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夜夜不休

第178章 慌不择路

    那刻,我也不顾廉耻了,直接把自己的手撑向了他的裆部,摸着他的那个“硬物”,用力一捏,那老家伙立刻尖叫一声:“宝贝儿,你轻点呀,你这样弄,不是要把叔的老命玩没有吗?”

    我立刻故意放浪形骸的笑着,说自己第一次做,没有经验。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我边说边摸着他的那“恶心的东西”,就在他兴奋得眯着眼睛,陶醉在我手中的“爱抚”时,我一个用力,将他推倒在地。

    那一推还真是犹如“神力”,不偏不移,老东西的头磕在了那个棱角分明的“三角石”上,只听他嚎叫一声,就昏迷了过去。

    灰暗的密林里,我看见了那老东西的头部的血流涌了出来。

    我当即吓得身子发软。

    但是,我知道,我那刻如果慈悲心泛滥,稍有迟疑,我将迎来更大的灾难。

    于是,我不管东西南北,掉头就跑。

    那刻,我再也感觉不到饥饿了,我只一个心思的往林子外跑。

    我想我那刻的速度,简直就是一只飞天的“小鹿”吧,兴许,刘翔拿冠军那次的“跨栏”速度,也不及我吧!

    也许,是老天爷可怜我吧,我慌乱中,用出全身的洪荒之力,跑了一个多小时,我真的穿出了那个密林。

    而且,更幸运的是,那个出口听着一辆大卡车。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翻进了那个大卡车里。

    卡车上居然装着塑料桶,我立刻机智的藏身在那些塑料桶的后边。

    只是,当我藏身好后,车子都还没有开走的动静,我的心立刻又慌了。

    我生怕那个“老东西”醒来后,用手机联系他的家人,或者拨打“110”,那我所做的一切,就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我藏身在那大卡车上,不由一颗心“怦怦怦”的乱跳!

    那刻,我简直就是度秒如年。

    我在心里腹诽着,祈祷着那个大卡车赶快开走,我甚至迷信的在心底呢喃自语,求“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保佑我度过这次劫难。

    还在心里对她许愿,说,如果这次自己顺利离开这里,躲过这个“劫难”,回头,我一定到我们那里最好的寺庙为她重塑金身,让她在的那个寺庙,一年四季香火旺盛。

    说真的,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以前都是就是到了寺庙也不会跪拜的。

    我奉行“心中有佛,佛自在”!

    我觉得,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只要自己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就行。

    可是,那天,我简直吓得魂飞魄散,所以,行拂乱其所为了!

    我一直在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也许,是我的虔诚真的感动了上苍了吧,就在我快要绝望时,那个大卡车的司机居然回到了车上,发动了车子。

    我一颗悬在半空的心,顿时落了地。

    当车子发动的刹那,我不由捧着自己的心口,喜极而泣。

    车子开了一段路后,我浑身的紧张才渐至放松。

    那刻,我才突然闻到那个车子满是“海鲜的腥味”。

    我顿时明白,那些卡车上的塑料桶,大概就是装“海鲜”的吧。

    要搁平时,估计我在那个卡车里是呆不住的,可是,那时那刻,为了逃离,我估计,那些塑料桶,就是装满了臭气熏天的大粪,我也会躲在那里的。

    这或许就是“慌不择路”吧!

    那天,由于走了一天的路,后来,被那“老流氓”纠缠,我又用尽全身的力气从密林里慌不择路的跑了出来。

    所以,当卡车开了一段路后,我的身心渐渐从恐慌中放松,虽然,那时饿的想吃土,但是,在卡车的摇摇晃晃里,我居然还是睡着了。

    那一觉睡得很沉、很死,我知道,迷迷糊糊中,我一直在做梦,可是,后来,当我醒来时,竟然一点儿也不记得我梦里曾经梦见过什么了!

    我只知道,当那个卡车停了下来时,那个司机好像就被一帮人邀约走了,那些人大概是司机的熟人,他们早就邀约好一起在这里聚会,喝酒吧!

