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情,下一个路口见

074 最好的安排

    三个佣人中有一个是男人,是司机,我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交代了些事情感觉这几个人都不错,都挺靠谱的,程嘉树做什么事,我都有种特别放心的感觉,可能他这个人就给了我足够的安全感吧。

    家里有了佣人,我自然就清闲了不用做家务了,不过我不让佣人洗程嘉树的内衣裤,虽然佣人都是四十几岁的阿姨,但是自己的男人的内衣经别的女人的手洗,总感觉怪怪的。

    对此,程嘉树说我有病,这有什么好在意的,不过就是让别人洗个内裤罢了,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理解我们女人的想法,如果让别的男人碰我的内裤,我想他也会不乐意。

    程嘉树将我带到书房,给我看一大堆东西,我随意的翻了翻,有些不可信的看着他:“这些都是真的。”

    程嘉树将我拉到他腿上坐着,他从后面环抱着我。就是大手很不规矩的在我胸前作乱:“你说呢,我做事向来都是有计划性的,我既然要你,就不会想着让你跟我过苦日子,幸福的生活缺了钱也很难幸福起来。”

    他说的都是很现实的话我也认可,只是对我来说钱真不是最重要的。

    我拿开程嘉树的手,转过去看着他摇摇头:“不,在我心里,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是幸福,有没有钱都没关系!粗茶淡饭也没关系!”

    我活了二十八岁真是什么日子都过了一遍,好日子苦日子,有钱没钱的日子,现在对于我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跟心爱的人能够在一起吃饭睡觉牵手压马路就是最好的幸福。

    晚上睡觉的时候,程嘉树的大手又开始不规矩的乱摸起来,婚礼那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真是做的太多了,一直到现在都不舒服,不太想做,我将他的手拿开,他很快就又放上去了,真是让人无语死了。

    以前他是多正经的人啊,怎么现在一点都不正经了,但是今天晚上真的不行,我觉得做了我整个人估计就要废掉了,被用废掉的。

    “这两天吧,好不好?反正人都是你的,你不会跑!”我将程嘉树的手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让他再乱动,发现这个人其实很容易起反应的,稍微摸摸碰碰他就会有反应,真是怕了他了。

    “怎么还没好?还不舒服?”程嘉树看我那眼神,就感觉我好像在骗他似的。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佯装生气道:“你说呢,用那么大的劲儿。我看你是真没把我当你老婆一点都不心疼,我都不想说你了。”

    其实那天也是程嘉树自己要求我,就是疼也要忍着,人家说我欠他的,好吧?这是他第一次说我欠他。

    “我不信,我得自己检查,你这人说话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程嘉树说着就伸手伸入我的睡裤里面,我难受的在他怀里乱动,他将我紧紧的压住,然后大手不停的乱摸,整个人感觉就像是被开水煮过的小龙虾似得,肯定通红一片,最后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谁让我是他的女人呢?

    “这摸也摸不清情况,不行,我得亲眼看一看”程嘉树说的就从床上起来,然后,将被子掀开,然后将我的睡裤连同内裤一起扒下,然后将脑袋伸向那里,我的三观都被他给完全打破了,我觉得我的世界里已经没有底线这个词了,咱家就对,我真的是做尽所有不要脸的事情了。

    而且我前段婚姻那真是过得太矜持了,一点放,荡的事情都没怎么做过,其实我怎么骨子里也算是一个传统的女人,只是跟了程嘉树之后,传统好像这个词就不再适合我了,我想,只要他喜欢怎么着我都行吧。

    最后事没做,但是他让我做了,让我舒服一下,我的脸红的感觉都在往外喷火。

    结束之后,程嘉树拉着我的手,往他的裆部伸去,我知道他要做什么,我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前,害羞的不停的蹭着,算是半撒娇的感觉。

    声音小小的:“其实我也可以用……?”

