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三九节 我不认识她

    想要的东西被人拿走,徐蓉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一直等到拍卖会结束,跟着贺天林,直接找到举办方。直到那个时候,贺天林才发现,徐蓉不是修炼之人,她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灵能气息,只是一个普通人。

    徐蓉很嚣张,直言:这枚银琅果必须是她的。

    虚张声势的人举办方见多了,何况她还是一个普通人。虽然不知道徐蓉究竟是以什么方法得到允许进入拍卖会场,举办方还是认真告诉她:既然你想要,就得拿出钱来。现在拍卖已经结束,一切都成了定局。如果你真的想要这枚银琅果,就得与现在的拥有者,也就是贺天林本人商量。

    徐蓉态度蛮横,当着所有人的面直言不讳:她愿意出两千万元,买下这枚银琅果。

    这价钱当时就引起了轰动。拍卖会举办方很是心动,但是考虑再三,还是觉得不能破坏规矩。出于好奇,当时的拍卖者问了一句:既然有钱,为什么你之前不拿出来呢?

    徐蓉回答得很自然:我没带在身上,但我的确有那么多钱。

    这简直就是废话!

    不拿出真金白银,你参加个鸡1把的拍卖会。

    贺天林觉得这女人一定是脑子有问题。可是就在他准备从拍卖方那里收取银琅果的时候,徐蓉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件东西。

    那是一块宋家的身份铭牌。

    宋家是修炼大派,在中原大地,威名赫赫。如果用最简单的数字对比,雷极门是数字“一”,那么宋家就是数字“三”。

    强大有实力的家族,无论是谁都要给上几分面子。何况,宋家的铭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持有。只有在宋家内部身份很高的人,才有资格佩戴这种铭牌。

    徐蓉的普通人身份被无视了,整个会场里的气氛瞬间变化,与其说是人们对她产生了重视,不如说是对那块铭牌抱有尊敬,以及畏惧。

    没人觉得徐蓉在撒谎。

    因为那块铭牌是真货。

    徐蓉的要求很过分,她声称自己急等着银琅果炼制丹药,必须将果子立刻带走。至于钱嘛……她声称愿意给到一千五百万的高价,但还是那句话,“钱我没有带在身上,我已经打电话催了,他们很快就能送来。”

    遗忘是人类的特性之一,任何人都有疏忽大意的时候,可以理解。

    贺天林当时就愤怒了。拍卖已经结束,自己是真正的中标者。凭什么一定要等到你拿着钱事后再来买?而且你现在提出的要求非常蛮横,哪有直接拿着东西就走的道理?

    徐蓉的态度很强硬,丝毫不肯退让。直接声称:这是我们宋家老爷子点名要的东西,不管你们做出什么决定,最好想清楚再说。

    很嚣张的态度,当场就激怒了一些修士。可愤怒归愤怒,冷静下来,他们还是选择闭口不语。能够好好活着,就绝对不会想要朝死路上走。凭空招惹强大无比的宋家,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

    那枚银琅果又不是我的东西!

    难道我站在雷极门那边,你贺天林还能从果子上切下一块给我不成?

    灵果都讲究完整性,一旦切开,灵气消散,也就失去了价值。

    考虑再三,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拍卖会主办方干脆把问题扔给徐蓉和贺天林,让他们自己私下解决。

    说是这么说,但是偏袒意图太明显了。主办者直接把装有银琅果的木盒递给徐蓉,然后让人礼送他们双双离开会场。作为担保,徐蓉留下了那块宋家铭牌。

    徐蓉很得意。

    贺天林越想越是觉得气愤。他跟着徐蓉的那辆“福特”轿车出了城,徐蓉发现后面跟踪的车子,然后被贺天林超过,当场拦下,两人在路边又理论了一番。

    这次争吵没有其他人在场,徐蓉失去了倚仗,明显要比之前在拍卖场里慌乱了许多。再加上贺天林愤怒之下,把路边一块石头当场砸得粉碎,徐蓉被吓住了,连忙钻进车里,一路狂奔。

    她的车子应该是没了汽油,这才开进加油站补充燃料。贺天林一直跟着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铁了心要抢走那枚银琅果,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

    赵轩庭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觉得酣畅淋漓。之前肚子里想要释放却一直强忍着封闭的感觉彻底消失,轻松无比。

    转过身,一眼就看到站在侧面角落里的谢浩然。

    走过去,看看坐在地上满面颓然的黑脸汉子贺天林,又看看双脚分开站在他面前的谢浩然,赵轩庭好奇地问:“小谢,发生什么事了?”

