们吗?还是我能被他们给欺骗了?为什么你就想不通,非要固执的认为他们能从我这里骗走什么呢,周晔对我好,你觉得不行,那他对我不好,你才满意吗?”

    盛明安看着女儿:“他对你好,他那是为了麻痹你,我死了这个房子就腾出来了,现在房价什么样啊,他自己买得起这个位置这样面积大小的房子吗?他就算是再回去投胎一百次他也做不到,他一个月就赚那么两个钱,又抽烟又喝酒的,真的为你着想,是不是得为以后打算,你们还没个孩子,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真的知道上进,就该做点什么,想办法多赚一点,可周晔根本不思进取,就上自己那个破班,养家就让青澄来养。

    陶青澄努力深呼吸一口气。

    “现在还没孩子,真的有孩子到时候就有办法了,我家的条件养个孩子还养不起吗?再说大多数的人不都是这样过的,别人能过为什么我就不能过?”

    盛明安:“你现在每个月吃药花多少钱?你自己感觉不到紧张?你现在除了能痛快自己这张嘴以外,你感觉不到日子紧张?”

    陶青澄不觉得紧张,她自己手里握了大概二十多万左右,家里房子和车都有,她有稳定的工作,母亲手里大概也有二十多万,但母亲的钱她不去想,就算是母亲最后将手里的钱都搭别人了,她也不会指责母亲什么,只希望母亲也不要来一次次指责她的生活。

    明安的想法不同,过去自己家呢,就没受过憋,想买什么买什么,自己买完还有富余给别人买,现在不说给别人买,就算是自己也不能随心所以,她都这把年纪了,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穿不到才看不上周晔的?她是心疼女儿。

    瞧着周紫打扮的,日子过的,常青那就更没办法比了,盛家的丫头一个赛一个嫁的好,唯独只有青澄。

    她现在怀不上孩子,正在吃药调理,这每个月花出去的钱和流水一样,她的工资就那些,还得攒点,你说可不就痛快嘴了,衣服想买几件都得考虑考虑。

    人小周紫那丈夫,对岳父岳母别提多好,有什么给什么,周紫说了也算。

    说给买房就买了。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她不想女儿将来也过这样的日子。

    青澄:“妈,我过日子只和自己比,不看别人,我觉得我过的很幸福。”

    盛明安暴怒:“我是你亲妈,我不会害你。”

    青澄心里淡淡笑着,你是我的亲妈,你是不会害我。

    可是你要求的太多了,你奢求的太多。

    她不是常青,她也不愿意成为常青,常青的日子苦不苦只有常青自己知道。

    丈夫再出色,丈夫能赚钱那又怎么样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她有办法克制住周晔的家人,那不就得了。

    有些话她不愿意对母亲讲,因为讲了母亲也不会认为是她自己的错。

    陈暮骗婚,全家坑了她那么多年,还不够?还能反复拿出来说陈暮好,陈暮好在哪里?

    就因为能赚钱吗?

    他每个月多给点的几千块,重过她的幸福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