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未曾相顾年华里 黎欣彤 薄景轩

第02章 装什么三贞九烈?

    黎筱筱不疾不徐的扯过一旁的被子,遮住自己白花花的身体,眼中透着得意的笑,“姐姐,你提前出来怎么不事先通知家里一声,我也好和姐夫一起来接你呀!”

    那口气仿佛她才是正室,而黎欣彤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冒失鬼,坏了他们的好事。

    黎欣彤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对无耻的狗男女,极力忍住想冲上前去撕碎两人的冲动,冷笑道:“提前通知你们,又怎么能看到如此精彩的禽兽交配戏码呢?”

    薄景轩的眼神骤然变冷:“你骂谁禽兽呢?你敢再骂一句试试?”

    黎欣彤刚想说话,黎筱筱突然从被子里钻出来,赤身露体的扑进薄景轩怀里,“景轩,消消气。姐姐在牢里待了那么久,难免沾染上一些不三不四的江湖习气。你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黎欣彤怒火中烧,上前用尽全力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打的黎筱筱肿起了半边脸,“闭嘴!贱人!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

    话音刚落,又是啪的一声,黎欣彤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男人出手很重,打得她的脑袋嗡嗡作响,血腥味迅速在口中弥漫开来。

    薄景轩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放下高高扬起的手掌,将倒在床上哭泣的黎筱筱搂进怀里,“筱筱,你没事吧?痛不痛?”

    黎筱筱窝在男人怀里,呜呜的哭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看了着实让人心疼。

    黎欣彤抹去唇角的鲜血,声泪俱下:“薄景轩,你为了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当初是谁替你顶了罪?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一年前,在他们订婚典礼的当天,薄景轩因为酒驾不慎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撞死,自己也受了重伤。薄母因为不舍得儿子坐牢,苦苦哀求黎欣彤为薄景轩顶罪。

    黎欣彤不忍心看着未婚夫身受重伤还要去蹲监狱,更不忍心看着一个长辈在自己面前又哭又跪,一心软竟然答应了。

    薄景轩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丝毫没有一点儿愧疚之情:“当初是你自愿的,我可没求着你替我顶罪。”

    黎欣彤的眼泪在这一刻决堤,她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在监狱里受尽了各种折磨,可到头来,这个男人是拿什么来回报她的?

    她真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瞎了眼,才会爱上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着,她奋力挥舞着拳头砸向薄景轩,却被男人一把遏住手腕,推倒在地,“黎欣彤,我警告你,如果你还想要薄太太这个位置,就给我消停点。否则,你信不信我让你一无所有!”

    黎欣彤勾唇冷笑,“薄景轩,你哪来的自信?你做出这种肮脏不堪的事情来,以为我还会嫁给你吗?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婚约取消!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今天的事情,我会原原本本告诉爷爷,让他老人为我做主!”

    薄景轩傻眼了。当初黎欣彤顶罪的事情,薄老爷子知道的时候,法院已经宣判了。这件事后,老爷子对薄景轩一直没什么好脸色。如果再让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自己在公司总裁的位置会不保。

    空气中淫靡的气味让黎欣彤窒息,她一刻都待不下去,“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和爷爷解释吧。”

    突然一只大手薅住了她的头发,猛地将她扯了回来,狠狠丢在床上,欺身压下。

    “薄景轩,你想干什么?”黎欣彤的心里升起一丝害怕。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咯。”薄景轩眼中透着冷厉,“你说如果我把你干到怀孕,爷爷肯定说什么都不会放你走了吧?”

    如果有了孙子,想必老爷子对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不会再追究了。说不定一开心,把董事长的位置传给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黎欣彤惊恐的摇头:“不,薄景轩,你不能这么做,不……”

    他们在一起这些年,虽然薄景轩时不时会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但她始终坚守着最后的防线,因为她想把宝贵的第一次留到结婚那天,而不是在现在这样被迫的情形下。

    “姐姐,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三贞九烈?”黎筱筱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不满十八岁就和男人同居,怀孕堕胎,你干的那些龌龊事儿我都替你害臊。”

    黎欣彤闻言,眼睛陡然瞪大,浑身重重的颤栗着,“胡说,你诬陷我!我没做过这些事儿!”

    薄景轩怒不可遏的掐住她的脖子,“荡妇!原来你早就给我带了绿帽子!本来我还想待会儿对你温柔点,看来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了!”说完粗暴的动手去撕扯她胸前的衣服,嘶啦一声,薄薄的衬衣顷刻间碎成了破布。

    “救……命……”黎欣彤拼命挣扎,双手遮挡着胸前的风景,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呼救声。

    薄景轩的双手像是两把大钳子,固定住黎欣彤的身体,让她丝毫动弹不得,“筱筱,还愣着干吗,赶紧过来拍。我要让全西城的人看看,黎家大小姐在床上有多淫荡!”

    黎欣彤愤怒的瞪着他,他不仅想强了她,还想拍下视频到处散播。这还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会永远爱她的男人吗?竟然用这种丧尽天良的手段对付她!

    “好咧!我来拍,这手机拍视频超清晰。”黎筱筱拿起手机对准黎欣彤。

    女人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刺激着薄景轩的视觉神经。在牢里待了那么久,皮肤居然还能那么好,明显是受到了特殊的照顾。这让他更加相信黎筱筱刚才的话,甚至怀疑她和狱警有一腿,不然怎么能提前释放呢?

    男人的眼中燃烧着嫉妒的火焰,他用膝盖分开女人的双腿,疯狂的撕扯她下身的衣物。

    身下一凉,一根火热的坚硬抵在她的双腿间。

    黎欣彤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就在她打算咬下自己舌头的一刹那,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压在身上的重量突然撤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