    谢浩然露出一个很自然的微笑:“赵老师,正好遇到一个朋友。他……感情上出了点儿问题,我劝劝他,麻烦多等我一会儿,好吗?”

    合乎逻辑的借口张嘴就来,谢浩然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吃“骗子”这碗饭的潜质。

    赵轩庭了然地点点头,“哦”了一声,露出深刻理解的表情,发出深深的叹息:“原来是这样,真是挺巧的,那你好好劝劝他,别那么想不开。这种事情,以前我也经历过。”

    说着,他转身朝着停在远处的“依维柯”旅行车走去,把空间和想象力留给他们。

    “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谢浩然声音依旧压得很低:“你要银琅果有什么用?”

    贺天林已经止住了悲伤,神情淡漠得就像一块石头。声音冷冰冰的,机械刻板:“我爸病了,需要银琅果入药。”

    联系他之前说过的话,谢浩然试探着问:“你父亲是雷极门的门主?”

    贺天林沉重地点点头。

    直到现在,他还是认为谢浩然与徐蓉是同一伙人。之前的交手,已经让贺天林认识到自己与谢浩然之间巨大的实力差别。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徐蓉开车逃走的时候,贺天林已经放弃了追赶,觉得谢浩然肯定想要拖住自己。

    无论做什么,在这位年轻强大的修士面前,都是无用功。

    谢浩然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个小木盒,扔在贺天林面前:“别想那么多了,你要的东西在我这里。”

    看着扔在面前的木盒,贺天林呆滞的眼眸深处立刻亮起闪光。他一把伸手抓住,死死攥在手心,猛然仰起头,无比震惊,结结巴巴,语文伦次地问:“……你……这个……你想干什么……等等,我的意思是……你是什么意思?”

    谢浩然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你真的弄错了,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女人。我刚好路过,她跑过来说是有人追她,让我暂时帮她保管。后来我就看见你抓住她。”

    停顿了一下,谢浩然继续道:“像你这么高大威猛的男人,把一个女人抓到这种地方,换了是谁看见,都会把事情朝着坏的方面去想。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只是走过来问问,想要了解情况。”

    深深吸了口气,谢浩然加重了语调:“最后再说一遍:我真的不认识那个女人。”

    说完,他转过身,朝着“依维柯”旅行车走去。

    只要愿意花钱,银琅果这种东西不难买到。

    能够把贺天林这种五大三粗的汉子逼到痛哭流涕,说明他没有撒谎。拍卖会上的是非曲折暂且不论,就“需要银琅果救人”这件事情而言,他应该没有说假话。

    那个叫做徐蓉的女人有些诡异。如果东西真是她的,为什么自己抓住贺天林的时候,她没有开口辩解,而是选择上车逃跑?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谢浩然没兴趣过问。反正自己没有强占那枚银琅果,也没有伤害到任何人。有什么问题,还是留给贺天林与徐蓉去处理。

    我是个学生。

    上了车,关上车门,李铭拧转钥匙发动引擎。透过车窗,谢浩然看到贺天林仍然站在原地,手里抱着那只装有银琅果的木盒,久久望着这边。

    旁边传来赵轩庭的声音:“小谢,你那个朋友该不会想不开吧?”

    谢浩然转过头:“赵老师,你怎么这么说?”

    “看样子,应该是被他女朋友甩了。”

    赵轩庭扶了扶眼镜,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有空你还是给他打给电话,多安慰安慰。初恋几乎都是失败的,年轻人都要经历这一关。让他找点儿别的事情做做,出去旅游散散心,转移一下注意力。只要时间久了,也就好了。”

    谢浩然有些好笑:“赵老师,你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

    赵轩庭避而不答:“小谢你应该有女朋友了吧?身上有没有带着照片,给我看看。”

    谢浩然实在是哭笑不得。

    白色的“依维柯”已经消失在公路远处。

    贺天林仍然站在原地,对之前发生的事情有些难以置信。只是握在手里的木盒真实无比,用特殊手法打开,就能看见银琅果躺在盒内衬垫的软托上,释放出灵果特有的香气。

    如此珍贵的东西,他随手就扔给我。

    贺天林现在终于相信谢浩然之前说的那些话,尤其是“我不认识那个女人”。

    可是,他究竟是什么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