    后面的话我实在没有脸也不好意思说出口,程嘉树伸手堵住了我的嘴唇,他对我说:“男人的那里不干净不卫生,我怎么舍得让你这样。”

    我娇软软的说:“可是你不也为我吗?那里不也很脏吗?”

    因为他不嫌弃地为我做了,我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嫌弃他,也应该为他那样做,这就是夫妻嘛,哪有相互嫌弃的道理。

    “不,你不用,我不需要你这样对我,你只要好好爱我就好,这些脏的不干净的,不可能让你做的,可是你也不能剥夺我为你做的权利,我想为你这样做。”

    程嘉树说完就将我搂着紧紧的抱住,然后亲吻你嘴唇,他的嘴巴味道怪怪的,毕竟刚才为我做过那些,我也轻轻地推着她,然后有些埋怨道:“别亲我的嘴啊,味道怪怪的,脏!”

    程嘉树笑嘻嘻地问我:“怎么?你这是嫌弃自己啊!”

    我点点头:“反正那里也不是很干净!”

    “哈哈,哪里不干净,在我这里你哪里都干净,乖乖睡吧”

    程嘉树说完,就用他的大手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还在我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就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觉似的,就差没有读一个睡前故事了,这种前所未有的幸福,真恨不得将这一刻定格,永远定格,生怕流失,这种幸福一旦拥有过真的不想再失去。

    早上我起床的时候程嘉树还在睡,没有醒过来,我伸手点点他的鼻子额头,轻轻的用手指划着他的眉峰,其实他也是一个很帅的人,也许他不是最帅的,但是在我心里却是最好看的男人,前所未有的好看。

    “醒这么早,既然你醒这么早,倒不如你做点事情吧!”程嘉树看着我一脸奸笑的样子,一看肚子里就怀着坏水呢!

    我感觉下面好像也不是很难受,他早上比较激动,就害羞的点点头。

    不过在做之前我希望他能给我点时间去刷刷牙,程嘉树真的很喜欢亲吻我的嘴唇,尤其是跟我舌吻,口腔的味道不是很好,我推着他的胸膛撒娇着对他说:“给我五分钟时间我想去洗下。”

    程嘉树着急忙慌的脱着我的睡衣道:“别说五分钟了,就是五秒钟也不行了,直接来吧,我憋不住了。”

    …………………………

    一股热烫……我身子抖了一下,程嘉树在我的身上喘着粗气,我们两个浑身都是湿淋淋的很难受。

    都是汗水,程嘉树抱着我一直不肯起来,我没办法只能推着他想让他赶紧起来,黏腻腻的他不觉得难受吗?

    “大哥起来好吗,肚子都饿了,好想洗个澡然后去吃早餐。”我一个女人能有多大的力气,怎么叶推不动他,只好放弃,他想趴着那就趴着吧!

    过了好大一会儿程嘉树在从我身上起来,他先下床然后将我打横抱起往卫生间走去。

    在卫生间里免不得又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等洗完下楼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早餐和中餐做一下吃了。

    吃完饭后,程嘉树说开车带我逛逛伦敦城,顺便在到商场给我买买衣服,其实我不缺衣服,但他总想着给我买东西。什么贵的好看的,只要他看着喜欢都给我买。

    这种被人宠着的感觉真好,就像是我小时候我爸爸对我那样,我一直都觉得能在程嘉树的身上感觉到我爸爸的影子。

    今天早上我还特意跟程嘉树说了这话,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他逼着我,在他的身下喊他爸爸真是无耻极了。

    还叫我闺女,想想都觉得我和他都好不要脸毁三观啊!

