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极品美食家

267

    “哈哈哈,还是太年幼了,年轻好胜,可惜能力有限,别说就你,就是再加上你的老子,也成不了。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慕容克嘲讽道。

    “谁说咱们诸葛家成不了事?”诸葛长风年轻气盛,又是被自己曾经圈禁的人,受不住他的冷嘲热讽,暴跳起来。话一说出口,便感觉到自己失言,脸上愤愤然,更是恨及了慕容克,发誓只要出去了,一定不让慕容家的人好过。诸葛长风还是觉得自己,会出去的,他的爸爸,家族不会放弃他。

    “我们诸葛家,近百年来,为联邦做出了多大的贡献,若是我们有心权利,早就去争了,还有争不到的吗?那是我们诸葛家不想,我们只想做好食品,赚到钱,对权利没兴趣。”诸葛长风最终找出这样一个借口。

    “呵!”慕容克冷笑一声道:“你们诸葛家不想权利?我怎么不相信呢?不是不想,是没人选他。为联邦做出贡献,你们诸葛家除了赚钱,为联邦做了什么贡献,打了魔兽,还是为联邦死了很多诸葛家的人?都没有。为联邦提贡食物,研发了营养液,将这个也当成你们的贡献,你诸葛家可以再无耻一点吗?”反正闲着没事,想着自己被圈禁的日子,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威胁,命令,鄙视,就算他救了他们的命,也恨他不得了。

    “你也别笑我们诸葛家,你想想你慕容家,你慕容家为了掌握力量,弄死了多少人,而且个个都是异能者,还六大家族呢,不一样是狗屁。”诸葛长风反讽回去,对付慕容克,激动不得,谁沉得住气,谁便赢。

    “知道你女儿吗?现在变成兽人的慕容烟,关在漳城的监狱里,可惨了!唉哟,从前多么漂亮,多么善良,多么有能力的女子,那是人人夸,人人赞,男人爱,女人羡,结果呢,却是蛇蝎一只,你们慕容家的内里,便是这样的。”诸葛长风看着慕容克一脸拉屎的样子,心情好受了许多。

    “她刺杀席主席,墨主席,她都没死,我只是刺杀墨主席,我为什么会死?哦,她还刺杀许小姐,差点成功,就她犯下的罪行,都没有对她用极刑,你说,联邦会如何对付我?那当然是放了我。大不了,我们诸葛家出些钱,我在这里也就住几天,但是你呢,你就老死在这里吧。天启城的事情,可是你们干的,陈许两家不会放过你的。”诸葛长风笑道。

    “那是你逼我们干的。”慕容克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有证据吗?分明是你想报我的救命之恩,想为我取得方便面的技术才做的。”诸葛长风撇了一眼道。

    “你这话要有人信才行。”慕容克毕竟是老狐狸,哪里会被诸葛长风这个小年轻给唬住。

    “那咱们便拭目以待,你自己也说了,我爸要来了,我爸在联邦还是有几分薄面的,你呢,你还有什么,你只是个死刑犯,你等着拉出去枪毙吧,还有你慕容家的那些在石场的族人,你以为你那几个长老救得出来?我之前跟你说了,我会帮你救,我早就派人去了,只要这里事成,那么你的族人我便放了,若是事不成,那么他们这些人,便只有一个地方去,那便是地狱。”诸葛长风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极为的得意,说完,便安心的躺下,说道:“我就算死也划得来,因为有人为我陪葬。”

    慕容克分不清诸葛长风话里的真假,若是他真的派人去控制自己的族人,那就真有些麻烦了,不由得有些后怕,他拼命命的活着,为的不就是他们吗?若是他们没了,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也就成了慕容家族的罪人,死后哪里还有面目去见自己的祖宗,他还不如自裁了。

    但是慕容克的城府哪里是那么容易被击破的,虽然心下着急,却是面上不显,当然,他也想急着弄清楚。

    “狱长,能不能帮我接个电话给墨主席。”慕容克想来想去,他唯一能求的也就是墨临渊,毕竟那天的事情,他帮了他,立的也是头功,否则,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打过措手不及,联邦以及五大家族不知要吃多少亏,特别是陈家。他觉得,他立的功与他犯的错比,也可以相抵了。他只想拿这份功救他的那些族人,让他的族人活着,这就够了。

