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公牛传人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叫什么

    白已冬看了一圈,看到一个特别的小孩。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相一般,属于那种丢到人堆里找不出来的类型,此时正在和另一个人斗牛。

    对方身高比他高,年龄也比他大,看起来没有胜算。

    斗牛一开始,他的表现让白已冬刮目相看。

    首先是有别于常人的节奏感,真正的高手,都有自己的节奏。

    白已冬看着他的运球,感觉他的运球也很好。

    年纪轻轻就能把所有的技术纯熟的捏合到一起,摸索出适合自己的套路。

    运球节奏多变,对防守者的功力也是个考验。

    因为变化越多,越不好判断他的攻击点。

    突然的胯下运球,体前衔接艾弗森式的大幅度体前变向晃开身前人,迅速入内,托球起身,上篮得分。

    被晃的人苦笑:“陈默啊,你这么打下去我的首发位置就要让给你了。”

    “这要看教练安排。”

    和他斗牛的人也习惯了他的耿直,便没太在意。

    白已冬听到了,陈默?是不是罗德曼上次说的那个人?

    白已冬决定多观察一会。

    他的运球不错,以他的年龄来说,这样的运球技术算得上是出类拔萃。其次,他的上篮手法很好,挑篮时的手感极其柔和,让人看了感觉很舒服。

    同时,他还有个极具个性的投篮姿势。

    他的投篮姿势像乔丹,辅助手和乔丹一样,如花瓣一样五指张开,拨球的手指不是常规的食指加中指,而是用尾指、无名指、中指拨球。

    拨出球的时候,三根手指一起折下,唯有食指指着篮筐,好像是号令士兵的统帅,又像是一把手枪。

    一百万人就有一百万种投篮姿势。陈默的投篮姿势非常优美,优美之中又极具个人特点。

    如果未来他能进入nba,这个投篮手势一定会被争相模仿,不过,他现在还小,一切都不好说,即使进nba,那也是许多年以后的事了。

    陈默完胜了他的对手,白已冬走到他的面前,“孩子,你叫什么?”

    “校长,我叫陈默。”陈默激动地说。

    白已冬笑问:“你几岁了?”

    “今年11岁。”陈默的话让白已冬震惊。

    才11岁?真是不得了!

    白已冬平复下心情,问道:“平时看nba吗?”“看,我特别喜欢乔丹,也特别喜欢校长!”陈默说。

    “好眼光。”白已冬抓起地上的球,“还想打吗?”

    “想,我想和校长斗牛。”看着一个不到一米五的小家伙要跟自己斗牛,白已冬有种自己老了的感觉,“可以啊,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也不会。”别看陈默年纪小,只要扯上篮球,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白已冬让陈默先攻,顺便看看这小子还有什么没露出来。

    陈默与白已冬的单挑惊动了其他人,孩子们围拢过来,教练组也向这边聚焦。

    “这么多人看,不紧张吗?”白已冬笑问。

    陈默不在乎其他人,他只知道自己即将和白已冬过招。

    陈默将白已冬当做自己的目标,如今,他第一次得到了和白已冬斗牛的机会,“我来了!”

    “来吧,小子。”白已冬连个孩子也不放过,习惯性地飙了垃圾话。

    罗德曼站旁边起哄,“bye啊,你要是被陈默进球,就得请大家吃饭!”

    “没问题!”白已冬爽朗地答应下来。

    “太好了,校长,我要吃海鲜,我要吃龙虾!我要吃鲍鱼炖粥!”

    “小子醒醒,陈默还没进球呢!”罗德曼把布图从幻想中拖了出来。

    “教练,你觉得陈默有机会吗?”汪洋坐在地上问道。

    罗德曼倒没立即回答,从实力上看,陈默绝无可能在白已冬面前进球,问题是,白已冬真会下死守吗?

    因此,罗德曼的回答也不肯定:“我不知道,这要看你们校长的心情。”

    “bye,你可得小心了,chen是梦幻学院篮球队建立以来第二个在11岁就进入一队的人。”陈默被拉比·拜亚斯视为球队的未来核心,对于陈默在白已冬面前的表现,他很期待。

    白已冬笑道:“那么多人夸你,你不紧张吗?”“只要当耳旁风就好了。”陈默的话把白已冬逗笑了。

    即便陈默被他们说得如此厉害,白已冬没不怎么重视,随意张开双手,“来吧小子,我现在不是你的校长,我是你的对手,知道该怎么对待对手吗?”

