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纯阳第一掌教

第一百六十章 带着师妹徒弟逛窑子

    南斗第一令星归位,萧千离心情简直是好得出奇。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所以当头顶上掉下一根撑窗子的木杆时,他只是微微侧了一下头,让杆子掉在自己身侧不到数寸之处。

    旁边的陆无厌和程君倒是皱起了眉头,抬头看着那天香阁三楼的一间房间,一个满头珠翠的艳妆女子似乎是吓了一跳,赶紧缩了回去。

    “别管他!”萧千离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小君,把杆子扔上去!”

    程君应诺一声,俯身捡起木杆,顺手甩了回去。

    “多谢这位小哥哥!”

    窗户里的人总算是壮着胆子露了一下脸,大着胆子招呼了一声。

    “当我是西门庆么?可惜西门庆死无全尸啊……”萧千离轻笑着低声自语了一句,只是他说话声音实在太低,即使是身边的陆无厌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但是那女子似乎是反应不够迅速,也可能是程君扔回去的力气太大,那女子伸手想要抓住木杆,不料却抓了一个空,那木杆“砰”的撞击了一下窗棂,又继续掉了下来。

    这次萧千离轻轻抬起手来,捻住了木杆。

    “咦?”萧千离突然神色一动,微微皱起了眉头。

    那是一根再为普通不过的木杆,杆身有几处细细浅浅的新鲜痕迹,倒像是刚刚用指甲划出来的。

    “这位大爷,麻烦您把杆子送上来可否?”那女子似乎是迟疑了一下,才叫道,“小女子实在是拿不稳,自当奉上一杯清茶,以示赔罪。”

    路过的行人都转头看了几眼,见到是天香坊的一个清倌人正在对一个青年道者说话,一个个都撇了撇嘴,又继续赶路。

    “拿不稳?”萧千离嘴角渐渐扬起,吩咐道,“师妹,小君,咱们一起上去!”

    “上去?去哪儿?”程君懵懵懂懂,陆无厌却是恶狠狠的白了萧千离一眼,刚想说话,却不料萧千离一把将木杆塞在她的手里。

    陆无厌气得柳眉倒竖,刚要发作,木杆却已经塞在手中,不禁脸色微微一变。

    门口迎来送往的老鸨见到二男一女到来,虽说看着三人服饰不像是来逛窑子的,只是既然客人临门,立刻换上了一副职业的笑容,连连招呼道:“二位道爷,可有相熟的姑娘?您喜欢什么样的?想找好姑娘,来我天香坊就对了!嬷嬷保管让道爷您找到可心的姑娘……”

    “谁也不要,只要三楼北厢的那位!”萧千离懒得与老鸨多唠叨,顺手弹出一张银票,老鸨急忙接住,看到银票上的字,顿时一张足足刷了三寸厚白粉的脸笑得开了花。

    “三楼北厢?”老鸨脸色似乎有些犹豫,却一把拉过几个姑娘,卖力的推销道,“爷,紫陌姑娘今日身子有些不妥,不如……看看,这是翠翠,这脸蛋这身段……这是香香,这胸,这腿,这腰……再看看我们家红红,唱曲儿,弹琴,她都会,最拿手的是二十四桥明月夜……哎哟喂,瞧我瞧我,哈哈哈哈,道爷您不明白?进了房就明白了。你们几个小浪蹄子,快!还不好好伺侯着……道爷您要什么就尽管吩咐着!哈哈哈哈……”

    “带我去见三楼北厢的那位!”

    这小地方的妓院之中,自然都是些粗手大脚的庸脂俗粉,一个个拉手搂腰,竭力献媚。只是见到陆无厌身为女子,生得又是清丽绝伦,一脸杀气的亦步亦趋跟在那位青年道长身后,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倒是没人敢去招惹。

    程君背后挂着吞龙盾秋离刀,好奇的跟着走了进来,却被三四个姑娘一拥而上,拉拉扯扯,他平时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只慌了神,大声叫道:“师父,师父!”

    陆无厌银牙紧咬,深深吸了一口气,周身顿时寒流阵阵,冻得旁边的姑娘们都打了一个冷颤,纷纷叫道:“娘,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

    老鸨也牙关格格作响,疑惑道:“或许是变了天……姑娘们,赶紧去披件你们最漂亮的衣服出来,好好伺候这二……三位……妈呀,冻死老娘了——”

    趁着这个乱,萧千离向陆无厌轻轻一笑,低声道:“师妹好霸气!”

    “少来!”陆无厌白了萧千离一眼,嗔道,“谁知道师兄你肚子里又有什么花花肠子,我得看着你才行!”

