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补习之王

第一百八十二章 面朝大海的绝望

    至于什么是第三种人,万一没有说,丁韶颖也没有问。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因为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似乎有点儿拉低了情趣一样。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杯每一杯的在这里喝酒,直到将那瓶酒快喝光了。其实一大半都进了万一的肚子里。

    “今天感觉就像是过山车,很刺激,但是也很过瘾。谢谢你!”丁韶颖对着万一笑,因为喝酒的关系,她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看起来有些陀红。也更显得娇艳可爱。只是她似乎并不是她自己刚才说的很刺激很过瘾的神情。

    “为什么去香格里拉?”丁韶颖带着酒意对着万一说道,“还有你……我听他们都叫你老师,而且他们很能打。你是武术教练?”

    “不是,我是一名补习老师,在湘南省星沙市开了个补习班,你应该在网络上可以查到我的一些信息。星沙市最好的高中补习老师,曾经将一个二流子辅导成了重点大学的学生,将一个小太妹辅导成了学校的尖子生。尖子生还在我们的队伍里,就是那个姑娘……”

    “我知道,那姑娘,挺喜欢你的!”丁韶颖就笑,“师生恋!”

    万一就举起酒杯笑,并不为自己辩解,这些当开个玩笑就行了,没有必要较真,而且丁韶颖也不一定就是这个意思,或者看不起什么的:“去年暑假的时候,我带他们去了hn,这才是他们改变的开始。今年我想带她们去香格里拉。”

    “人生总要有些丰富的经历,才能让自己的一生变得饱满厚重起来,才能领会到人生的真谛,才能有质的改变,古人都说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是个很不错的补习老师,敬你!”丁韶颖就举起酒杯对着万一说道。

    万一也举起酒杯回应,两人的杯子碰了一下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各自抿了一口之后,丁韶颖就开始自言自语的说道:“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也会去香格里拉?其实我不是去朝圣的,我只是想走不一样的路,我到了要改变自己的时候了。”

    万一默不出声的看着这个姑娘。他已经在网络上查过她了,在四年之前,她都是非常火爆的流行歌手,获得过无数的荣耀和奖项,她的歌曾经传唱大江南北,让老人、孩子都喜欢有事无事的哼几句。

    但是慢慢的她的才华好像消失了一样,很少有精品的歌曲出现了,也很少获奖,她渐渐的在公众面前露面的时间也少了起来,直到两年前基本上销声匿迹,除了偶尔有网络上的文章提起过她,她的名字和人还有她的歌声就个很少出现在了媒体上。

    “我有过风光无限的日子,也有过不名一文的日子,品尝过酸甜苦辣,也饱尝了人间冷暖,我觉得我离突破自己的瓶颈还有点距离,所以我也想出来走走,净化一下自己的心灵。”丁韶颖说到这里,忽然又自嘲的说道,“其实……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出来走走的,才思枯竭,或许是因为我太过于在意和享受那种浮华的生活了的缘故。”

    “走一走也是好的!”万一趁着酒意说着,“冬天的香格里拉或许就是与众不同的神龛呢?不然即便是这样的季节,也还有很多人将那里当成朝拜的圣地?”万一说着就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干了,站起来,摆一摆手,“走了,睡觉去了,很高兴和你聊这一会儿!”

    丁韶颖没有回应,自己坐在那里,一个人慢慢的品尝着,眼睛有些漫无目的的看着外面的景色,黑漆漆的大海上,感觉到自己忽然间非常的渺小,而海面的上空,还有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闪烁。

    “和星辰大海比较起来,人真的感觉很渺小啊!”丁韶颖感慨的说了一句,然后也慢慢的站起身来,回房间去了。外面的风确实有点儿大,太冷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万一已经很清醒了,走到阳台上,在白天的时候看海,那种景象和昨天晚上又是截然不同了,那种辽阔和蔚蓝,还有天空中浮动的云,忽然整个人都心胸开阔起来,有种宠辱偕忘的洒脱。

    “嗨,早上好!”旁边传来了丁韶颖的声音,她转头看了万一一眼,又将目光投向大海,忍不住就伸了个懒腰,“第一次感觉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美好的地方。以前我也不是没有到这样的地方度过假,但是那时候人心浮躁,没有这样的心境,所以感受不到这样的开阔……等一下,等一下。我好想有点儿什么感觉了!”

