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14章:周年忌日

    安米半信半疑的离开。

    墨非城的心却再也无法平静,不觉知手心儿中已经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便签上那熟悉的“苏小绵”三个字,似是那紧箍咒一般,时刻的缠绕在自己的心尖。

    这个苏小绵是下午司南发给自己的那个苏小绵吗?

    墨非城拿出手机,打开网络,找到了下午司南发给自己的号码。

    一样的数字,一样的名字。

    墨非城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这是巧合吗?

    墨非城心烦意乱的抬起头,却忽而看到面前一辆车子,来来回回的想要停在路边的停车位,却最终没有成功。

    墨非城的心中忽而一颤,苏小绵刚刚拿到驾照开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笨拙。

    墨非城心头忽而就生出了一丝莫名的同情感。

    鬼使神差的,墨非城走到那车前,敲下了车窗。

    车船摇下,一张无措的美丽面孔,瞬间明艳的出现在墨非城的面前。

    精致的五官,如同那天使降落一般,绝色的眸子,明媚的眸光,美的令人差一点窒息,甚至更让墨非城怦然心动的是,女子的眼神,那样的纯粹,干净,似是那浩瀚的星辰点点,让墨非城的心瞬间照进了一束光。那束光,一如自己第一次见到苏小绵的时候一样,感觉整个灵魂瞬间都被照亮了。

    “先生,您有什么事儿吗?”女子突然开口,令墨非城有些措手不及,晃神之间,墨非城竟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呼吸困难。

    苏小绵一脸灿烂的望着车窗外的墨非城,那双熟悉的眸中流露出来那掩饰不住的惊艳,让苏小绵的心底平生出了更加寒冷的凉意。

    男人,说到底都是见异思迁的视觉动物。

    “小姐,需要我帮忙吗?”墨非城回过神来,开口道。

    苏小绵假意一愣,脸上腾地就殷红一片,说:“刚拿到国内的驾照,有些不熟练,让先生您见笑了……”

    “我帮你吧!”墨非城温尔的说,墨黑的眸子中不觉知竟然生出了那燃不尽的柔情。

    “那就麻烦先生您了……”苏小绵下车来,将初次见面,羞涩略带些疏离的面部表情拿捏到最好。

    墨非城上车,一个完美的侧方停车,将苏小绵车子完美的停在了两辆车之间。

    “先生,太感谢您了,我请您吃饭?”苏小绵满脸感激的说。

    “不用!”墨非城丢下一句话,迅速的离开。

    说是离开,倒不如说是落荒而逃。

    心底那一汪死水,激起了涟漪,让墨非城的心剧烈的荡漾起来。

    那女人的一颦一笑,如同是魔咒一般,在墨非城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墨非城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视觉动物。

    之前自己见过的女人数不胜数,这个女人是除了苏小绵以外,第一个让自己心跳异样的女人。

    不敢往下想,墨非城按下内心的荒乱,大步的离开。

    苏小绵望着墨非城匆匆忙忙消失的身影,嘴角挂上一抹冷笑,再次跨上车,熟练的将车子开出去。

    是夜,死寂一般的宁静。

    墨非城靠坐在落地窗前,望着漆黑的夜色,流动的黑雾。

    一年了,苏小绵你在那边还还好吗?

    明天就是你的周年忌日,人死之后真的就没有灵魂吗?

    翌日清晨,墨非城早早的便准备出门。

    不想出门却碰到了正欲敲门的安米,双眼肿的好像一对大核桃,泪水涟涟开口:“墨非城,陪我去一趟欧洲吧……”

    “怎么了?”墨非城皱眉问道。

    “我奶奶中风住院了……”安米说着就哽咽了起来。

    墨非城心头闪过一丝的纠结,今天是苏小绵的周年忌日,可是安米这边……

    “叮铃铃!”

    母亲何淑娴的电话再一次打了过来,“小城,你马上安排专机,和我们一起飞一趟欧洲,安米的奶奶中风住院了!”

    “墨非城,奶奶从小对我最好,我害怕见不到她最后一面……”安米说着眼泪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再也止不住。

    墨非城心头一沉,盘算了一下,现在飞欧洲,如果顺利的话,自己傍晚应该可以赶回来的,于是便说:“我现在就去安排!”

    乐安公墓。

    苏小绵远远的望着那座属于自己的墓碑,掩埋着曾经的自己,心中不禁升起一抹感慨。

    那里埋葬着自己的历史,更埋葬着自己的那回不去的青春和感情。

    不知为何,苏小绵隐隐中却有一丝的期待,也许墨非城还会记得自己的忌日……

    直到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也收起自己的锋芒,苏小绵才冷冷的转身离去。

    自己是多么可笑?

    活人尚且顾过来,墨非城岂会想起一个早就长眠于地下的小人物?

    心中冷的发寒,人情薄,世情恶,说的果真没错。

    欧洲,某国,高级vip病房。

    安米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自己的奶奶,上了去机场的车。

    墨非城沉眉紧锁,双眸如炬。

    安米低头,一脸自责的抓起墨非城的,说:“墨非城,对不起,奶奶真的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才会麻烦你的……”

    墨非城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只是不时的看一下手腕上的腕表。

    安米垂了垂眼帘,低声说:“我知道今天对于你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但是我真的好怕再也见不到奶奶……”

    墨非城一怔,回过神来,定定的望了一眼安米,口是心非的说:“你多想了,我只是在想明天的记者发布会怎么处理!”

    安米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飞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十点。

    墨非城命司南将安米送回家,自己便驱车向乐安公墓赶去。

    人都说,周年忌日的时候,死去的人的灵魂就会回来,苏小绵你会回来吗?

    墨非城赶到乐安公墓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

    往事一幕幕,再次浮现在墨非城的心头。

    司南开车送安米回家。

    “司南,对于这次设计大赛冒名顶替的事情,墨非城准备怎么解决?”

    “先生也没有说,只是让我把那个……苏小绵的联系方式给了他!”司南如实回答。

    “哦!”

    明日就是记者发布会,也不知先生到底要如何处理。

    安米望着车窗外流光溢彩的夜灯,心知肚明,墨非城一定是去了乐安公墓。

    安米知道,在墨非城的心中,苏小绵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将会让自己好不容易和墨非城建立起来的微薄的情感吹散消失,所以自己必须规避一切有可能存在的风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