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未曾相顾年华里 黎欣彤 薄景轩

第10章 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黎欣彤也不赞成外婆那么大年纪挨刀子,如果能用药物治疗,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瞿医生,我可不可以问一下,如果用药物治疗,我外婆还可以活多久?"

    "我们医院最近进口了一种治疗癌症的药,疗效非常好且副作用小。按照过去的数据显示,如果坚持用药,病人起码可以活两年甚至更久。"

    瞿华庆顿了顿接着说,"不过……这种药的价格非常昂贵。光药物的价格,大约需要二十万一个月。"言下之意,还不包括各种护理费和仪器使用费。

    黎欣彤闻言,心凉了半截。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一个月二十万,简直是天文数字!况且,她还欠着养老院半年的费用没结算呢!

    可就算再艰难,外婆的病还是得治疗。哪怕是让她多活一天也要竭尽全力。

    "只要能延长我外婆的寿命,再贵的药都要用。"黎欣彤望着瞿华庆的眼神无比坚定。

    瞿华庆点点头,"好。那我就先回去,和医院的其他医生会诊,争取尽快拿出治疗方案。"

    黎欣彤朝他微微颔首:"多谢瞿医生。您慢走!"

    "师兄慢走。"莫双双朝他挥挥手,"这事儿就拜托你了。"

    瞿华庆嗯了一声,又深深的朝黎欣彤看了一眼,才转身走了出去。

    "欣彤,你怎么脸色那么差?我扶你去歇会儿吧。"莫双双有些担忧的看着她惨白的小脸,"我知道你很担心你外婆的病,但你要相信我师兄的医术,他是整个西城数一数二的肿瘤科大夫。"

    黎欣彤叹了口气,"我不是信不过瞿医生的医术,而是……我恐怕一时间凑不出那么多医药费。事实上,我还欠着养老院半年的费用呢!"

    刚才瞿医生在,她没敢说实话,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耽误外婆的救治。

    "这怎么会呢?"莫双双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谁都知道薄家是西城首富。你是薄景轩的未婚妻,根本不需要为了钱的事情发愁。"

    黎欣彤苦笑着摇摇头:"未婚妻?我已经和他分手了!"

    "……"莫双双的嘴巴张的更大了。

    黎欣彤知道这件事儿瞒不过莫双双,于是就把自己这一天来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当然在说到薄衍宸的时候,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有个好心人救了她,并没有提到他的身份。

    "一群混蛋!你也算是中奖了,遇到的尽是些人渣!"莫双双听完后,气的破口大骂,"最可恶的就是薄景轩。你真心实意为他付出,甚至替他坐牢,可换来的是什么?他这么对你,良心就不会痛吗?我早就和你说过,像他这种二世祖不靠谱。你偏不听!那个黎筱筱也是个绿茶婊,连姐夫都抢,还有你那个奇葩父亲。我说你是不是他捡来的?要不然这种衣冠禽兽怎么能生下你这么善良的女儿。"

    黎欣彤被她的长篇大论弄得哭笑不得,"双双,怎么你好像比我还要生气啊?"

    "我的好姐妹被人那么欺负,当然生气啦!恨不得海扁他们一顿。"莫双双撇撇嘴,露出愤恨不满的表情,"难道你就不恨他们,不想报仇?"

    "我当然恨。"黎欣彤眸子里涌动着怒火,"他们这么害我,恨不得毁了我,要我死。我怎么能不恨?可现在外婆的病情比报仇更重要。我必须要先找份工作,然后再去想办法借钱。"

    莫双双抿了抿唇,从皮夹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进黎欣彤手里,"可惜我刚工作不久,没多少积蓄。我卡上还有五万,你先拿去用吧。虽然和你需要的数额比起来有点少,可总比没有的好。"

    "双双,我不能要你的钱。"黎欣彤把银行卡还给她。莫双双是外地人,家里在偏远的农村,家庭条件不好,完全靠着自己发奋读书才能留在西城。她刚刚参加工作才一年,留着点积蓄不容易。

    莫双双不开心了:"拿着,和我客气什么?"

    "不!我不能拿!"黎欣彤坚持不收,"这次你帮了,那以后呢?每个月的费用怎么办?所以,钱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

    莫双双觉得有道理,也不再坚持,"好吧。过一会儿我去求求院长,看能不能把缴款的期限宽限几天。另外,上个月和我合租的女孩搬走了,房东让我帮她推荐租客。要不,你来和我一起住吧。那边的地段好,房租也不贵。"

    黎欣彤感动的握着她的手,"双双,谢谢你为我想的那么周到。"

    莫双双爽朗的笑了:"哪里的话,我们是好姐妹嘛!"

    在莫双双的周旋下,院方将缴款的日期足足宽限了一个月。可黎欣彤却没有太多的兴奋,因为外婆的医药费才是最大的难题。

    之后,黎欣彤去看了外婆。祖孙俩见面,自然是一番抱头痛哭。外婆并不知道自己患了绝症,也不知道黎欣彤那么久没来看她是因为去坐牢了。

    外婆除了气色差点,看上去并不像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的样子。她天性乐观开朗,不停的嘱咐黎欣彤要开开心心的生活,还嚷嚷着要喝喜酒。

    黎欣彤心里暗自叫苦,她不敢把自己的遭遇告诉外婆。只笑着说会好好照顾自己。

    下班后,莫双双带着黎欣彤回到了住处。两人简单的做了几个菜,莫双双还拿出珍藏的一瓶好酒,两人小酌两杯,算是庆祝她提前出狱。

    晚上,黎欣彤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简直就像做梦似的。

    她遭遇了未婚夫和妹妹的双重背叛,又被父亲逐出家门,从黎家大小姐变成了无家可归的人,还有外婆的重病,巨额的费用……

    这一桩桩一件件事儿,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突然,她脑海中出现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薄衍宸。

    她怎么会突然想起他来?黎欣彤用力的甩了甩头,想把他从脑海中甩出去。可他的面容却愈发清晰。

    "想报仇吗?我可以帮你!"这句话像是魔咒似的,久久萦绕在她的耳边,挥之不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