    司机走后,我在车上实在饿得呆不住了,于是,我又从车子里爬了出来。

    当我爬下车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看着不错的城市,到处灯红酒绿的。

    拔地而起的高层建筑鳞次栉比,我就沿着河岸的路,向前走着。

    那刻,我特别渴望有点什么吃的来填饱我的肚子。

    可是,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街上的行人都很稀少,我不知道到哪里找吃的。

    突然,我想起,有一次,我在一家超市门口,看见一个乞丐从那里的垃圾箱里,找出了许多吃的,有过期的面包和一些熟食。

    已经饿到极致的我,居然脚不受控的朝路边的一个垃圾筒走去。

    那几天正值仲春时节,天已经比较热了,有时最高气温已经攀升到二十七摄氏度左右。

    所以,当我鼓起勇气,将自己的身体趴在垃圾箱里翻找吃的时,那些垃圾散发出来的难闻的“恶臭”味,顿时扑鼻而来。

    我不禁恶心的呕吐。

    看来,从垃圾筒里找寻食物的这条路是行不通的,我只好放弃了。

    于是,我继续游神一样沿着那条干净的滨河路走,希望,能让我遇见一点什么吃的。

    可是,该死的,我走了好长一段路,不仅没有发现路上有人遗落的食物,倒是被滨河路一旁那排特别小资、特别有情调的咖啡店、茶餐厅,惹得我更加饥肠辘辘!

    那晚,我像安徒生童话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隔着那个特别小资的茶餐厅的玻璃,贪婪的看着里面那些享受夜生活的红男绿女,在里面优雅的品着咖啡,吃着夜宵。

    我不住的咽着我的口水。

    我那刻的饥饿程度,估计,给我一头猪,我都能吃下去吧!

    突然,茶餐厅里面一个长相妩媚的美女不经意间瞟了我一眼,我赶紧躲闪开她的眼神,然后,我的自尊让我下意识的离开了那里。

    我想,我那刻看着人家桌上的美食,眼睛一定冒着“金光”,像一个地主老财,看见了一屋子黄金一样的贪婪吧。

    我不由在心底咒骂自己:“云溪,你该死,知道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吗?可你那眼巴巴的样子,一双眼儿珠子盯着人家的食物,简直就像饿鬼投生一样,你还有没有廉耻?好歹,你也是竹城名噪一时的云林的千金啊,你怎么能这么掉价?!”

    我就这样诅咒着自己,又向前走着。

    可是,我太累了,太饿了,走着走着,我就觉得眼前天旋地转的,我努力的让自己稳住,可是,我还是一个“倒栽中”的摔了下去。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一点儿都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我后来醒来时,居然住在一间酒店里。

    茫然中,我一个激灵的翻身起来,就想往外走。

    这时,一道声音喊住了我。

    我回头一看,一个美女正从卫生间开门出来,她看着我,一脸的阳光,招呼道:“靓女,你终于清醒了!”

    我看她那似曾相识的样子,就努力的在自己的记忆碎片里搜寻,可是,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影子,只好颓然的看着她:“美女,我们见过吗?我怎么觉得你这么面熟,可是,我却又记不到我是在哪里见过你。”

    那个美女立刻张嘴笑了,她道:“我们的确见过。在你昏迷晕厥的前一刻,我坐在滨河路的那个茶餐厅里,你的脸贴在玻璃上……”

    我顿时大囧,涨红了一张脸,然后,看着她:“美女,这么说来,是你救了我,把我带到这个酒店里的。”

    那个美女点点头:“不错,是我带你到这里来的。”

    我不由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看了一眼她,道:“谢谢你出手相救,只是,我们素昧平生,你怎么要救我呢?”

    她睨了我一眼,居然道:“因为你漂亮呀!原来,我以为我够漂亮了,可是,我没有想到,我居然在这个小城市,还能遇见一个你这样的美的不可方物的天之尤物。美女,人人都爱,我也不例外,所以,我出手相救了你。”

    我立刻尴尬的笑笑,对她道:“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谢谢你的出手相救,但是,我现在手里非常不方便,所以,改日再向你答谢。”

    其实,那刻,我是想借那个美女的电话,给我爸爸的养子何龙打一个电话的,然而,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又不敢贸然的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我只要先隐忍着。

    那个美女见我欲语还休的样子,她明朗的一笑:“美女,你昨晚之所以昏厥,应该是饿的吧?”

    我当即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她却无所谓的笑笑:“别不好意思哈,我只是有点奇怪,你人长的这么仙,这么清丽,怎么会弄得那样的蓬头垢面,还饥肠辘辘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