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30章:汽车爆炸!

    犹豫了一下,苏小绵坐上安米的车。

    安米一定是坐不住了,倒要看看你安米葫芦里究竟卖着什么药!

    坐上车,安米假模假样的说:“苏小姐,昨天那件事对不起,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想请您喝酒赔罪!”

    苏小绵冷笑一声,“既然不是安总的错,那安总何歉之有?”

    安米嘴角扯了扯,笑着着说:“毕竟是我手下的人对你图谋不轨,造成了您的困扰,我当然要道歉了!”安米倒是说的滴水不漏。

    苏小绵平视着前方,默默不语。

    “到了!”安米将车子停在了伯爵酒店的门口。

    苏小绵略略的吃了一惊,转眸望着安米。

    “毕竟是熟悉的酒店,服务还是周到一些!”安米解释道。

    苏小绵开车门下车,只见安米却将电话拨给了墨非城,讨巧一般的说:“墨非城,我在伯爵酒店请苏小姐吃饭,你要不要过来啊?”

    苏小绵冷哼一声,这个安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自己的表演了。

    那自己就遂了她的愿,陪她演到底,只是到最后还不知道是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酒店包间。

    苏小绵一走进来,便看到了角落中的张鑫,苏小绵心中冷笑一声,老掉牙的把戏,看你安米能玩儿出什么花样!

    包间中有蒂娜,还有一些苏小绵没有见过的人,一见到苏小绵和安米走进来,便热情的请苏小绵就座。

    只是,这些人的热情太过于做作。

    蒂娜首先来到苏小绵的面前,配笑着说:“苏小姐,对不起啊,那件事是我做的不好,误会苏小姐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所以我就先干为敬,您随意!”

    苏小绵低头看了看面前的酒杯,嘴角一直保持着那种神秘的弧度。

    蒂娜喝完酒,一脸期待的望着苏小姐,只是许久都不见苏小绵动杯,便说:“苏小绵您随意!”

    苏小绵依旧纹丝不动的坐在座位上,丝毫没有要端起酒杯的意思。

    “苏小姐,您……”

    蒂娜的话还未说完,苏小绵便冷冷的打断蒂娜,说:“你已经说过我随意了!”

    蒂娜头上一头黑线,无奈,只得悻悻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安米给果果使了个眼色。

    果果立马端起自己的酒杯来到苏小绵的面前,说:“苏小姐,旧闻您的大名,总是听小米说您的设计风格创意,简直无敌,有机会向您讨教啊!”

    然后果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苏小绵微微一笑,抓起面前的酒杯,摇晃了几下,然后一股脑的全部倒在了地上。

    现场一片哗然!

    大家开始看着苏小绵面面相觑,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苏小绵一脸泰然自若的模样,淡淡的说:“个人习惯,第一杯酒,先敬一下死去的先人!”

    苏小绵说话的时候,眼神飘过果果,定在了对面安米的身上。

    安米脸上的尴尬消失,立马打圆场,说:“我们要尊重苏小姐的个人习惯嘛!”

    一群人推杯换盏,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倒下了,只剩下了苏小绵和安米二人看着还算清醒。

    “咔嚓!”

    墨非城和司南推门走进来。

    由于苏小绵喝了酒,面若桃花一般微微泛红,透着那种化不出来的妩媚。

    “亲爱的,你终于来了!”安米看到墨非城走进来,秒变喝醉的模样,起身跌跌撞撞的想墨非城扑过去。

    苏小绵起身,由于也喝了不少的酒,苏小绵身体稍稍的摇晃了几下。

    墨非城眉头立马蹙了蹙,伸手接住了快要跌倒的苏小绵。

    安米眼看就要扑到墨非城的身上,可是墨非城的身体却突然抽离,安米虽然知道自己一定要跌倒,但是此时自己如果不真的跌倒,就暴露了自己没有喝醉的事实。

    苏小绵余光看到安米直挺挺的摔倒在了地上,心说,这个安米还真是下的去血本。

    “安小姐!”司南见状,立马上前搀扶起来安米。

    安米抱着自己被磕的擦皮儿的胳膊,满眼的委屈,就那么可怜楚楚的望着墨非城。

    墨非城眸光闪躲,走到安米身边,说:“你喝醉了,司南,你送安米回家!”

    安米却撒娇一般一把扑到墨非城的身上,说:“墨非城,你送我,没有你,我睡不着……”

    苏小绵冷眼望着安米,转身离开。

    安米一把拉住苏小绵,醉意熏熏的说:“苏小绵,开我的车,让司南送你去,司南是个好男人,都还没有谈过恋爱……”

    “安小姐!”司南立马尴尬的开口阻止。

    “对对,我不说了,墨非城,送我回家好不好?”安米仰着头,双眼迷离,一脸撒娇的模样望着墨非城。

    侧目望了一眼司南,只见司南的耳后已经微微的泛红。

    墨非城的脸色有些嗔怒。

    苏小绵扯了扯嘴巴,淡定的说:“谁都不用送我回去,我今天就住在酒店了!”

    说完,苏小绵转身离去。

    千算万算,算不到苏小绵今天晚上竟然不回家。

    计划眼看就要落空。

    安米忽然上去一把拉住苏小绵的手,说:“苏小姐,你一个人住在酒店,我不放心的,我送你……我送你,你家住在哪儿?”

    “谢谢安小姐的美意,我一个人习惯了!”

    说完,苏小绵头也不回的离开。

    苏小绵躺在床上,喝了太多的酒,大脑开始变得迷糊起来。

    朦朦胧胧的听到了一声巨响,苏小绵以为是自己在做梦,没有在意,继续沉沉的睡去。

    清晨,苏小绵走出酒店。

    却看到了楼下有一辆早已被烧成了空架子的车子,还在细细微微的冒着烟。

    警察已经将车子团团围住了,不停的照相取证。

    “听说这辆车昨天晚上烧了一整夜,幸亏里边没有人,否则的话,真想不到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是啊,听昨天晚上的那动静,这炸药可没少放啊!”

    苏小绵眉头一皱,昨天晚上听到的那个声音就是这辆车爆炸的声音吧!

    而且,看这辆车停的位置,不正是昨天晚上安米的车子停的位置吗?

    苏小绵心中划过一丝的凉意。

    安米,果真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阴狠。

    如果自己昨天晚上同意司南送自己回去,那现在葬身火海的就是自己和司南。

    太阳已经有些刺目,苏小绵转身离开。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那就说明她坐不住了。

    想到这里,苏小绵跨步向公司走去。

    原来,安米并不是想要把自己灌醉,送上张鑫的床,也不是真的要把自己推给司南,而是想要了自己的命!

    如此狠毒的女人,天不可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