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未曾相顾年华里 黎欣彤 薄景轩

第30章 非要去当人家后妈

    黎欣彤的语气带着浓浓的质问,薄景轩不悦的皱了皱眉:“欣彤,我想和你谈谈!”

    黎欣彤嫌恶的瞪着他:“可我并不想和你谈。还有,别叫我欣彤,你不配!”说完,抬脚就想走,却被薄景轩拽了回来。

    “薄景轩,你这个混蛋!放开我!”黎欣彤用力的挣扎起来,拿起手里的包包当武器,使劲的往他头上砸。

    包包的材质很软,再加上女人的力量本来就不大,打在身上也不至于疼,可薄景轩却异常愤怒。一直以来以温柔形象示人的黎欣彤,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

    他的耐心快用尽了,一把抓住她的双手,“闹够了没有?欣彤,好歹我们相爱一场,别搞得像仇人似的好吗?”

    黎欣彤余怒未消,那眼神恨不得将他撕碎,“薄景轩,你出轨在先,之后又对我犯下那么多不可饶恕的罪行,还好意思提我们相爱过得事儿。呵呵,我告诉你,和你恋爱是我黎欣彤这辈子做过的最大的蠢事儿。”

    薄景轩尴尬的扯了扯唇角,其实对于那天的事儿,他确实有些后悔:“那天我对你确实有些过了,可那也是因为你先提出分手退婚,我一时气不过才……”

    黎欣彤冷哼一声:“一时气不过就可以伤害我?拍下那些视频你准备怎么办?威胁我吗?还故意让我应聘的公司不录用我。薄景轩,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一个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简直让我恶心!”

    被黎欣彤这样辱骂,换做平时,薄景轩早就发火了,但今天,他却忍住了,这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

    良久,他沉声开口:“筱筱的事情我可以解释,我和她只不过是玩玩而已,本来想等你出狱后,我就和她断了。谁知道你提前回来了。”

    黎欣彤真想哈哈大笑,“嗯,怪我咯?”

    薄景轩嘴角抽了抽:“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和筱筱……”

    黎欣彤厉声打断他:“别说你和筱筱的事情了,我不想听。”

    一想到两人在她的婚床上颠鸾倒凤,她就想吐。

    “好,那不说她了。”薄景轩说,“至于对你用强那件事儿,我承认是我一时冲动,拍视频也是吓吓你的,我怎么会把自己未婚妻的视频公布呢,是不是?”

    黎欣彤真想把高跟鞋脱下来拍在这个虚伪的男人脸上。当时的状况有多凶险,如果不是薄衍宸及时赶到,恐怕她的清白早就毁在这个畜生的手里了。这样的视频,抓在他们手里,以后想怎么威胁她都行。

    一想起这件事儿,她就恨不得杀了这对狗男女。

    薄景轩看她不说话,继续说:“至于不让你找工作的事情嘛。我承认出于我的私心。主要是我不想让你太辛苦。嫁给了我,你就是薄家的少奶奶,根本不需要出去工作、看人脸色。现在你骂了骂了,打也打了,事情也都说开了,该消气了吧?欣彤,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们就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嗯?”

    黎欣彤没有回答,唇角的弧度却渐渐扩大,看的薄景轩一阵悸动,情不自禁的朝她靠近。

    她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幽香,胸口的事业线微露,分外诱人。

    薄景轩的喉结滚动,咕咚吞了一口口水,缓缓低下头,朝她的唇上吻了下来。

    就在两人的嘴唇快要接触到的一刹那,黎欣彤猛地推开了他,啪的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你……”薄景轩被打懵了,“你干吗打我?”

    “不打你,你怎么能醒?”黎欣彤眼中透着鄙夷的神色,“想让我回到你身边,简直是白日做梦!”

    薄景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你为什么不愿意回到我身边,是因为薄衍宸吗?你被他包养了?”

    黎欣彤浑身一怔,被包养?呵!这男人的思想真够龌龊的,“我和他的事儿,轮不到你过问。就算没有他,我也不会回到你身边。尤其是今天,听了你精彩的解释后,我的信念就更加坚定了!”

    薄景轩不屑的冷笑道:“薄衍宸有什么好?他比我年轻吗?比我有地位吗?老爷子都还没承认他,他就是一个私生子而已。哦,对了,他还带着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呵呵!黎欣彤,没想到你那么蠢。好好的薄家少奶奶不要当,非要去当人家后妈,也是没谁了!”

    黎欣彤不怒反笑:“薄衍宸是没你年轻,可我就喜欢成熟的男人,有味道。爷爷承不承认他,我根本不在意,我喜欢的是他的人,又不是他的身份。况且他现在事业有成,根本就不需要薄家支持,倒是你这个二世祖,要是没了薄家这个后台,你什么都不是!”

    “你……”薄景轩气的五官都扭曲了,“你才认识他几天,就那么维护他?他给了你什么好处?钱吗?给你多少?我付双倍!只要你开得出,我就给得起,反正都是卖,不如卖给我!”

    黎欣彤扬起手掌又想抽他,这次薄景轩眼疾手快的抓住她,“怎么?又想打我?你……”

    薄景轩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视线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胸前的位置。

    因为挣扎,黎欣彤的礼服肩带滑落,肩膀上和胸口的一大片雪肌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吻痕。

    她啊的一声推开薄景轩,拉好肩带:“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请自重!”

    “自重?”薄景轩猩红的双眼瞪着她,“你都被人上了,还和我说什么自重?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想碰你,你总是推三阻四。现在,刚和我分手就迫不及待的和别的男人滚到一起。你……你简直不要脸!呵呵!黎欣彤,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人呢,原来也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住口!”黎欣彤吼道,“薄景轩,请你搞清楚一点,我和你已经分手了,我和谁在一起与你无关!”

    薄景轩一个壁咚将黎欣彤压在墙壁上,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