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08章:迟来的真相!

    “墨叔叔,我的生日是……”

    小洛的话还未说完,墨非城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是司南打过来的。

    电话接通,司南急切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先生不好了,欧洲那边的分公司出现了些状况,需要您亲自出面解决,专机的航线已经申请下来了!”

    “好的,我马上就去!”

    “我陪你去!”

    安米连忙紧接着说。

    墨非城不语,安米连忙跟上墨非城的步伐。

    文朵目送着二人离去,心说,也好,小绵走了,先生身边总是要有一个女人的。

    而且,看着安米这人眉眼之间的气质倒是和苏小绵有几分相似,许是能走进先生的心中。

    文朵看了看小洛,心中默默的说,对不起,小绵!

    凌晨一点,欧洲分公司。

    墨非城刚下飞机,便急匆匆的吩咐司南,“申请今天飞帝都的航线,多晚都要回去!”

    司南吃了一惊,点了点头。

    墨非城坐在办公室里,挥斥方遒,指点江山。

    司南推门走进来,附在墨非城的耳廓低声,说:“先生,不好了,今天的航线没有申请下来!”

    墨非城眸光猛地一缩,不可思议的望着司南,要知道,之前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

    “原因!”

    “那边只是说航线已经满了!”司南回答说。

    “快去查飞机的航班!”墨非城沉了沉眉说。

    “知道了!”

    分公司的危急由于墨非城的当机立断和权谋,很快的就解除。

    墨非城抬手看了看时间,也才中午,如果买到机票,今天晚上回到帝都是没有问题了,今天是小洛的生日,无论如何都要回去的。

    墨非城的一举一动都被安米看在眼中,安米痴痴的关注着墨非城的一举一动,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男子?而且很幸运,这个男人将会是自己的!

    “先生,订到了一张两点飞帝都的机票,只不过是……”

    “是什么?”墨非城立马紧张的问道。

    “是经济舱!”司南为难的说。

    “可以!”墨非城不假思索的便答应。

    安米一怔,望着坚定的墨非城,悄悄的转身离去。

    十分之后。

    “请问您是司南先生吗?”

    一个电话突然打到了司南的手机上,司南怔了怔,说:“是的!”

    “是这样,您的申请的航线已经通过,一点半!”

    司南大吃一惊,不是说航线已经满了吗?

    回到帝都,墨非城又回了趟公司,回到别墅的时候刚好六点。

    安米已经在别墅同小洛打成一片,看到墨非城回来,小洛立马跑到墨非城面前,说:“墨叔叔,你是不是要帮我过生日啊?”

    墨非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望着小洛说:“是啊!”

    “谢谢你墨叔叔,那我们可不可以带上安米姐姐一起去啊?”

    小洛高兴的扑进墨非城怀里说到。

    墨非城迟疑了一下,然后说:“今天小洛是小寿星,一切都听小洛的!”

    小洛趁着墨非城不注意,和安米两个人偷偷的眨了眨眼。

    此时文朵坐上来,提醒说:“先生,今天小洛有些发烧,我刚才喂他吃了些药,你们出去的时候多注意一下!”

    灯光,音乐,蛋糕,玩偶……

    好不快活。

    趁着墨非城不注意,小洛问安米,“安米姐姐,我过了生日,许了愿望,墨叔叔以后就会天天高兴了吗?”

    “是啊,小洛,刚才你有没有对着蜡烛许愿啊?”

    “有,我有许愿!”

    小洛低着头,心中默默的想,我不仅许愿要墨叔叔开心,还许愿,想要妈咪快些回来!

    墨非城靠坐在沙发上,望着浓浓的夜色,心中的思念却在放肆的膨胀着。

    苏小绵,你在天堂好吗?

    “墨先生!”

    忽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打破了墨非城的思绪。

    墨非城回过神来,看到自己的座位的对面正坐着一个人。

    “墨先生,我是叶子齐,你应该还记得我吧!”叶子齐一脸憔悴的望着对面的墨非城。

    墨非城脸色一沉,浑身突然开始散发出来一股森冷的寒意。

    “墨先生,自从得知了小绵出事的消息,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有些事情,我如果不给你说清楚,我这一辈子良心都会不安的!”叶子齐一脸痛苦的说。

    墨非城冷眼望着面前这个暗自抹泪的男人,心中忽而就生出了一丝的怜悯,一个连自己命运都不能掌握的懦弱男人,是很可怜的。

    “那一次,你在酒店撞到我和小绵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是我欺骗小绵,说要她帮我去给一个客户合影。其实,这些都是安雅受人指使,故意让你和小绵之间产生误会的。对不起,我对不起小绵,对不起你……”叶子齐一脸的痛苦,看起来,这些日子以来,叶子齐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而且,安雅说的那些关于苏小绵的话,也都是凭空捏造出来的。我和小绵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她只认识两个男人,一个是苏子行,他在很早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另一个就是我,可是我却辜负了她。五年前,我为了一块儿价值十亿的地皮,将小绵卖给了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我对不起小绵,这些年,我没有一天不自责,我愧对小绵对我的信任……”

    听到叶子齐的话,墨非城的拳头狠狠的攥着,由于愤怒,骨节分明的凸起来。

    墨非城抬眸看到了不远处的小洛,心生疑惑,便说:“我问你一句话,你如实回答我!”

    “你问,我一定如实回答你!”叶子齐信誓旦旦的说。

    “自从那次之后,苏小绵有没有和冷慕言……”

    “没有!肯定没有!”叶子齐肯定的说,“出事儿后的第二天,小绵就消失了,这一消失就是五年!”

    墨非城心中瞬间泛起了惊涛骇浪,要知道,那夜之后,自己几乎翻遍了帝都大大小小的角落,根本就没有苏小绵的影子,可以肯定,自那之后,苏小绵根本就不可能和冷慕言牵扯在一起……

    “墨叔叔……对不起……”

    小洛突然出现在墨非城的面前,低着头,可怜兮兮的问道。

    “怎么了?小洛?”墨非城问道。

    “小洛……”安米也赶紧追上来。

    “墨叔叔,对不起,我骗了你,今天根本就不是我的生日……”

    话音刚落,小洛便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

    “小洛……”

    “小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