    丁韶颖忽然就急急忙忙的跳起来,朝着房间内跑去,然后又匆匆的出来,坐在椅子上,就开始慢慢的拨动着吉他,一边波动,一边还在哼唱,有时候,有的地方还反复的弹奏,一边弹琴,一边还用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万一并不懂音乐,虽然有时候也会去唱歌。

    过了好一会儿,丁韶颖忽然就像是被抽空了空气的娃娃一样,瘫坐在了椅子上,“唉——”的长叹一声,摇着头,有些无奈的看了看万一说道:“刚刚有了些灵感,但是还是不行……看来我还真的是才思枯竭,或者根本就是那种偶尔灵光一闪的人。”

    万一就看了看丁韶颖,忽然开口说道:“我有句话,有时候一时的灵感,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就是那种灵光一闪的时候。但是如果要让灵感经常的闪现出来,那么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来进行匹配。我就是说,自己本身就必须是一个音乐造诣非常深厚的人,才能做到灵光经常的闪现。”

    “有点道理!”丁韶颖就放下笔,也放下吉他,站起来,面朝着大海,忽然就大喊了一声,“我想有栋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万一叹了一口气:“每一首美丽如画的诗歌的背后都是隐藏着诗人的绝望。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写出了这首诗两个月之后,诗人自杀的原因。人生当中无法实现的幸福,只能寄托在诗歌里面,其实这就是一种绝望。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实现这样的美好的生活。”

    “看来你一定是教语文的,对这些东西理解比较深刻啊!”丁韶颖就看着万一笑,“我以前读书的时候,语文并不是特别好,但是喜欢写作文,不喜欢背书。”

    “将心比心而已。”万一就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在想,如果我也处于那种绝望之中,对追求的美好生活无法实现的痛苦中的时候,我虽然不会自杀,但是也绝对会对生活失去信心,而只能在诗歌里为自己做绝唱。”

    丁韶颖不再说话了,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万一也不打扰她,慢慢的往后退,最后退出了阳台。这里就只剩下丁韶颖一个人,站在这里久久没有动,知道那海涛猛然的“轰”的响声,让她才恍然觉悟起来。转头一看,旁边已经没有人了,不由得微微一笑。

    等她出门的时候,这才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万一正好从外面进来,端了一碗云吞,对着她笑:“过来吃一点,为你带的。趁热吃了,然后我们去看海!”

    其实出去看海和在客栈内看海的感觉是一样的,那种辽阔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只不过在客栈的时候,可以独自的享受,并且还可以在摆满了鲜花的阳台上看,还可以躺在躺椅上慢慢的感受和听海。

    但是在外面看海,整个人都有一种跃跃欲飞的感觉,特别是站在海边的岩石上,海风吹过来,吹动着衣服,那种感觉很爽。特别是万一看到了不远处穿着长呢子大摆裙的丁韶颖,那种裙裾飘飞的样子,真如神仙中人一样。

    “真美——”万一就赞叹的说了一句。

    “是很美,比欣姐美不?”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一听就是邢小玥,万一就转过头一看,果然是这丫头,气鼓鼓的看着万一,等万一有些莫名其妙的摸自己的脸,以为有什么不妥的时候,她又忍不住笑。

    “你呀,万老师呀——”邢小玥就像个大人一样的叹气,然后走过来,和万一并肩站着,看着大海,“你现在有欣姐……别否认,那个狐狸精,到嘴的肉怎么可能不吞下去了再走?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她的用心。你也是个受不得诱惑的,送到嘴边的自然是吃了再说。这我也就认了,但是这个大明星……”

    “傻姑娘!”万一就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拍得小姑娘对着他翻白眼,“我现在根本就不考虑感情那些事情。有时候太伤人,不是伤了别人就死伤了自己。有时候太费力,不是让别人变得踌躇,就是让自己变得心乱,我现在要做的不是这个……”

    “那你等我毕业,等我长大一些!”邢小玥就仰起脸,看着万一,还有些爱怜的伸出手,擦掉万一脸上被海风吹过来的粘在脸上的水雾,“我长大了就嫁给你,给你生孩子,我们住在海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听到这句话,万一的手微微一颤,想起了自己先前对诗人的评说,心里百感交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