    诸葛长风听到慕容克要与墨临渊通话,冷笑了一声,却是不理他。

    墨临渊得知慕容克要见他,想了想,叫人将他带了来,于是,慕容克被带出监狱,带到墨临渊的面前。

    慕容克走进墨临渊的办公室,笔直站在墨临渊面前,现在,他们一个是官,一个是犯人,已经不是从前的那种前辈后辈的关系,虽如此,慕容克依然站得笔直,依然有着一家之主的威严。“慕容叔,坐。”墨临渊指着桌前的座位说道。

    慕容克脸色松动下来,依言坐到椅子上。

    “你找我来所谓何事?”墨临渊完全是公事化的问话。

    “诸葛长风在石场布置得有人,用以维持我们几个,现在,我们没有如他所愿,虽我家几位长赶了去,也不知能不能救得出他们来。临渊,看在咱们两家相交那么多年的份上,救救他们,他们都是无罪的,什么都不知道。当初我也是利润熏心,才会做出这些事。你就原谅我,帮我救救苦救慕容家那些小辈,他们也是被我拖累。”慕容克请求道,。

    “你们想劫狱,为什么你们总是喜欢不按律法行事呢?”墨临渊无奈说道,还是提起电话,拔通了石场的电话。

    “他们被救走了,只是被谁救走的,那我就不知了。”墨临渊放下电话说道,

    “救走了?是谁呢?”慕容克心里忐忑不安,到底是诸葛长风的人,还是慕容家的长老。

    “慕容叔,应该不是诸葛长风的人,你想,他要办大事,哪里还会分出力量去对付别人,那小子是唬你的。”墨临渊说道。

    听了墨临渊的话,慕容克不由得舒心起来,点了点头道:“我想也是。”看着面前的墨临渊,心里又是难过又是可惜,当年若是不是自己利欲熏心的话,没的拖延救他的时间,趁着他好好的,是早为他与烟儿订下婚事,也许便不会有那么一出。那么眼前的这个,样貌,才情,能力,一流的年轻人,便是自己的女婿,只是,这世上什么药都有,唯一没有后悔药。

    “只要他们活着,我就是死了也心安。我对不起联邦人民,对不起那么多因我死去的人,我现在只求速死。”心愿已了,慕容克活下来的心思也没有了。“只是烟儿,曾经那么优秀的女子,既然成了那样,我真的很心痛。临渊,烟儿对你的心是很真的,只是她因爱生恨,都是我的错。能不能看在她成兽人的份上,放过她,让她自生自灭?”

    “慕容叔,像她那个样子,难道你不觉得,让她死去比活着更好一些吗?不是吗?”

    “那随你们。”慕空克木木的说道,也没提见上一面的话。虽然这个女儿他早放弃了,但是,听到她如今的样子,心也痛痛的,恨不能替代她,此时的他,真的是悔不当初。

    新婚第二天,陈升便被派出去了,这让冰冰很恼火,哪有这样的,不说给婚假,新婚燕尔的时间还是要给够的吧。

    “临渊,我大哥刚刚结婚,你就让他去工作,难道你们联邦政府就只有他一个将军吗?”冰冰很生气的说道。

    “老婆你冤枉我,这不是我要你大哥去的,是你大哥自己要去的。联邦的将军是很多,确实真没有几个有你大哥那样的好本事。再者,他的婚礼被诸葛家弄坏,弄烂了,他自己想出去,你不允许他吗”墨临渊解释道。

