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32章:铁面律师

    “先生,我建议您还是先回避吧!”司南劝到。

    墨非城对司南摆了摆手,说:“事情的真相永远都只有一个!”

    司南皱了皱眉,转身离开。

    如若此事不是涉及到苏小绵,先生许是不会这样上心吧!

    墨家老宅。

    安三江端坐在沙发上,安米小心翼翼的靠在路芳菲的身边,一脸被吓傻的模样。

    何淑娴陪着笑脸,说:“我说亲家啊,这次在帝都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墨家的确是有责任,不过你放心,我们墨家一定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坚决不会让小米白白受到这样的委屈的!”

    “小米啊,这一段时间,自从你来到我们帝都,我和你阿姨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是清楚的。我们把你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淑娴,你现在就给小城打电话,让他立马回一趟!”墨劲峰威严的说。

    警察局。

    苏小绵坐在询问室中,一脸从容镇定。

    “苏小绵,请问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和安米小姐共同乘坐那辆出事的车辆?”警察抬头看着苏小绵问道。

    “有!”

    “那您当时有没有发现车子有什么异样?”

    “没有!”

    “可是,我们查过监控,你和安小姐一起上楼之后,根本就没有人再靠近过那辆车子,这你怎么解释?”警察面目表情的问道。

    “我无法解释!”苏小绵如实回答。

    “无法解释?意思是不是就是默认了那辆车是你做的手脚?”

    这警察看来是认定了这件事是自己做的了。

    苏小绵冷笑一声,抬头望着那人,说:“你们这样说,有证据吗?”

    “……”

    “没有证据的事情,单凭猜测和推断就下结论的话,我不接受!”苏小绵不卑不亢的回击。

    询问室一时间进入僵局。

    负责审讯苏小绵的两个警察使了个眼色,相继走出了询问室。

    不一会儿,一个女警察走进来,递给苏小绵一件红色的马甲,冷冷的说:“嫌疑人苏小绵,请穿上!”

    苏小绵抬头望了一眼面前的女警,冷笑一声,顺从的接过她递过来的马甲,温顺的穿在身上。

    心说,让我穿上很容易,但是让我脱下来,那就难了!

    墨氏企业。

    接待室。

    “墨总,听说安米是您的未婚妻?”警察一边记录一边问道。

    “下个月准备订婚!”墨非城如实回道。

    “那您和苏小绵是什么关系?”

    墨非城迟疑了一下,然后说:“没有关系,她是我的下属!”

    “哦,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前几天苏小绵因为您的原因同受害人发生过一些不愉快,属实吗?”

    “请问您这个消息是从哪儿得来的?有证据吗?”墨非城语气忽而就冷了下来。

    “先生,老宅那边现在打电话过来,说要您立马回去一趟!”司南走进来说。

    墨非城起身,转身走出了接待室,司南走上来说:“抱歉,我们先生现在有急事需要出去一趟!”

    墨非城坐在车上。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忽而响了起来。

    “喂,非城吗?你说的情况我了解了一下,如果那件事真的是苏小绵所为的话,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危害公共安全,故意伤害罪,每一条都会让苏小绵在牢狱中度过很长的一段时间!”

    听着电话里肖寒的话,墨非城脸色更加的阴沉。

    “你现在去警察局,作为她的律师,尽快将苏小绵保释出来!还有,你不要以我的名义!”墨非城吩咐道。

    挂掉电话,墨非城眸光划过一丝的阴冷。

    “先生,老宅那边刚才说,安三江一家三口都在老宅。”司南为难的说。

    墨非城不语。

    “先生,这次你请肖寒出山,帮助苏小绵这件事会不会太张扬了?万一被安三江知道了,会不会……”

    “我没有帮助苏小绵,我只是想要帮助正义。如若苏小绵是清白的,安三江为什么会不满意?”墨非城幽幽的说,眸光中闪耀着那种莫名的芒。

    肖寒,名声响彻帝都,是律师界神一般的存在。

    从来没有就败诉的记录,但是肖寒并不是所有的案子都接,他只接那种无罪被冤枉的案子。而且肖寒的背后一支强大的团队,帮助肖寒迅速的查清楚事情的真相,肖寒又被称为帝都的铁面律师。

    所以,这次墨非城找到肖罗,绝对不会落人话柄。

    如果这次的爆炸事件真的是苏小绵所为,那肖寒也一定不会替自己隐瞒。

    墨非城回到墨家老宅。

    安米顶着一双明晃晃的大眼袋,泪眼婆娑的依偎在母亲路芳菲的身边。

    何淑娴一看到墨非城回来,赶紧迎上来,说:“小城,你可算是回来了,小米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都不知道着急啊!”

    墨非城微微颔首,淡淡的说:“放心吧,我不会让安米白白受到这样的委屈的。我已经安排了肖寒出山,为了师出有名,所以我就让肖寒作为苏小绵的辩护律师,相信肖寒一定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一旦查出来这件事是苏小绵故意加害安米,肖寒一定会让她吃不完兜着走,还安米一个公道!”

    安米心中一怔,眸光闪躲了一下。

    要知道,肖寒可是帝都大名鼎鼎的铁面律师,眼中从来揉不进沙子,俗称肖寒手中无冤案。

    安米一时间吃不透,这个墨非城到底是在帮自己出头,还是在暗度陈仓的帮助苏小绵洗脱罪名。

    不知所以的安三江不住的点头赞许,说:“不愧是墨家的后生,办事考虑的就是周到!”

    安米心中则打起了小鼓。

    要知道,父亲这个人从来都是正直无私,如果被父亲知道这件事是自己故意陷害苏小绵,到时候不仅墨非城嫌弃自己,而且父亲一定会对自己失望的。

    不行,自己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想到这里,安米撒娇的对安三江说:“爹地,我累了,我们回去吧,墨非城办事我一百个放心!”

    安三江点了点头,起身走到墨非城的面前,拍了拍墨非城的肩膀,赞许的说:“非城啊,这些年你的成绩我们大家有目共睹,加油,我看好你!”

    安家三口离开。

    何淑娴终于忍不住,走到墨非城面前,质问道,“苏小绵不是死了吗?现在怎么又出来了?”

    “只是重名而已!”墨非城淡淡的说,然后径直上了爷爷的阁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