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婚欲睡

【双楼】197:有点可怜

    陈慕霖说道这里歪了下脖子,嘴角含笑,“你要是对他还有感觉,我可以安排你们两见面。”

    陈慕霖能有今天多亏了约瑟夫的帮忙,这也得益于约瑟夫喜欢他妹妹陈思彤。

    因为约瑟夫被迫结婚,背叛陈思彤,一直对陈思彤心存愧疚,以致于他对陈慕霖也心存愧疚,不管是金钱还是人脉,约瑟夫一直为陈慕霖保驾护航。

    要是因为约瑟夫,这次再能把陈思彤的工作室弄到手,以后晨慕就是真正的登上国际大舞台了。

    而且,楼晨曦也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可惜他不知道陈思彤现在对约瑟夫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初念固然难忘,但有了新欢,就很容易忘记旧爱了。

    陈思彤是故意用约瑟夫引开话题的,反正她现在对约瑟夫毫无感觉,也不会觉得尴尬,干脆就和陈慕霖谈约瑟夫的话题好了,免得他又东拉西扯。

    陈思彤一边吃一边摇头,“不了,我现在还不想见他。”

    “是还在生他的气么?”

    “废话,哥,你觉得我能不生气么!?”陈思彤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化悲愤为食量,舀了一勺鱼子酱放嘴里,这家酒店的味道还不错。

    其实她也不想这样,和自己的哥哥说话还带着面具,彼此带着算计。

    可事实就是这样,他们都长大了,彼此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亲密无间。

    陈慕霖给陈思彤添了菜,“其实我已经替你揍过他了,上次你到英国差点跳楼,对约瑟夫感触很深,所以他才这么快就离婚了。”

    “谁跳楼了?我那时候心头堵得慌,站在高处呼吸新鲜空气而已。”

    陈思彤瘪瘪嘴,还好当时没跳,不然她就是这世上最脑残的女人!

    多亏了约瑟夫,她这辈子都不会为了男人做任何傻事,女人又不是只有依靠男人才能活,现在她有了自己的爱好和事业,男人对她来说,可有可无了。

    陈慕霖知道陈思彤嘴巴犟,宠溺的笑了笑,“好吧,可约瑟夫当真了,以至于他后来都不敢找你,怕又刺激到你,等离婚之后,才敢让我把这事告诉你。”

    “哥,麻烦你回去告诉他,我和他之间,已经是过去式了,没必要再纠缠。”

    “你还在生气?”

    又是这句,陈思彤啪的放下勺子,“我能不生气么,他当初说走就走了,现在想回来我就得接受他么?他当自己是谁?我他妈又不是垃圾回收站!”

    陈慕霖可笑不出来,满脸凝重看着约瑟夫,“其实约瑟夫挺好的。”

    “哥,我还是不是你妹妹了?你难道不为我的幸福考虑么,约瑟夫那个人根本就信不过,我不会再被他骗了!”

    “我很了解约瑟夫,他不会……”

    陈思彤立即出手打住,怔怔看着陈慕霖,苦涩一笑想起从前,“哥,记得我刚和约瑟夫在一起的那会,你还找过我,和我说,外国人的恋爱观点和我们不一样,让我不要受伤害……”

    陈慕霖脸色一僵,当初他是反对的。

    可后来不是为了楼晨曦么,他需要约瑟夫家族的支持。

    陈思彤继续往下说,“为什么,为什么在我受伤害之后你反倒劝我和约瑟夫在一起?”

    陈慕霖没说话。

    陈思彤不是傻子,她什么都知道。

    毕竟是兄妹,她也不想把两人的关系闹得太僵,主动给陈慕霖找台阶下,“哥,我很感谢约瑟夫一直帮助你,照顾你,可你对他的感激,不能把我也捆绑,我和他之间,永远不再可能了!”

    说完,陈思彤站起来。

    “哥,我吃饱了,我先回去了,咱们再联系。”

    “我送你!”

    陈慕霖推着轮椅上前。

    陈思彤看到他坐在轮椅上的样子鼻子一酸,心头五味杂陈。

    愣在原地拳头紧了又紧,看着陈慕霖从自己跟前艰难的用手推着车轮从自己面前走过,陈思彤心疼不已,又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太过分了?

    “走吧,我送你。”

    “还是我送你吧,哥!”

    陈思彤瘪瘪嘴,上前推着陈慕霖往楼上走。

    陈慕霖叹息一声,沉默良久说道,“医生说,我恢复的很好,如果一直坚持复健,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能摆脱轮椅,变得和正常人一样,只是,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陈慕霖声线很沉,说不出的低落。

    陈思彤苦笑着安慰,“肯定会很快的,哥,你一定要坚持!”

    “就算是为了我这个好妹妹,我也会坚持的!”

