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未曾相顾年华里 黎欣彤 薄景轩

第17章 他一定是一个念旧的人

    薄衍宸白了他一眼,"你的视力最近下降的很快,是不是应该配副眼镜戴戴了?"

    景浩然并不介意他的一贯毒舌,继续说道:"我的视力好得很,不会看错。喂,说说看,你到底是从哪儿找来那么像闵彤彤的女人?"

    "她就是彤彤。"薄衍宸一字一句的说。

    "啊?"景浩然的嘴巴张的几乎能横着放进油条,"开什么玩笑?如果真的是闵彤彤,为什么她看见我的时候好像完全不认识似的?"

    薄衍宸沉默良久,才抬起头来,"浩然,帮我办件事。"

    黎欣彤回到住处,很快收拾完了行李,正准备出门就接到了莫双双的电话。

    问她到底找到了什么工作,怎么一天之内就把养老院欠下的费用和这个月的医药费都给付清了?

    黎欣彤嘴角抽搐的厉害,这让她怎么回答呢?总不能说她把自己给卖了吧!她只好说,钱是向远方亲戚借的。

    莫双双一贯大大咧咧,也没起疑。告诉她,养老院主动把外婆转到了vip套房,并且开始用药治疗了。

    黎欣彤闻言,心里的一块大石头陡然落了地。

    她打心眼里感激薄衍宸,他真是个守信用的君子,合同刚刚生效就开始履行义务了。

    她告诉莫双双,公司帮她安排了免费住宿。莫双双显得很兴奋,吵嚷着下班后要帮助她搬家,吓得黎欣彤连连推辞,说公司会帮助搬。

    从莫双双家出来后,黎欣彤整个人有些恍恍惚惚,直到芮文涛把车停在一栋三层的豪华别墅前,她才回过神来。

    "到了,下车吧。"芮文涛关闭引擎。

    这别墅可比黎家的那套小别墅大多了。这就是薄衍宸的家吗?就他和儿子两个人,需要住那么大的房子吗?难道不担心孩子会害怕吗?

    别墅坐落在西城著名的高档小区绿城花园,这里环境优雅,又是学区房,房价已经被炒成了天价。

    黎欣彤撇了撇嘴,有钱就是任性!

    芮文涛按响了别墅的门铃,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芮特助,您好!"

    "这位是管家祁妈。"芮文涛向黎欣彤介绍。

    "这位就是黎小姐吧。"还没等芮文涛介绍,祁妈便微笑着开了口。

    看来薄衍宸早就吩咐好了下人,所以才会知道她今天要来。

    "祁妈,您好。我叫黎欣彤。"

    芮文涛:"今后黎小姐就住在这儿。你先带她熟悉一下这儿的环境,一点半让阿斌送她到公司。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

    祁妈点头:"知道了,芮特助。您慢走!"

    芮文涛走后,祁妈带着她进了别墅。

    别墅的内部装修和薄衍宸的办公室基本上是一个格调。低调中透着奢华。

    祁妈带她在别墅内转了一圈,一楼是客厅、餐厅、厨房、和佣人的房间,二楼则是主人的卧室、儿童房和客房。

    "祁妈,请问我的房间在哪里?"

    祁妈指着主卧:"这间就是。"

    黎欣彤一脸懵逼:"这……这间是薄先生的房间吧?"

    "嗯,先生吩咐过,以后你就住这间。"祁妈平静的语气。

    黎欣彤彻底傻眼了,"那……那薄先生以后住哪里?"

    祁妈像是看外星人似的看着她:"当然还是住这间啦。这间房间本来就是先生的。"

    黎欣彤只觉得耳边轰隆隆如闷雷在滚动,整个人都不好了。

    薄衍宸丫的有病还是咋地?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客房不让她住,非要两个人挤在主卧呢?

    "祁妈,请问,我可以去住空余的客房吗?"

    祁妈脸上的笑容瞬间凝住,严肃的看着她:"先生吩咐的事情,我一个做下人的怎么敢违抗。黎小姐,如果您有意见的话,请亲自向先生提。"

    黎欣彤的脸色僵了僵,只是换个房间而已,有那么严重吗?

    薄衍宸这人平时是有多霸道啊?怎么下人都那么怕他?

    "黎小姐,你先把行李放下,晚点时候,小崔会来整理。如果没有什么事儿,我让人去安排午餐了。"

    黎欣彤茫然的摇了摇头,祁妈像是怕她再纠缠,一溜烟消失了。

    黎欣彤陷入了沉思。

    契约里,夫妻义务这一项没有写,不知道薄衍宸是怎么个意思?

    如果他到时候提出来,她该怎么办?

    唔……他长的那么好看,是自己喜欢的那一款,和这样的男人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似乎也不吃亏……

    天哪!她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竟然不排斥和薄衍宸发生那种亲密关系。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为色所迷?

    黎欣彤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似乎想要把那些猥琐的想法剔除出去。

    她深吸一口气,开始细细环视主卧。她惊讶的发现,卧室田园小清新的装修风格和整个别墅的装修风格完全不搭。甚至不应该是一个正常男人会选择的。

    一个大男人用小碎花的床单,怎么看怎么觉得辣眼睛。

    不过这倒是对了黎欣彤的胃口。从小到大,她的闺房都是清一色的田园小清新。

    主卧里除了一张超大size的床之外,还有一张沙发,她决定晚上就睡沙发上了。

    主卧里还摆着一个半新不旧的梳妆台和一个摇篮式藤椅,和房间里其他崭新的家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明显是女人用的东西,黎欣彤猜测大概是薄衍宸的妻子曾经用过的吧。

    先前他一直在国外生活,这两样东西应该是他从国外空运过来的吧。想来他一定是一个念旧的人,他应该还想着他的妻子吧。可他却似乎不愿意提起自己的妻子。

    她去世了?还是离婚了呢?

    黎欣彤突然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感兴趣起来。

    她很喜欢那个藤椅,却不敢坐上去。于是选择了旁边的沙发坐。许是这两天真的累了,坐着坐着,她竟然睡了过去。直到佣人小崔来喊她吃饭,才终于醒过来。

    午餐丰盛的令人发指。满满一桌子的菜看得她眼花缭乱。

    三个人,那么多菜怎么吃的完?

    等她坐下来拿起筷子后,发现祁妈和小崔两个居然站在一旁不入座。

    黎欣彤邀请了好几次,两人却坚持不坐。祁妈甚至还说,下人是不能上桌的,她是管家,不能带头坏了规矩。

    黎欣彤听的头皮发麻,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实行这一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