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34章:名字上有指纹

    望着空荡荡的滞留室,苏小绵轻笑一声,眸中生出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光芒。

    苏小绵看着手中的饭盒,恩,很好,是硬壳塑料的。

    苏小绵打开餐盒,由于用力,手指被尖利的餐盒划破,当即血就涌了出来。

    手指一阵尖痛,苏小绵看着手指上的血滴,眉头皱了起来。

    之后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副饿极了的模样。

    不远处的孙兵,看着狼吞虎咽吃东西的苏小绵,嘴角挂上一抹冷意。

    十分钟后,女干警回到滞留室收拾餐盘,苏小绵一脸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啊,刚才我在喝汤的时候不小心把汤洒在了衣服上,麻烦你帮我拿出去丢掉好吗?”

    女干警望着苏小绵递过来的空空如也的餐盒,心中浮上一抹惊愕。

    女干警带着苏小绵的脏衣服离开滞留室,苏小绵坐在地上,眼皮沉沉的,便大声叫了一声,“有人在吗?我渴了,我要喝水……喝水……”

    一直守在不远处的孙兵见状,立马吩咐身边的小梁,说:“去,给她送杯水,记着,等她喝完了,要把杯子拿回来,谨防她畏罪自杀!”

    小梁拿起一个杯子,接了一杯水,然后开门走进了滞留室。

    苏小绵双眼已经沉重的掀不开,勉强接过小梁递过来的茶杯,正欲喝水,不想一个不小心,杯子掉在了地上。

    苏小绵再也只撑不住,沉沉的睡去……

    警察局。

    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被两名干警押送了进来,一男人边走一边说:“警察同志,我真的是冤枉的,你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男人被推进了审讯室,扣押在了审讯椅上。

    孙兵望着面前的男人,严肃的说:“马山林,外号马山炮,专门在黑市倒卖枪支和火药,我告诉你,刑警队早就盯上你了!”

    马山炮赶紧紧张的说:“我不是……我不是马山林,你们认错人了……”

    不等马山炮说完,孙兵便走到马山炮的面前,拿出了一张照片,对准马山炮的脸看了看,说:“你敢说这照片上的人不是你?你当我们瞎啊!”

    “我……我,你……不是……”马山炮这下没话说了,耷拉个脑袋。

    “还是那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要把你自己的事情都交代了,或者指认出别的人同伙,有立功表现,我们可以从轻处理!”孙兵对马山炮说。

    “没……没……没有同伙……”马山炮结结巴巴的说。

    “咔嚓”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一个干警走了出来,放在桌子上一个本子,交代了几声,然后离开。

    孙兵翻开本子看了看,然后起身走到马山炮的面前,说:“这个本子是你的吧!”

    “不是……我……”马山炮不敢直视孙兵的眼睛。

    “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你还说不是你的?”孙兵问道。

    一边说,孙兵一边打开本子,念了起来说:“账本做挺严谨,竟然还都有指纹。1月15日,刘亚东,男,左轮步枪一把……2月16日,赵二狗,男,火药三包……9月1日,孙小宁,女,火药五包……等等,9月1日,你有卖给一个女人火药吗?”

    马山炮低声嘀咕,“这是给我们老大送的流水账,我哪敢造假啊!”

    “小梁,立马把苏小绵的照片拿过来一张!”孙兵对着小梁吩咐道。

    不一会儿,小梁便把照片放在马山炮的脸上,说:“这个女人你见过吗?”

    “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她,一次性向我买了五包烈性炸药!”马山炮立马指认到。

    “你确定?”孙兵继续问。

    “不信的话,名字上有指纹,你对比一下不就知道了!”马山炮说。

    刑警队长陶思明办公室。

    “陶队,那个马山炮指认出来,说苏小绵在9月1日的时候,从他那里一次性买过五包烈性炸药!”孙兵拿出马山炮的审讯视频说。

    “指纹对比过了吗?”陶思明问道。

    “对比过了,就是苏小绵的指纹,没错!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对苏小绵的犯罪行为,向检察院申请批捕了?”孙兵询问道。

    陶思明思考了一下,说:“申请吧!”

    “是,我马上去申请!”孙兵立马兴奋的离开。

    自己受人之托的事情,总算是圆满完成,一想到立马就会到手的权力和地位,孙兵便觉得高兴的不得了。

    肖寒还未找到苏小绵被陷害的证据,便得到了苏小绵已经被检察院同意批捕的通知。

    墨氏企业。

    墨非城心神不宁的在办公室中坐着,不知为何,脑海中始终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苏小绵应该是被陷害的。

    “叮铃铃!”

    肖寒的电话打了进来,墨非城立马接通。

    “墨非城,不好了,检察院已经正式批捕了苏小绵!”肖寒的消息不禁让墨非城有些大吃一惊。

    “你不是说苏小绵一定是被冤枉的吗?”墨非城着急的吼道。

    “那只能说明,苏小绵的对手比我们更先一步下手!”肖寒无奈的说。

    “告诉我,你的计划是什么?”墨非城继续问道。、

    “我先托人打听一下苏小绵的情况,问她为什么这么快就被批捕!”肖寒回应道。

    墨非城烦闷的靠坐在椅背上,仔仔细细的回想着当天晚上的情景。

    自己先是在sj酒吧和苏小绵简单的交谈,回来苏小绵不辞而别。

    苏小绵离开半个小时,自己就接到了安米的来电,说她要和苏小绵一起吃饭。

    算来,苏小绵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来回回的取炸药,安放在安米的车上。

    而且,当时安米喝醉了,苏小绵也喝高了,安米还要司南去送苏小绵回去。

    苏小绵不愿意,就在酒店开了一间房。

    墨非城越想越乱,理不出来一个头绪。

    毕竟这个苏小绵自己也才认识那么几天而已,自己对她根本就不了解,甚至连她的来路都不明确。

    但是,在墨非城隐隐的潜意识中,就是感觉这件事一定不会是苏小绵做的。

    “叮铃铃”

    肖寒的电话再一次打了过来,墨非城立马紧张的接通了电话。

    “墨非城,打听到了,说是警察局今天抓了一个在黑市倒卖枪支弹药的贩子马山炮,在他的买卖记录上找到了苏小绵的化名的一个购买者,而且,上边竟然还有苏小绵的指纹!”肖寒着急的说。

    墨非城沉眉,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肖寒,你不认为这是有人在故意的放烟幕弹吗?还有,会有人傻到私自买炸药还会按上自己的指纹吗?”墨非城感觉疑点重重。

    “所以,我也在奇怪!”肖寒说。

    经过这件事情,墨非城更加的确定,这次的苏小绵一定是被冤枉的。

    “我现在出手不太方便,毕竟涉及到安家,你立马派你的人出马,立马查出来这个马山炮的背景!”墨非城厉声吩咐道。
Back to Top