    “知道,我会打败你!”陈默开始进攻,他先试了几次具有迷惑性的胯下运球,白已冬就像看风景的路人一动不动。

    这种把戏在白已冬面前毫无作用,陈默明白这点,便运球向前,使用其他的技巧。

    各种各样的运球动作从陈默的手上娴熟地施展而出。

    就像是一场杂耍运球表演赛,陈默的这段运球如果怕成视频发到网上,恐怕会有成百上千的人发出“中国后卫有希望啦!”的感叹。

    “我看够了。”白已冬想逼一下陈默,长臂一伸,点飞陈默的球。

    脑袋发热的陈默被泼了盆冷水,冷冰冰的,白已冬和他的差距大到无法想象。

    陈默重重地呼吸,不敢再做花哨的运球,很是保守。

    “他怂了。”罗德曼说:“如果像刚才那样拼,说不定有机会,现在这样肯定不行。”

    “校长的防守太强了,陈默那一套下去居然动都不动。”布图暗叹。

    罗德曼轻哼一声,“那种毫无意义的花式运球也就对付你们这帮小屁孩有用,对你们的校长,最多会让他觉得陈默的基本功很好。”

    陈默和白已冬僵持了几分钟,白已冬向前抢他的球,陈默就像护住小鸡的母鸡,独自对抗身前的老鹰。

    白已冬病没怎么发力,只是随手抢断,陈默犹如惊弦之鸟,不敢把球护在身前,只是用最保守的背后护球僵持。

    此时此刻,陈默锐气全无,全然看不到取胜的希望。

    “这么打可赢不了。”白已冬说。

    陈默抿着唇,突然问:“你叫什么?”

    “what ?”

    这小子吃错药了吗?

    白已冬道:“这个问题全中国都知道。”

    “那么,你叫什么?”陈默第二次问出这个让白已冬发狂的问题。

    这小子又来了!罗德曼苦着脸,因为他领教过陈默的厉害。

    他是可以防住陈默,不过当时陈默才十岁,他也不好认真防,只是随便打打。

    陈默一开始也像现在这样被防的死死的,问出这个问题后,他就在罗德曼的身上完成一次进攻...

    回想起来,罗德曼仍然觉得那是自己生命中最屈辱的一天。

    现在,白已冬遇到了一模一样的事情。

    他会跟自己一样受辱吗?罗德曼有些迫不及待了,如果那真的发生,他一定会狠狠地奚落白已冬。

    这时,陈默的姿态变了,转为攻击性最强的运球姿态。

    “我叫白已冬,然后呢?你想怎样?”白已冬正儿八经地回答道。

    陈默点头,白已冬把他的点头理解为“我记住了”。

    随后,陈默压下重心,全速向前,这是全力一搏了。

    白已冬自不会让他轻易过去,轻松堵住他的路线,刚要伸手断球,却看见陈默把球用力往背后一拍,这是要做背后变向?

    过度的阅读进攻让白已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他的身体迅速地堵到陈默的另一路。

    然而,往背后拍的球却没像另一个方向弹去,那球的弹动方向没有任何的改变,依然是弱侧手。

    白已冬心知自己中计,陈默继续运球,全力冲破白已冬的防守,这是多少人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

    “他才11岁啊!”

    白已冬惊讶无比,他可以追上陈默,但他没有追,因为这小孩做得比他想象中还要好,“真是不错!”

    陈默没有发现白已冬放弃追赶,仍旧以最快的速度向前上篮得分。

    球进的刹那,球馆内的孩子欢呼雀跃,不仅为陈默战胜白已冬,还为今晚的大餐。

    “为什么不追上去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罗德曼知道白已冬可以追帽陈默。

    白已冬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一个小屁孩而已,至于吗?”“小屁孩?你知道这小屁孩有多恶趣味吗?你知道他为什么问你的名字吗?”罗德曼一脸的幸灾乐祸。

    他这么一说,白已冬倒真想知道为什么,“对啊,他为什么问我叫什么?”

    “陈默有一个笔记本,上面不写日记,不写每日的体悟,专记名字。”罗德曼说:“他每次和陌生人打球的时候,都会问对方名字,只要他突破了对方,他就会在日记本里记下他的名字,注明自己在几岁的时候突破了他并且得分。”

    “白已冬,我11岁时突破了他。”罗德曼大笑:“他今晚应该会这么写!”

    “怎么会有这样的小孩?这么狗屁的小孩是谁教出来的?”

    一想到自己的名字即将进入陈默的“*”,他就一阵心酸。

    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他被陈默脱坡得分是事实。

    所以,他不仅要品尝这苦果,还得请所有人吃饭。

    “我今天和校长斗牛了,都说校长的防守很厉害,但我感觉不出来,我轻松地突破了他上篮得分,今年我11岁。”

    当晚,陈默在笔记本里如此写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