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19章:酒吧买醉!

    “看好她,我马上就到!”

    苏小绵此时一个人正在酒吧买醉,看照片中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那正好,自己去找些人,安慰她一下!

    划上浓浓的烟熏妆,穿上性感妩媚的紧身衣,安米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会心一笑,这才是真的自己。

    安米驱车赶到夜色酒吧的时候,苏小绵已经干完了一瓶烈酒。

    “小米,小米,你看她,是不是失恋了?”果果指着苏小绵幸灾乐祸的说。

    安米妩媚的眸光轻蔑的扫了一眼苏小绵,嘴角挂上一抹阴狠,“果果,你手中有货吗?”

    “你干嘛?我早就戒了!”果果听到安米说的话,立马警觉的说。

    “别紧张,我是不会该告诉叔叔阿姨的!”安米立马打包票说。

    “我说过了,我早就……”

    果果的话还未说完,安米便说:“我知道你有门路,快去!”

    “小米,你现在可是已经马上就要嫁给墨非城了,你确定你还要……”果果一半吃惊一半无奈的说。

    “果果,你脑袋想什么呢,你这样……”安米贴在果果的耳朵旁边细细的交代一番。

    果果这才笑着说:“小米,那你就看我的吧!”

    说完,果果叫上一个朋友便离开了吧台。

    望着桌子上已经空的酒瓶子,苏小绵心中的痛感却并没有减轻一丝。

    突然一个女孩儿,十七八岁的模样,慌慌张张的坐在苏小绵的旁边,一脸求救的说:“姐姐,姐姐,求求你,救救我,有个男的一直缠着我!”

    苏小绵抬头,看到了面前的女孩儿,泪痕涟涟,似是被吓呆了的模样。

    紧接着就看到一个男人,跟着女孩儿走到二人的面前,说:“亲爱的,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害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走,跟老公回去!”说着就要上来拉着那女孩儿。

    苏小绵一把拉着那女孩儿,侧目看了一眼那男人说:“你踏踏实实的坐好,看谁敢把你怎么样?”

    “艳艳,你跟我走,你就去跟他们道个歉就行了!”男人并没有放弃,一直拉着女孩儿。

    “我不去,我去了他们会打死我的!”女孩儿惊恐的说。

    “艳艳,这件事 ,确实你误会人家了,乖乖的,只要你去道个歉,这事儿就算完了!”男人见硬的不行,便开始哄艳艳。

    艳艳抬头望着苏小绵,可怜兮兮的说:“姐姐……”

    “没事,我陪你去!”内心空虚的厉害,苏小绵急需找些事情让自己忘记了那些烦忧。

    “那就太谢谢你了,姐姐!”艳艳感激涕零的抓着苏小绵的手说。

    男人带着苏小绵和女孩儿一起向一个包间走去。

    打开包间的门,就看到其中一个人用一瓶冻酒,捂着自己的半边脸。

    “艳艳来了,赶紧给三姐道歉!”一个女人望着艳艳说。

    “对不起,三姐,我不该打你!”艳艳唯唯诺诺的对着那女人说。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够了吗?我这脸上这一巴掌是白挨的吗?跪下!”那三姐一脸狠厉的对艳艳说。

    苏小绵冷眼望着包间里群魔乱舞的人们,局外人一般,倒要看看这个三姐是要做什么。

    艳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三姐,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失手打了你。”

    三姐用手狠厉的拍着艳艳的脸,冰冷的说:“艳艳,不是三姐我不原谅你,你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甩了我一巴掌,不给我面儿。既然你都承认错误了,那就把这杯道歉酒喝了,今天晚上的事儿,咱们就算是一笔勾销,我们以后还是好姐妹!”

    说着,三姐拿出了一杯酒,放在了艳艳的面前。

    夜色酒吧,外场。

    灯光涣散迷乱,人心浮躁,动荡不安。

    墨非城跨步走进夜色酒吧,聒噪的音乐灌入耳廓。

    但愿能把心中的冷寂和孤单赶走。

    安米坐在吧台上,一边跟随着音乐摇晃着身体,一边不停的喝着酒。

    久违的音乐,似是回到了那些爽嗨天的日子。

    “一杯冰火!”墨非城来到吧台坐上,对着调酒师叫了一声,

    安米差一点没把口中的酒喷出口,这个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安米赶紧低下头,将头狠狠的埋在吧台上面,然后偷偷的探出眼睛,瞄了一眼不远处的人。

    心瞬间一紧,糟了,墨非城怎么也来了?

    正在安米紧张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出现在她的耳廓,“小姐,请问这个凳子您还用吗?”

    安米心说,该死的,这不是司南的声音吗?

    因为自己刚才随手把自己的包放在了旁边的高凳上,司南应该是来要凳子的。

    这该怎么破?

    不过幸亏今天自己特意化了很浓的妆,而且穿着很暴露的衣服。

    安米伸出手,一把将自己的原本很柔顺的头发扯得乱糟糟的,然后装作喝醉的模样,迅速的抓起旁边的包,飞奔离开了吧台,消失在了舞池中。

    司南略略的吃了一惊,夜店的女人还真是奇奇怪怪的。

    不过,怎么感觉刚才那女人有些熟悉?

    “司南,来,喝酒!”墨非城在一旁叫司南。

    安米躲在舞池中,放肆的跳着舞,心中的紧张情绪渐渐的消失。

    既然墨非城来了,那就说明,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自己可不能浪费这种大好时机。

    想到这里,安米偷偷溜出了舞池。

    包间中,艳艳绝望的跪在地上,可怜兮兮的说:“三姐,你知道的,我根本就不会喝酒,也不能喝酒,我一喝酒就会过敏的,会要命的……”

    “艳艳,不给三姐面子是不是?就是一杯酒而已,又不是让你喝一瓶……”三姐抓起艳艳的下巴,狠厉的眼神似是要将艳艳毁灭。

    “艳艳,你不是拉来了一个救星姐姐吗?让她替你喝啊!”刚才那个男人轻蔑的瞟了一眼苏小绵,满眼的讽刺。

    艳艳转眼为难的看了一眼苏小绵,说:“姐姐……”

    苏小绵嘴角始终挂着那种让人看不透的笑意,淡淡的说:“艳艳,你演戏演完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