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未曾相顾年华里 黎欣彤 薄景轩

第09章 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镇得住他?

    薄修睿闻言愣了愣,疑惑的看着他:"你的意思是……已经有人选了?"

    他心里暗自欢喜。这小子居然不声不响瞒着他找好了媳妇,亏他还忙前忙后帮他张罗那么久。他突然很想知道像薄衍宸这么龟毛的性格,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镇得住他?

    "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我认识吗?"薄修睿继续问道。

    "我说了,不用你操心。"薄衍宸面无表情的站起来:"今天就到这儿吧。我有事儿要出去一趟。"

    冷不丁被儿子下了逐客令,薄修睿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啪的一声用力敲响了桌子,震翻了桌子上的茶杯,"臭小子!你以为我很空?放着公司一大堆事情不做,跑这儿来聊天吗?"

    "你忙的话,就赶紧回去。"薄衍宸毫不客气的怼了他一句,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留下薄修睿一个人坐在那里独自凌乱。

    这个儿子,真是越来越拿他没办法了!——

    福山老人院。

    黎欣彤到达的时候,一身白大褂的莫双双已经在大门口等她了。

    "欣彤!看见你真是太好了!"莫双双激动的展开双臂,也不管门卫奇怪的眼神,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双双,好久不见!"黎欣彤有些哽咽的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收紧双臂。

    抱了一会儿,莫双双突然将她推开,不满的瞪着她,"坏丫头,提前出来也不告诉我,害我扑了个空!"

    "对不起……我……"黎欣彤有些抱歉的看着她,可却不能告诉她自己是因为想给薄景轩这个渣男惊喜,才没告诉任何人。

    莫双双挥了挥手,爽朗的笑起来,"好了好了。开玩笑啦。我又没有真的怪你!你能提前出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咦?你的脸怎么啦?"

    黎欣彤下意识的遮住自己红肿的半边脸,摇头道,"没什么,不小心摔得。"

    莫双双一把拉开她的手,"你少来了!你当我傻啊?我是医生,会分不清什么是摔的,什么是打的吗?你这伤分明就是用手打的,这儿都肿起五个手指印了!"

    黎欣彤心虚的看了她一眼,无言以对。

    "告诉我,是谁打你?是不是薄景轩?"莫双双继续追问。

    黎欣彤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确实是薄景轩,但其实不止他,还有其他人……

    "你这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莫双双纳闷了。

    "双双,求你别问了,这事儿说来话长。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黎欣彤握住她的手,恳求的语气道,"我有件事儿要请你帮忙。"

    莫双双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过去,"你有什么事儿尽管开口,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帮。"

    黎欣彤顿时倍感温暖,"谢谢你,双双!"

    "谢什么呀,我都还没帮你呢!"莫双双笑着挽住她的胳膊,"好了。我们别在这儿站着了,去我办公室坐下慢慢说。"

    黎欣彤拉住她,"等等,我想先去看看我外婆。"从入狱到现在,她已经一年多没见到外婆了。

    "那个……我刚才去看过你外婆了,她还在睡觉。"莫双双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不自然,"你过一会儿再去看她吧。先来我办公室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黎欣彤的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到了莫双双的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穿白大褂的男人。

    看到两人进来,男人站起身来,视线落在黎欣彤身上。

    莫双双拉着黎欣彤来到男人跟前,"欣彤,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瞿华庆,华川医院的肿瘤科主任医生,也是我的师兄。每逢星期二、星期六会来这边坐诊。师兄,这是我的闺蜜,黎欣彤。"

    瞿华庆的眸光闪亮,急忙伸出手来:"黎小姐,您好!"

    黎欣彤没有注意到瞿华庆灼热的目光,只是礼貌的朝他点了点头,"瞿医生,您好!"

    莫双双朝瞿华庆使了个眼色,"师兄,夏淑芬就是欣彤的外婆。这事儿还是你来说吧。"

    瞿华庆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黎小姐,我是夏淑芬女士的主治医生,她的病情您了解吗?"

    黎欣彤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嗯。我知道。她两年前得了老年痴呆症,一开始的时候挺严重的,谁都不记得了,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后来经过治疗,已经开始恢复,起码能认得我。怎么了?是不是外婆她……病情加重了?"

    瞿华庆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金丝边眼镜,"夏淑芬女士的老年痴呆症确实在不断的好转。"

    正当黎欣彤想松一口气的时候,瞿华庆又接着说,"不过,我们在最近对她的一次体检中,发现她肺部有阴影。经过化验,已经确诊是肺癌晚期。"

    晴天霹雳,将黎欣彤残存的一丝希望击成碎片。外婆竟然得了癌症。这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她哭了!

    她不敢想象,如果连这个世界上唯一疼爱她的外婆都离开了,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她眼前一黑,身子一歪,差点晕过去。

    "欣彤!"

    瞿华庆先莫双双一步扶住了黎欣彤,"黎小姐,你没事吧?"

    黎欣彤轻轻的推开瞿华庆,扶着桌子的边缘站直身子。外婆还需要她,她不能倒下。

    "我没事。"她擦了擦眼泪,看向瞿华庆,"瞿医生,请你如实告诉我,我外婆的病还有救吗?"

    瞿华庆有些诧异的看着黎欣彤,没想到这个外表看似柔弱的女孩子会那么坚强,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作为肿瘤科大夫,他见多了知道病情后唉声叹气、哭天抢地的病人家属,还从来都没见过向黎欣彤这般冷静的女孩。

    "黎小姐,实不相瞒,你外婆的癌细胞已经开始扩散,手术治疗成效并不明显,而且她年纪大了,恐怕也承受不住这样大的手术。所以,我的建议是用药物治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