    “你怎么老是你大哥,你大哥的,我大哥不是你大哥吗?”冰冰皱着眉头说道。

    “是我大哥,老婆的大哥自然也是我的大哥。”墨临渊摸摸鼻子,现在好像,陈升排在他前头了,这感觉真不好。

    “我是心疼十七,刚刚成为新嫁娘,结果第二天就要夫妻分开。”冰冰没理墨临渊的表情,继续说道。

    “你就心疼人家,也不心痛我。”墨临渊吃醋道。

    “怎么不心痛你啦,再说,需要心痛你吗?”冰冰没明白墨临渊话里的意思。

    “冰冰,我记得我们结婚的时候连洞房都没圆呢。我那么可怜,怎么不见你可怜可怜我。”墨临渊一脸受伤委屈的表情。

    冰冰一愣,皱了下眉头,怎么扯到他们两个的洞房去了,那不是有原因的吗?能跟这个一样吗?只是看着墨临渊一脸受伤的表情,为什么心会痛呢?其实想想,也挺对不起他的。“唉,好啦,那天不是有事吗?我们也没分开啊,我们度了好几天的蜜月呢,跟他们不一样。以后我会对你好一些,你别这么一副自己受了好大委屈的表情好吗?好了,你工作,我不耽误你时间了,我去陪陪十七。”冰冰有种母爱泛滥的感觉,再不走,真的会将他抱在怀里好好的疼爱,只是,现在是办公时间,直觉他也不需要,她不能留在这里。

    “冰冰,你就不能多陪陪我,我们两个,自成亲之后,也很少在一起,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再这几天,你又要走了。”墨临渊一把抓住冰冰,将她抱在怀里。

    冰冰整个人都愣住了,安静的呆在他的怀里,双手怀过去,紧紧的抱住他,很享受他的拥抱,也喜欢抱着他。

    ……

    十七早早便起身,与陈升一起拜了茶,便送陈升出去,回到家,便将家里打扫收拾一下,其余的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做。原本,她想陪着陈升一起去的,只是家里有很多客人,她得留下来,招待这些客人。说起来,也是一天没闲着。

    看到冰冰过来,开心的跑过去,一把抱住冰冰说道:“师傅,你怎么才来啦!”一大早便盼着她来,终于是盼来了。

    “你新婚,我来那么早不太好,昨天,怎么样,是不是过得很兴奋?”冰冰打趣道。

    “师傅,哪有你这样开自己徒弟玩笑的,”十七翘着嘴,挽着冰冰的手往家里走去。

    走进新房,十七给冰冰倒了一杯茶,道:“师傅,你什么时候回漳城啊?”

    “过两天便要走了。”

    “好,我跟你一起去。”十七说道。

    “以后你就不用去工作了,留在家里,陈家需要你。”冰冰喝了一口茶道。

    “那怎么行,你的安全得我负责。”

    “没事了,现在,慕容烟也废了,也没有像她那样丧心病狂的人要对付我,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不行。反正你的安全工作我一定要负责到底。而且升哥也答应了,我爸也同意,师傅,您对我们一家人很重要,真的。”十七说得很诚恳。

    “那也得给你放半个月的婚假,等婚假结束后,你若是想去便去。”冰冰也不死命拒绝。

    “不用了,诸葛家的事情若是解决了,升哥也会去保护你。再者,咱们的生意不也在漳城,到时候,我爸也会去,所以,这婚假要不要都无所谓。”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你想怎么就怎么样好吧。”冰冰无奈的说道,这家伙,主意正得很,而且,说服力很强,从前是,现在也是。

    现在的十七,与从前好像有很大的不同,就好像一下子长大了,成熟了。身上有了成熟女人的韵味。

    “师傅,你老盯着我干嘛?我有什么不一样吗?”十七看到冰冰在打量她,大方的在冰冰面前转了一个圈,问道。

    “我发现我的十七越来越有女人味了,闻闻真是香啊。昨天我大哥可是幸福死了。”冰冰笑道。

    “师傅,哪里有能像你这样打趣人的?”十七羞红着脸。原本是一个很豁达的女孩。泰山压于顶都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现在,只一个打趣,便满脸通红。真是长大了呀。

    “师傅,你在说这事我就不理你了。”十七撒娇道,

    “好了好了,我不打趣你了,十七现在真的长大了。”冰冰呵呵笑道。

    十七比冰冰小五岁的样子,冰冰一直将她当妹妹,虽然现在她是大嫂,但是冰冰可不会想着改变相处的模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