    “那就好!”

    陈思彤感动不已,推着陈慕霖回房之后又待了会才走。

    刚走到门口就被陈慕霖叫住。

    陈思彤回头,“怎么了?哥?”

    陈慕霖袖口内拳头狠狠握紧,视线看着陈思彤,“约瑟夫想见你而不敢见,心有愧疚,哥哥对晨曦又何尝不是……”

    又提起了楼晨曦,陈思彤心头咯噔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慕霖趁着气氛继续往下说,“思彤,你能不能安排我和晨曦见一面,哥哥真的好想她,哪怕远远的见上一面也好。”

    “哥,你明知道晨曦和楼日林在一起。”陈思彤十分为难,晨曦现在还没准备好。

    “我知道,我也不会做什么,只是想看看她而已,我和晨曦之间,就算做不成情人,也不能做一辈子的仇人吧,难道我们不能做朋友么?”

    陈思彤叹息,“你们不是仇人。”

    陈慕霖视线落到双腿之上,“我只是想看看她而已,每次看到这双腿就忍不住回想起她,你知道的,哥哥为了晨曦连命都不要了,却换来这种结果,你不心疼哥哥么?”

    陈思彤浑身一怔,她当然心痛,可感情这种事情又怎么能强求。

    单方面的付出,注定没有结果。

    陈思彤走到陈慕霖身边,“哥,算了吧,以后你还会遇到更好的女孩。”

    陈慕霖苦笑,“都说了,我只是想见见她,大家一起吃个饭,就像我和你今天这样而已,你帮哥哥给晨曦说说,好么?”

    看陈慕霖的眼神,陈思彤不忍拒绝,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哥哥,血浓于水。

    “我回去试试吧,不过晨曦要是不想见你,我也没办法。”

    “好!!”

    陈慕霖说不出的激动。

    等陈思彤离开之后,陈慕霖脸上的笑意立即散去,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一脚把轮椅踹得飞远。

    走到窗户前,正好看到陈思彤开着跑车离开。

    今天这个结果,在陈慕霖的意料之外,他以为凭着兄妹感情,陈思彤肯定会在他教唆下把Girls的经营权拿过来,没想到那家伙笨的可以。

    只有见了楼晨曦,从楼晨曦的身上下手看能行不了。

    身上下手?

    陈慕霖眼神突然一亮,忍不住笑了。

    楼晨曦现在肯定不是处女了,多一次少一次,谁又看得出来!

    思及此处,陈慕霖下腹一紧,眼神暗淡下去,掏出电话给葛天赐打过去。

    葛天赐对楼日林恨之入骨,跟在陈慕霖身边两人一拍即合,深受陈慕霖的重用,现在已经成为陈慕霖的私人秘书,专门给他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而葛天赐也乐此不疲。

    “你去找点药来。”

    “什么药?”

    陈慕霖眼神沉下去,“让女人吃了热火焚身那种药!”

    葛天赐眉峰一挑,立即领命,“是!”

    陈慕霖思绪已经想了很远,要是这次的计划能成功,可能还会有意外之喜,到时候就算让楼日林把他经贸公司的股份让出来,说不定他也会答应。

    “哈哈哈,哈哈哈……”

    陈慕霖狂笑着转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楼日林啊楼日林,很快我就会让你尝到,辛辛苦苦好几年,给别人做嫁衣是什么样的感觉!”

    说完,陈慕霖仰头一饮而尽。

    陈思彤出了酒店之后就直接回家了,一路上车没开得很快,一直脑子里都很乱。

    她明白现在的陈慕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温柔的哥哥的,一语双关,带着算计,可她总忍不住要想起他好的一面,就算再坏的人,内心也有柔软之处吧?

    特别是陈慕霖提起楼晨曦的眼神,看了让人心疼。

    对于他们之间的感情,陈思彤可以说是见证人,要怪就怪楼日林插足晨曦和她哥哥之间,不然晨曦和他哥哥肯定都已经订婚了,她哥哥的性格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哎!”

    感情的事,最不得怨天尤人。

    或许做不成情人,做朋友也不错。

    她哥哥为楼晨曦做出了那么多,现在这个结果实在是太残忍。

    陈思彤已经打定主意,回去就劝说楼晨曦,希望她能见陈慕霖一面。

    今日阳光正好,楼晨曦在草坪上睡着了,突然浑身泛起一层凉意,哆嗦着醒来才发现,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太阳偏西,有点威风。

    一个高大的影子笼罩着自己,楼晨曦仰头一看,对上一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

    “亚瑟,你怎么会在这里?”

    楼晨曦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还打了个哈欠。

    就在这时,一床毯子丢到自己身上。

    才想起,好像是亚瑟手里的毯子。

    「喜欢的亲们不要忘记投月票,么么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