    我和程嘉树两个人挽着手逛商场买了很多,直接叫商场的人送货上门,再知道他的经济实力之后他想要给我买一些东西我也不拒绝,他享受送我礼物的感觉,我也享受收他礼物的感觉。

    逛完商场都很晚了,他带着我去了一家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我没出国读过书,对外国的文化不了解也不喜欢,一场英文电影看得无趣,但是程嘉树貌似很喜欢似得,我就陪着他看好了。

    看完电影压压马路我们就回去了,这样的生活说真的真是好极了。

    第二天一早我跟着他一起起来,我们一同去了公司,他的公司规模不是很大,经营的都是互联网之类的产品,我不是很懂,他现在也不需要我做一个事业上的女强人,他只需要我在他身边时时刻刻的陪着他就好。

    程嘉树带着我认识了公司主要几个高层,大部分都是白人,只有几个极其重要的人是华人。

    程嘉树说他跟他们认识很多年了,创业的时候也是多亏他们的帮忙,让我将他们当朋友一样相处就好,不要有任何老板娘的架子。

    我想我是那种人吗,装腔作势??

    我跟着他去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不是很大但是也不小,在办公室的角落处给我留了一个位置,他指着给我用的那张小办公桌对我说:“你以后就坐在那里,你的工作职责就是给我倒杯茶,我想抱你的时候你赶紧麻溜的过来让我抱,包括亲吻还有在里面的那间休息室干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想我这算是什么工作,我这不就是伺候男人的工作吗?

    顿时就不想干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女强人在事业上野心也不是很大,但是也不该只做这些事情啊,那这样的话,我还不如在家里安心的多他的全职太太,安心的给他做饭洗衣等着他回家。

    “我不要做你的生活助理,你给我安排到其他部门吧,比如投资部这样。”

    我是干金融的,我能做的也只是金融相关的,而不是互联网相关的。

    程嘉树手一摊:“不好意思,叶小姐我们公司没有投资部门,我们这都是搞it的,如果真的要跟金融挂上勾的话,那就是财务部门,怎么你想做会计?”

    会计和金融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好吧!

    我嘟着嘴很明显就是在像程嘉树表达我对自己的新工作是极其的不满。

    程嘉树伸手捏了捏我的脸颊:“别不满意了,你有你的事情昨,我知道你在金融方面有天赋,是个可塑之才,你就在这里,我们家的钱由你来管,投资也好还是买些理财产品都随你,主要就是公司很多钱不能放在银行里要花出去,还有很多项目钱怎么用,这都是你的工作职责。”

    什么?我负责这么大的事情?

    “你没开玩笑吧?”我怎么就有些不信呢?

    程嘉树伸手刮刮我的鼻梁:“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只有交给你才放心,也算是实现你的自我价值,我说过不会叫你做一个碌碌无为问的女人,女人的一生中需要男人孩子同样也需要属于自己的一份事业,这样才不算白来这个世界一趟。后续我会叫专业团队跟你商洽,走,我们先去参观下我们的公司,”

    我们的公司,程嘉树说这份事业是我和他共同的,生活中我有他,他有我。工作中同样也是,我真觉得自己是被别人强烈需要的。

    程嘉树先带我去了公司餐厅,他说这里为了我特意从国内挖了一两个大厨过来,专门给我做中餐吃。

    他想的可真是周到啊,倍感窝心。

    然后他又带我去了天台,说无聊心烦时可以上来吹吹风,他说允许我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他说他不需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他这算是双标吗,对我是一套标准,对自己又是一套标准。

    下天台时,程嘉树突然在我面前蹲了下来,他说想在背背我。

    我从后面趴上去亲了亲他的脖子:“怎么突然想背我了。”

    程嘉树说:“跟你分开后那么漫长的时间,我们那晚夜跑结束后我背你的场景都快要被我回忆烂了,桑榆其实我心里一直都不是很舒服,忌讳你跟容倾的那段过去,忌讳你不是将最好的自己给了我,更是忌讳你肚子里还装过别人的孩子,但是那晚得到你时,我想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们在最糟糕的时间里相遇,但我们爱的却很纯粹,桑榆我不会再忌讳什么了。”

    我的手在他的胸膛上抚着:“谢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