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25章:你到底是谁?!

    是夜,魅鬼一般的难缠。

    安米别墅。

    安米抓着电话,脸色很凝重,电话中的人说:“小姐,很抱歉,对于你说的苏小绵,我这边没有一点消息,不管是官方的还是道儿上的,都没有一丝关于苏小绵的消息。”

    放下电话,安米陷入了沉思。

    苏小绵会不会是来自欧洲那个神秘组织的人?听说那个组织无所不能,又神秘无比,至今没有人知道那个组织现在在哪儿,具体是做什么,甚至成员都有哪些人?

    安吉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苏小绵一定是来者不善。

    魅夜,苏小绵如同一只暗夜精灵。

    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不知为何,苏小绵感觉自己的身体对酒精已经产生了抗体,甚至自己的酒量的变的越来越大。

    不喝酒,苏小绵从来不敢闭眼睡觉。

    一闭眼,满脑子都是小洛躺在血泊中的脸,惨白,惨白……

    “咚咚咚!”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门口的谨敲了一会儿,不见有动静,便拿出了备用房卡将门打开。

    苏小绵坐在地上,慵懒的抱着酒瓶子,颓废的模样让谨心如刀绞。

    谨走到苏小绵身边,将地上的空酒瓶子捡起来,说:“苏小绵,我开了一间酒吧,你去帮我好不好?”

    苏小绵并未做声,只是继续灌酒。

    “去吧,去了酒吧,你晚上就不会这么孤单了!”谨继续。

    “我不需要你的酒吧,我也不需要你的怜悯!”苏小绵冷冷的说。

    “我没有怜悯你,是拿你明年的分红做的这间酒吧!”谨说。

    “你丫的!”苏小绵抬眸望着谨,一个健步飞跃而起,三拳两脚的和谨打了起来。

    几个回合下来,苏小绵不出意外的被谨打倒在地。

    望着地上的苏小绵,谨也很心痛。、

    只是苏小绵最痛恨自己打架的时候故意让她。

    “反正钱也拿不回来了,你就去吧,只当是闹着玩儿找事情做!”谨说。

    “丫的,我不去你能把钱给我还回来吗?”苏小绵气的脸色发白。

    “不能!”谨老实的说。

    “这是酒吧地址,你什么时候想去就去!”谨将一个纸条放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开。

    这个谨什么时候跟苏子行学的一样这么厚颜无耻了!

    墨氏企业。

    苏小绵跨步走进公司,刚进公司,便看到大家挤在公告栏边上看公告。

    等人都散去,苏小绵随意的瞄了一眼。

    果真,自己昨天的排名是倒数第一。

    “苏小绵,我让财务算了一下,你这次需要赔偿公司63万元,请您尽快把钱交给我!”蒂娜走到苏小绵的面前,扔给苏小绵一张清单。

    苏小绵扫了一眼清单没有说话。

    “我告诉你,你损坏的衣服买的时候都很贵,我已经给你打了八折,对你已经够仁至义尽了!”蒂娜愤怒的说,一想到昨天苏小绵和张鑫那亲密的一幕,蒂娜就恨不得立马将苏小绵赶出墨氏企业。

    苏小绵也不说话,只是拿过清单,在上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苏小绵看到清单上,经理签字的一行已经签上了安米的名字,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将清单交给蒂娜,蒂娜看到了清单上的签字,嘴角一阵得意。

    “你尽快把钱交了!”蒂娜说完,扬长而去。

    苏小绵不说话,依照惯例,墨非城今天不会在公司。

    深夜,凌晨。

    墨非城走出专机,脸色有些不好。

    司南走上来 ,说:“先生,您的脸色看起来不好!”

    墨非城沉了沉眉,没有说话,只是心中沉重的好似压着一座山。

    苏小绵寻着谨给自己的地址寻去。

    只见这是一个规模不小的酒吧,名字就叫“sj酒吧!”

    苏小绵迈步走进去,才发现,酒吧里边的装潢简直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奢侈,这个谨一定是得到了苏子行的真传,把自己的钱霍霍完了。

    翌日清晨。

    苏小绵来到公司,发现公司所有的人都在忙忙碌碌的工作,与之前的气氛完全不同。

    苏小绵低头看了看腕表,自己没有迟到啊。

    “今天又是26号,不知道今天墨总的心情是好还是坏?”

    “是啊,希望是好的!”

    “太折磨人了,一到26号,我感觉就好像是跟在命运赌博一样,我现在都不敢去找墨总签字了!”

    两个员工从苏小绵是身边经过,低声讨论着,步履匆匆,小心翼翼的模样。

    苏小绵径直来到财务室,交上了63万。

    财务室的王大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小绵,然后摇了摇头。

    墨非城办公室。

    财务王大姐拿着财务报表,小心翼翼的叩开了墨非城的办公室门。

    不出一分钟,王大姐便灰溜溜的推了出来,满脸的黑线,走到苏小绵的面前,说:“墨总让您亲自过去一趟!”

    苏小绵心说,倒要看看这个精神错乱的墨非城,究竟是在抽什么风?

    苏小绵推开墨非城的门,便感觉到了一种森寒的气息扑面而来。

    墨非城端坐在办公桌后,脸上似是下了一场冰雹一般,冷厉无比。

    “墨总,您叫我!”苏小绵走上去问道。

    “你为什么故意损害公司的服装!”墨非城开口。

    “我认为那不叫损害,那叫废物再利用!”苏小绵开口,别人怕你墨非城,我苏小绵不怕。

    见过墨非城杀人的嘴脸,还有什么比那更可怕的吗?

    “你知道你正在同谁讲话吗?”墨非城忽而起身,跨步走到苏小绵的面前,眸中带着那寒入骨的冷厉。

    苏小绵轻笑一声,眸中划过一丝的冷漠,冷冷的说:“那你把我送去非洲喂狮子,或者直接把我杀了啊!”

    墨非城的心猛地揪了一下,针扎一样疼。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墨非城惊愕的问道。

    当初自己被冷慕言设计的时候,说的就是把小洛送到非洲!

    但是,那件事虽然是冷慕言故意设计的圈套,但是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后来墨非城还是默许司南做了危机公关,封锁了所有的消息。

    可是面前的苏小绵为何会知道?

    “我是谁?我是苏小绵!”苏小绵抬眸望着墨非城,冷哼一声,嘴角挂上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精美的眸子中闪耀着那种墨非城看不透的深邃。

    忽而,墨非城浑身的气势消失殆尽,好像一股力量瞬间被抽离,那种突然被戳破痛处的感觉,无法言喻。

    看到墨非城忽然消下去的气势,苏小绵心中的恨瞬间疯长,墨非城,你的欠我苏小绵的,我早晚会一分不少的拿回来!

    “墨非城……”

    安米闻讯走了进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