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06章: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墨非城起身,从何淑娴手中接过电话,接通了电话。

    何淑娴整个人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大脑蒙蒙的。

    这一定是巧合,一定是巧合,苏子行三个字怎么会出现在小城的手机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何淑娴失神一般,踉踉跄跄的离开了墨非城的办公室,整个人完全被电话上“苏子行”三个字镇住。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墨非城赶紧接通电话,苏子行的声音立马传了进来,说:“墨非城!”

    “苏子行,苏小绵在哪儿?我早就应该猜到是你把苏小绵带走的!”墨非城失控的质问道。

    “墨非城,你真的要见苏小绵?你保证见到她后不会后悔?”苏子行却反问道。

    这一问,倒是让墨非城怔住了,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说:“你什么意思?”

    “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如果你确定真的要见苏小绵,下楼,我会在你公司楼下等你!但是,我提醒你一句……算了,还是你自己做决定吧!”

    说完,苏子行便挂掉了电话。

    墨非城握着手机的力道瞬间增大,眸中浮上一抹艰难的难色。

    苏子行说这话什么意思?

    即便是苏小绵毁容了,残疾了,自己都不会放弃她,坚决不会。

    打定了主意,墨非城正欲出门,不想刚出门,却正撞到了安米。

    “墨总,你是要去哪儿吗?要我跟你一起吗?”安米立马走上来询问到。

    墨非城的眸光跳过安米,径直离开了公司。

    安米失望的嘟了嘟嘴巴,抿了抿唇,握了握手中的热奶茶,然后转身离开。

    不远处的司南,望着安米的身影,若有所思。

    墨非城走出公司的大门,下楼便看到了路边停着的一辆车,墨非城沉了沉眉,推门坐了上去。

    “你想好了吗?”苏子行的声音有些暗哑,有些低沉。

    “苏小绵到底在哪儿?快带我去找她!”墨非城紧张的说。

    “如果苏小绵……”

    苏子行的话还未说完,墨非城便急切的打断了苏子行的话,说:“我爱苏小绵,即便她毁容了,残疾了,我也不会放弃的!”

    苏子行怔了怔,沉了沉眉,不再说话,发动引擎快速的离开。

    汽车穿过繁忙的街道,跨过城市的道路,渐渐的远离了城市的喧嚣。

    “你要带我去哪儿?”墨非城感觉越走越不对劲儿。

    “快到了!”苏子行淡淡的说。

    “吱!”

    车停了下来。

    “到了,下车!”

    苏子行率先下车,打开后车门,拿出了一束花。

    墨非城看到苏子行手中的花,吃了一惊,许久回不过神来,上前一把抓住苏子行的衣领,愤怒的说:“苏子行,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苏子行用手掰开墨非城的手,咬牙说:“苏小绵被车撞,你不去查肇事司机,在我面前耍什么威风!”

    墨非城一怔,眉头皱了皱。

    “如果苏小绵地下有知,也会恨你到入骨!”苏子行一把推开墨非城,率先离开。

    墨非城感觉心跳骤然停滞了一拍,地下有知?

    墨非城后知后觉的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明明就是公墓。

    踉跄一下,墨非城整个人差一点摔倒。

    苏子行径直走进乐安公墓,毫不理会墨非城的震惊。

    墨非城快步跟上苏子行的脚步,苏子行在一个新墓碑前停下,将手中的花束放在墓碑上,然后伸出手抚摸着苏小绵的照片。

    晴天霹雳,墨非城已经做好了任何坏的准备,苏小绵毁容了,残疾了,哪怕是植物人了,但是,唯独没有想到是,苏小绵的照片竟然出现在了墓碑上。

    “苏子行,你骗我,你到底把苏小绵藏在哪儿了?”墨非城不相信苏小绵会死,一定是苏子行的阴谋诡计。

    苏子行一个拳头打在墨非城的脸上,怒目圆睁,“墨非城,如果不是你的自以为是,自作聪明,苏小绵现在会躺在这里吗?会吗!”

    墨非城的气势瞬间消散,如果自己能早一点拿出录音,如果自己能早一点告诉苏小绵,这些全是冷慕言的诡计,那苏小绵就不会失控跑出酒店,就不会被车撞,就不会……

    墨非城不敢继续往下想,顾不得脸上的疼痛,踉踉跄跄的坐在了苏小绵的墓碑前。

    整颗心好似已经麻痹了,找不到痛觉,找不到安放的地方,就那么狠狠的接受着炼狱般的折磨。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每次死的都不是你!”苏子行对着墨非城狠狠的吼道。

    墨非城已经听不清楚苏子行在说什么,只看到他的嘴巴在一张一合。

    “该做的我都帮你做了,我已经仁至义尽!”苏子行说完,转身离去。

    这是在做梦吧!

    梦醒了,苏小绵还在自己面前跳来跳去,哪怕对着自己骂也好。

    可是,这一切都都成了自己的幻想。

    墓碑上,苏小绵那熟悉的脸庞,时刻的在提醒着墨非城,我死了,我已经死了!我因为你的自以为是,被车撞死了!

    时间过的很漫长。

    夕阳的余晖,慢慢的铺满了整个墓地。

    一缕斜阳,不偏不倚的照在苏小绵照片的脸上。

    墨非城伸出手,想要去触碰苏小绵的脸,可是却被一双手握住。

    墨非城回头,却看到了安米正望着自己,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竟然有几分苏小绵的味道。

    墨非城一把甩开安米的手,冷冷的说,“你跟踪我!”

    “我没有!”安米赶紧解释,低着头,不安的搓着衣角,说:“我只是……只是有一份比较重要的文件,想要让您……”

    “滚!”墨非城不等安米将那些拙略的借口说完,便愤怒的低吼一句,冰冷的戾气,让安米身体猛地一颤,双眼中瞬间蒙上了一层可怜兮兮的水雾,然后转身跑着离开。

    无心顾及其它,墨非城依旧痴痴地望着苏小绵的墓碑。

    是夜,星星特别的亮,好像苏小绵的眼睛,让墨非城沦丧。

    何淑娴回到家里,痴痴呆呆的坐了半天,直到墨劲峰回到家。

    何淑娴连忙迎上来,抱着墨劲峰的胳膊,失魂一般的说:“劲峰,你知道我今天在小城的手机上看到了一个什么名字吗?”

    “谁啊?鬼啊!”墨劲峰一把甩开何淑娴的胳膊,不屑的沉坐在沙发上,端起了桌上的茶。

    “苏子行,是苏子行!”何淑娴的话一出口,墨劲峰差一点将口中的茶喷出来,立马震惊无比的说:“你说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