    几人刚打算奔回房间取衣物,走了几步却又变得温暖如春,不禁疑惑的站住身形,面面相觑。老鸨再要去看萧千离等人,却见三人已经走上了楼梯。

    她追赶不及,叫道:“阿宝,阿宝,你快跟几位道爷说说,紫陌今日实在不能见客,要见客也行,至少要出三倍的银子……”

    楼上的伴当答应一声,刚要上前阻拦,却不料身子一麻,三人从他身边已经快步走过,还没等他开口叫喊,身子又能动弹。

    他犹自糊里糊涂,却见三楼一间绣房小门吱呀一声打开,里面有人曼声道:“却是无情道有情,秀阁小扉已半开……”

    “咦?紫陌姑娘不是说不能见客吗?怎么自己把门打开了?”那伴当愣了一下,晃了晃不太灵光的脑袋,径直下楼去了。

    三人走进小门,却见是一间雅致的小小客厅,装饰淡雅,珠帘低垂,遮挡了里面的一间小房。

    却听弦索一动,宛如玉响珠跃,鹂转燕语,如同珠玉落盘一般。

    “星分牛斗,疆连淮海,扬州万井提封。花发路香,莺啼人起,朱帘十里春风。豪杰气如虹。曳照春金紫,飞盖相从。巷入垂杨,画桥南北翠烟中。”

    那声音清澈如银铃,恰如冰山洌泉一般,三人抬头看去,隐约可见珠帘后一个曼妙的身影。

    “坐吧!”萧千离也不客气,吩咐一声,陆无厌和程君迟疑了一下,这才随着萧千离在小厅的桌边坐了下来。

    有一妙龄女子撩开了珠帘,款款走出,看模样不过双十年华,环佩叮当,微微一笑,媚态横生,艳丽无比,轻启朱唇,巧笑嫣然道:“紫陌这厢有礼了。”

    萧千离鼓掌赞道:“好词、好曲!当真让本座大开眼界。”

    却见紫陌福了一福,轻笑道:“道爷过奖了,抚琴弄曲这般雕虫小技,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萧千离微微一笑,道:“姑娘哪里的话?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姑娘实在是太谦虚了。”

    紫陌轻笑道:“道爷只知夸奖词曲,莫非紫陌不美么?”

    “美!”萧千离点头道,“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果然是美到了极点!”

    他从陆无厌手中接过木杆,轻轻抚摸着上面的浅痕,叹息道:“一剑七杀,七道剑痕均是恰到好处的半分深浅,当真是迅捷到了极处,想必也是美艳到了极处!”

    紫陌掩口“噗嗤”一笑,嗔道:“你这人可真是无趣,只问你人家长得美不美,你偏偏要扯什么一剑七杀,真是大煞风景。”

    陆无厌再也忍不住,叱道:“你引我师兄来此,究竟是何用意?”

    “自然是有用意的!”紫陌一双大眼睛转了转,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斜斜靠了下来,展露出曼妙慵懒的身姿,“一来嘛,是想见一见近来西北炽手可热的纯阳宫掌教……”

    “二来……便是要问问萧掌教,宋书剑咱们可是足足盯了大半年的猎物,却被掌教一言不合夺走,莫非我天香阁便这般好欺负么?”

    陆无厌不由得一愕,诧异道:“盯了大半年?”

    萧千离却笑道:“宋书剑这样的人才,哪个大门派不下足力气抢人?只是既然贵派早早盯上,为何一直不曾下手招揽?”

    紫陌轻笑道:“不把他逼到绝境,又怎么好开口?再说了,宋书剑一个先天化神,小女子可没这么大本事招揽。本来时机即将成熟,阁中高手不日也将抵达西平,却不料被掌教捡了个大大的便宜。”

    “原来如此!”

    听到这名为紫陌的女子直言,萧千离才恍然大悟。

    难怪宋书剑沦落到这个地步,一部分原因是自暴自弃,另一部分想必这天香阁也在幕后花费了不少力气,倘若不是天香阁事先将宋书剑一点锐气打磨得干干净净,只怕萧千离还要费更大的水磨功夫。

    “刚刚我招揽宋先生之时,却也不见你出来。”萧千离微笑道,“倘若刚才有些阻碍,本座招揽也不会这般容易。”

    “谁叫掌教也是先天高手呢?”紫陌娇媚婉转的白了萧千离一眼,“本来小女子都已经准备要出面了,谁知掌教藏得如此之深,实在是看不穿掌教的本事。刚一犹疑,便落得人财两空……”

    萧千离心中一动,微笑道:“姑娘赚本座来此,想必也不是说这些无用的话语吧?”

    “人你也得了,琴你也听了,就当是天香阁送给掌教的一份薄礼。”紫陌丝毫不顾陆无厌杀人的眼神,自顾向萧千离抛了一个媚眼,笑吟吟的说,“有一桩不要本钱的小买卖,不知掌教有没有兴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