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未曾相顾年华里 黎欣彤 薄景轩

第01章 让你下不来床

    盛夏,骄阳似火。

    西城郊区某女子监狱沉重的铁门被“哐当”一声打开,从里面缓缓走出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五官精致、肌肤赛雪、气质出众,与背后阴森肃穆的监狱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要不是身后的女狱警一句:“出去之后,好好做人”,还真让人以为她是不小心走错了地方。

    “没人来接你吗?”女狱警问。

    黎欣彤茫然的摇摇头。

    “走吧。往前五百米有公交站点。”大门在女狱警的叹息声中缓缓关上。

    一年前,她是高高在上的黎家大小姐,万千宠爱。一年后,她是刚刚刑满释放的阶下囚,形单影只。

    日头很毒,晒在皮肤上火辣辣的疼。可黎欣彤却不愿意去遮挡,她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好好享受过阳光了。

    一步步往前走,身后的监狱正渐渐远去,她终于远离那噩梦一样的地方,重获自由了。

    路边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那里,似乎在等人。黎欣彤只瞥了一眼就自嘲的笑了。她在期待什么?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今天出狱,又怎么会有人来接她呢?

    一路走到了公交站点,等了不到一刻钟,公交车就来了,黎欣彤跳了上去。

    一直停在路边的劳斯莱斯里,司机看了一眼反光镜中始终盯着前方默不作声的男人,“薄少,现在去哪儿?”

    “跟着那辆公交车。”男人沉声。

    下了车,黎欣彤进入一个高档小区,她和未婚夫薄景轩的爱巢就在里面。算算看,自己已经一年多没有踏足这里了,要不是那场意外,也许他们早就修成正果了。

    今天,她特意没告诉薄景轩出狱的消息,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更何况现在的她,灰头土脸,实在不适合马上出现在他面前。她想先洗个澡,收拾一下自己再去见他。

    明明知道他不在家,可她心里却忐忑不安,整个手心汗涔涔的。颤抖着输入了密码,大门应声而开。

    一进门,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隐约还夹杂着浓郁的香水味。黎欣彤皱了皱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迅速走进客厅,整个人蓦然僵在那里。

    客厅的地板上,男人的长裤、女人的短裙和贴身衣物散落一地,一直蜿蜒到卧室门口。

    卧室的门虚掩着,门把手上还挂着一个火红色的蕾丝文胸。那红色格外的刺眼。

    黎欣彤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卧室里,浓重的喘息声愈发清晰、急促,甚至可以听到肉体碰撞发出的暧昧淫靡声响。

    “啊!”突然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响起,“景轩,你慢点,我快不行了!”

    “小骚货!不行了还夹我夹的那么紧?”男人低声沙哑的嗓音里带着戏谑。真难想象,这样下流的话会从平日里优雅斯文的男人口中说出来。

    “哎呀!讨厌!人家只有你一个男人,当然紧啦。你说说看,我和姐姐,到底谁让你更舒服?”

    “这种时候别和我提那个恶心的蠢女人!”男人瞬间变脸,停下动作,从女人身体里暂时抽离,“小妖精,我看你不是不行,而是精力太充沛!是不是我还没有满足你?否则怎么还有力气说那么多废话!”说完一把将女人翻过来,摆成跪趴的姿势,从后面进入,狠狠的冲刺起来:

    “啊!好深,好舒服,景轩,你好棒!我爱死你了……”

    站在门外的黎欣彤耳边天雷滚滚雷,几乎瘫软在地。一个是她的未婚夫薄景轩,另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黎筱筱。他们竟然趁着她在监狱服刑,搞到了一起,还在她亲自挑选的婚床上做着苟且的事情。

    心,像被刀割一样疼。泪水模糊了黎欣彤的双眼,她紧握着双拳,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却感觉不到疼痛。

    三年的感情,三年的付出。竟然换来他一句:恶心的蠢女人。

    对,她是蠢!不仅蠢,而且傻!

    如果不蠢,怎么会和这样的渣男在一起三年都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呢?如果不傻,怎么会帮他顶罪,替他坐牢呢?

    房间里,男人的低吼声和女人的呻吟声还在不断地继续着。

    她真想冲进去狠狠的扇这两个贱人几个耳光,可双腿却像是灌了铅似的,一步也动不了。

    正在这时,跪在床上的女人突然回过头来,似乎像是要亲吻后面的男人,却冷不丁看见如鬼魅一般站在房间门口的黎欣彤,霎时间吓得尖叫一声,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前扑去。

    薄景轩背对着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女人的突然离开引起他极大的不爽,他俯身双手提起女人的纤腰,狠狠刺入,“小妖精,看你往哪里逃,老子弄死你!”

    黎筱筱一面承受着身后的男人带给她的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刺激和快感,欲仙欲死,一面又实在不能装作视而不见的在姐姐面前继续和未来的姐夫偷情,“啊!景轩,不要了……姐姐……姐姐来了……啊!”

    啪啪,薄景轩腾出一只手,在女人的翘臀上狠狠抽了两下,“小荡妇,故意提你姐,是想让我更用力上你,对不对?你再提她,信不信我让你下不来床!”

    黎筱筱被身后的男人撞得灵魂出窍,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剩下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

    眼前这肮脏的一幕,让黎欣彤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顺着面颊往下流。心更是碎成了一片一片,流着鲜红的血,痛不欲生。

    很快,在男人的冲撞下,女人尖叫着攀上了高峰,片刻,男人在一声低吼中释放了自己。

    当他抽身下床的一刹那,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黎欣彤,整个人像被电击中,震惊的眼眸中染满了未曾退却的情欲。

    他做梦也没想到原本还要在监狱里待上半年的女人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儿,他狼狈的捡起地上的浴巾,胡乱的遮住已经垂头丧气的下半身,“欣……欣彤?你……你怎么出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