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誓不复婚:前妻不回头

第六章 :失业

    “林总好,我是安染,是苏氏公司的服装设计师。”安染看着林敬泽微微一笑,得体的自我介绍到。

    “安染……”林敬泽重复着安染的名字,露出富家公子那种特有的暧昧微笑。安染当然知道林敬泽笑容里的含义,不过她不回应也不拒绝,只是对他微微的笑着。

    “敬泽!”迟景逸很快的来到了林敬泽的身边,他看了安染一眼,然后对林敬泽说,“我有事和你说。”

    “有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现在说。”林敬泽看迟景逸,用眼神说了下半句话:为什么一定要在我勾搭美女的时候才说。

    而安染也同时看见了迟景逸:他不是顾天骏的好兄弟吗?怎么会和这个林敬泽在一起?

    不过安染转念一想,这生意场上,昨天还是陌生人,今天就是好兄弟的事情她见得多了,干嘛在意这个!只要他和顾天骏不找自己的麻烦,就万事大吉了。

    “既然林总经理有事,我也就不打扰了。”安染微微一笑,对林敬泽说道。

    “那好,我们下次再聊。”林敬泽有些依依不舍,目送着安染离开了。

    安染一走远,林敬泽马上发牢骚:“二哥,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情!”

    “其实,刚才那个女人……”迟景逸欲言又止,林敬泽追其他的女人也没有什么,但是安染毕竟和顾天骏有过一段婚姻,如果他们之间有了联系的话,那天骏应该很尴尬吧?

    “二哥!”

    就在迟景逸不知道该怎么把安染和顾天骏之间的关系讲出来的时候,顾天骏和厉则天也来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边。

    “天骏,那个……”

    “二哥,不用说了。”顾天骏知道迟景逸想说什么,但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再多说什么。

    “什么不用说了,难道还真有什么事情?”林敬泽皱皱好看的剑眉,问道。

    厉则天和紫迟景逸看到顾天骏不想提起的事情,也就闭上了嘴,不说话了。

    “二哥,刚才你很明显的想要要对我说什么,现在又缄口不言,到底是怎么了?”林敬泽看着迟景逸,自己也暗自思忖着。

    突然,林敬泽不可思议的看着迟景逸,喊道:“难道……,难道……”

    迟景逸和厉则天还有顾天骏也有些微微的吃惊,怎么,敬泽这个样子,是知道了安然和天骏之间的关系了?

    “难道什么?”迟景逸问。

    “难道你也喜欢上了刚才那个美女了?!”林敬泽不可思议的摇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迟景逸一听林敬泽这么说,顿时哭笑不得,他耸耸肩:“对,我就是喜欢上了那个美女!”

    如果这样能减少敬泽对安然的兴趣,也能减少天骏的尴尬,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那好吧,我只好忍痛割爱了!”林敬泽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迟景逸星星眼的说道,“二哥,据我多年流连在花丛中的经验,那个女人绝对是个极品,现在我让给你,你要懂得怜香惜玉啊!”

    “滚吧!”迟景逸白了林敬泽一眼,引得平时不苟言笑的厉则天,也微微的抿了一下嘴唇。

    “啊,我居然看到大哥笑了!真是百年一遇啊!”林敬泽还在耍宝,迟景逸和厉则天当然有些忍俊不禁。

    只有顾天骏,望着安染离开的地方,若有所思。

    ******

    一眼望不见尽头的长街,路两旁只有几盏忽明忽暗的路灯在闪烁,已经过了午夜,车辆来往很多,昏暗的光线让安然感觉烦躁,寒冷的北风吹得她那米白色的风衣猎猎作响,她紧了紧自己的衣领,加快了脚步向自己那小小的公寓里走去。

    空荡的长街,只剩下她那双红色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响。

    安染打开自己公寓的门,习惯性地按下开关,在一声清脆的“啪嗒”声之后,室内仍旧一片黑暗。她这才记起:因为欠费,房东已经停了这间房的电。

    噢,她又忘记交房租了!

    可是这一次,安染不能马上补交了,因为现在的她失业了。

    安染自嘲一笑,脱下古板的套装挂在墙上。

    “安染,你在实习期的表现不错,但是你的设计风格,并不适合我们服装公司以往的风格,不好意思,你没有被录用。”

    这句话,久久的回荡在安染的脑海中,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被苏氏公司的总部从s城调来h城是升迁,结果在宴会上见了顾天骏一面,她就失业了!

    安染将公文包里的设计稿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她冷眼看着昏暗灯光下的设计稿,那可是她花了好长的时间研究过苏氏公司的服装风格路线和市场趋势,然后用了将近一个月时间熬夜赶出来的设计方案,什么“不适合”,简直是屁话!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事情在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糟糕!安染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她和同事们没有什么矛盾,胡副总也对自己很满意。怎么突然间就被辞退了呢?

    现在,苏氏公司的苏总还在英国没有回来,安染没有机会见到他,更没有机会问清楚自己被辞退的真正原因。

    安染脱下衣服,走进了浴室里,开始认真的回忆自从那次和顾天骏以后,发生的事情。她被辞退,就是那天以后,不仅如此,自从被苏氏公司解雇以后,h城的任何一家服装公司她都投了简历,可是竟然没有一家服装设计公司公司录用自己!

    难道真的是顾天骏在背后操控着?

    可是,自己不是和他再也没有了瓜葛吗?安染咬咬牙,这个顾天骏,非要把她逼到走投无路才善罢甘休吗?她只是想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养活自己的儿子!并没有打扰到他顾天骏!

    安染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指甲嵌进掌心传来的麻痛感,拉回了她的神智:黑暗中打在她身体上的水根本是冰的!

    房东连热水都给她停了!

    安染立即关掉水,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珠,她三两下套上睡衣,想赶紧回到房间给自己倒一杯热水暖暖身子——账上的钱可能连安安这个月的生活费和学费都不够支付了,她可没有闲钱去看病。

    安染从倒了一杯昨天剩下的热水,轻轻的啜着,另一只手那起桌子上她的儿子——安安的照片,目光散发着慈爱的光芒。

    这时,安染的手机响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